短篇小说

摘要:
进城后,夫妻俩都是忙碌的。朝喜忙着单位的技术创新早出晚归,而二琴忙着操持家务。1958年夫妻俩有了二女儿凤雅,1959年我国进入三年自然灾害时期,那是一段物资极度困乏的日子,二琴家也不例外。但精打细算对二琴来

摘要:
此时朝喜已升为厂里的工程师,二琴因为一直在生育和照料孩子,现在朝喜单位旁边的厂做临时长用工,当托儿所的保育员。他们买不起房子,孩子这么多,能养活已经很不容易了,每月还要给王三寄生活费,根本攒不下钱买房

进城后,夫妻俩都是忙碌的。朝喜忙着单位的技术创新早出晚归,而二琴忙着操持家务。1958年夫妻俩有了二女儿凤雅,1959年我国进入三年自然灾害时期,那是一段物资极度困乏的日子,二琴家也不例外。但精打细算对二琴来说再拿手不过了,她去郊区的大地挖野菜,然后和着玉米面包菜团子,她会把盐放到大酱里,实在没菜的时候每次用那么一小勺拌饭吃,最最艰苦的时候她甚至去挖过田鼠洞,运气好的话也会挖出好多大豆,然后磨成豆面或者做成小豆腐,她是个心灵手巧的、能吃苦的女人。做了好吃的,她会找各种理由,让丈夫和孩子先吃,自己只蘸点剩菜汤充饥。朝喜自然也能体会妻子的节俭。中午单位食堂有点什么好吃的,他也总是留下一大半舍不得吃,拿回来给妻子和两个孩子。

此时朝喜已升为厂里的工程师,二琴因为一直在生育和照料孩子,现在朝喜单位旁边的厂做临时长用工,当托儿所的保育员。他们买不起房子,孩子这么多,能养活已经很不容易了,每月还要给王三寄生活费,根本攒不下钱买房子,只能换了个大些的房子住着,房子是两间平房,有个小院带个仓房,在仓房前面是个菜园子,夏天能种菜种花的,冬天就成了孩子们的溜冰常这房子是文革时期,被查抄充公的房子,所以租金很便宜。眼前对二琴来说,最最重要的是凤琴的婚事和小女儿上学的事。

生活是清苦的,可夫妻感情却更恩爱了。在外人看来,朝喜英俊潇洒,有文化,而二琴长相一般,又不识字,似乎配不上朝喜;但在朝喜的眼中,妻子是世上难得的贤妻,自己工作忙,妻子一人却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他感激妻子为自己、为家里所做的一切,他告诉自己要爱这个女人一辈子。所以尽管周遭好多女孩都来讨好朝喜,但他的心从未动摇过一丝一毫。

凤琴已26岁,人长得好看又多才多艺,难免心气儿高,这些年,别人介绍了很多对象都看不上对方。单位里也有很多追随者,朝喜以前的徒弟小瑞喜欢凤琴,但这是个老实的小伙子。心里喜欢吧,嘴上又不太善于表达。凤琴是多聪明的女子,看出了小瑞的心意,但郎有情妹无意,她不中意小瑞又不想伤害他,于是找各种借口拒绝小瑞,小瑞自知不配,日子久了就不惦记了。尽管二琴着急,凤琴倒是不急,决心一定找一个自己心仪的对象,没有合适的就宁可不嫁。小女儿凤娇要上小学了,由于工作的繁忙夫妻两人这些年无暇细心照顾孩子,原先的几个孩子上学都是在家跟前,这最后一个了,夫妻决定送凤娇到朝喜单位旁的实验小学去读,虽然远点,但教学质量好,而且离夫妻二人上班的地方近,也可以互相照应。

二琴想为丈夫生个男孩,她的思想还是有些保守的,养儿防老,重男轻女的思想虽说不重,但还是有的。本来朝喜已是单传,所以一定要生个男孩。1962年她又怀孕了,二琴是个皮实的人,即使怀孕也不耽误干活,生产前还在去外面找猪,那头猪是二琴准备过年给家人的改善,对她来说很重要。猪找回来了,孩子也生了。三女儿凤柔就这样降生了。

上学是分学区的,朝喜家不在实验小学学区内,正好同办公室徐工的媳妇在实验小学任教,直接就给报了名。报到时班主任谭老师嫌凤娇长得小,看着孩子悠悠地说了句:”我这
可不是幼儿园。”好在徐工的媳妇和谭老师是好友,一把将凤娇按到第一张桌的位置上说:”小是小点,可人家孩子灵着呢,就坐这了。”小凤娇抬眼看了看两个怄气的老师,对徐工媳妇说:阿姨,您放心,我一定好好学习,不会让您丢脸的。”两位老师看着凤娇那幼稚又认真的神情,相视而笑,”这孩子还真懂事,我要了”谭老师摸着凤娇的头爱惜的说。旁边的二琴这才算是安了心。

1964年儿子卫国出生了,由于两个孩子只差两岁,到卫国这这奶水不够了,只好喝奶粉。日子是累的,可看着三女一儿健康成长,夫妻俩却感觉很有奔头,浑身有使不完的劲。那年代没啥避孕措施,夫妻感情又好,1968年有了四女儿凤美,1972年有了小女儿凤娇。一家8口人生活虽不富裕,但在二琴的巧手下,孩子们也没吃啥苦。一家人在一起好不热闹。

由于凤琴在单位的表现出色,被市公安局借调管理档案。这下给凤琴提亲的人,快踏破门槛了。还别说,真有个让凤琴比较中意的小伙子方同,两人同岁,长得是白白净净,斯斯文文。初次来家里,带了方糖、点心,尊长爱幼,接触几次感觉还挺好,就交往了。正当两人热恋准备过完年要谈婚论嫁之时,也不知哪个多事之人告诉二琴:这方同家的家庭成分不好,父亲是右派逃往台湾,一直没回来,只母子俩相依为命,母亲还常年患玻夫妻俩心疼女儿,让凤琴和方同断了。那时的成分很重要,什么转正、提干的好事,成分不好的都没份儿。凤琴和父母哭过闹过,甚至不吃饭,二琴含泪对女儿说:”爸妈都是为你好,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活人有的是,总有一天你能体谅爸妈的苦心。”终究胳膊拧不过大腿,一对恋人就这样被拆散了。本来凤琴想过两个月再做做父母工作,成全了自己,没成想那方同憋着一股气,3个月后找个女的就结婚了,这让凤琴彻底没了指望。

1979年,小女儿7岁该上小学了。此时,凤琴已26岁,凤雅21岁,姐俩高中毕业都在朝喜单位上班,三女儿凤柔17岁,高中刚毕业还在家待业。儿子卫国在读初中,四女儿凤美读小学。过去孩子都是散养的,都很独立,因为孩子多,父母也都没太多时间照顾,大的看着小的,小的捡大的穿剩下的衣服,只要没啥大毛病,也就这么着长大了。

和方同分手后,凤琴心情一直不好,有人介绍对象,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总感觉没有方同好。又一年多过去,一次凤琴带着凤娇骑自行车去逛街,路上遇到一小学女同学,指着凤娇笑着对凤琴说:”哎呦,你家小孩都这么大了0这话让凤琴很气愤:”这是我小妹妹,我还没对象呢。”在同学惊异的目光下,气的凤琴转身就走。也难怪别人误会,凤琴比小妹大了19岁,乍一看还真像两代人。不料路上正遇上方同,抱着刚满月的小孩去打预防针,凤琴没说话,眼圈红红的回了家。凤琴感觉自己很另类,同学都已婚生子,自己快28了还孑然一身,而且昔日恋人已为人父,不免寒心,鼻子一酸,伤心落泪。

六个孩子中,老大凤琴是个很有才气的女子,不仅学习好,吹拉弹唱样样都行,从小就喜欢参加各种文体活动,尽管家庭不富裕,但在凤琴的强烈要求下,朝喜还是给女儿买了小提琴和琵琶。可能是家中老大的关系,凤琴很小就具有很强的组织领导才能,上学时也是学校各种活动的组织和领导者。凤琴文采好,字也写的漂亮。只可惜赶上文化大革命,高考中断,没能上大学。用朝喜的话说,就是没赶上好时候啊!不仅如此,凤琴还继承了妈妈的巧手,平时缝缝补补,会裁会做各种衣裳,织毛衣更是手到擒来,什么花色都难不住她,家里的窗帘是她钩的,弟弟妹妹的毛衣也是她织的。也因此成了妈妈的好帮手。

晚上,朝喜单位一大姐拿了个照片来给凤琴相看。说是她家一远房亲戚,成分好,比凤琴小3岁,正当兵是开车的,就是家里孩子多,穷点,人长得好,人品好,性格也很好。而且当兵的将来退役,工作也错不了。如果愿意,过两天请探亲假过来看看。凤琴接了照片一看,好一个英姿飒爽的军人,有些心动,遂羞涩地点了头。

风雅和凤柔是大姐凤琴的好助手,平时和大姐一起照顾弟弟妹妹。在妈妈和姐姐的熏陶下,也都能织能钩。不同的是风雅还能做得一手好菜,尤其擅长做面食,做出的开花馒头大受欢迎。而凤柔相比两个姐姐长相更甜美些,但做事却有几分男孩气魄,大大咧咧,嘻嘻哈哈。是个乐天派。

一周后,热心大姐安排两人相亲。两人一见面就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非常聊得来。男孩叫润发,个子不高,但长得比照片上还精神,浓眉大眼,面若桃花,穿着一身军装,往那一坐,腰板溜直,说话举止得体。别说凤琴,就朝喜夫妻看了都喜欢的不得了。两人就这样开始正式交往了。

家中唯一的男孩卫国,从小体育很好,参加了校体育队,跑步非常快,曾经有次开运动会,摔了一跤竟然还跑了第二名。学校曾一度流传一句顺口溜:小白鞋跑得快,摔个跟头跑第二。说的就是卫国。卫国从小爱看小人书,那时也便宜,几分钱一本,最贵的也不过一两毛钱。家中独子,父母及姐姐都娇惯他,给他些钱,都用来买各种书了。提及古书哲理,头头是道。尤其擅长画画,花鸟虫鱼都画得像模像样。因家中宠爱,脾气多少有些酸。

这期间,三女儿凤柔被分配到木材加工厂工作。二女儿凤雅经人介绍,也有了对象。对方名叫秀忠,和凤雅同岁,人长得一般,家中四子排行老二,一国营单位职工,那时候国营单位就是老百姓眼中的铁饭碗,能找个有这种工作的对象就意味着衣食无忧。秀忠虽在外脾气不好,但对凤雅非常好,言听计从。凤雅同意,朝喜二人也没啥意见。

四女儿凤美个子比三姐高些,长相也很好看。自幼好强,做事独立,敢想敢做,连上小学都是自己拿着户口本去报的名。凤娇是最小的一个,除了卫国,夫妻俩最疼的就是凤娇,凤娇3岁时曾得过一场大病,麻疹合并肺炎,幸好夫妻俩看的及时,抱去省儿童医院抢回了一条命。病好回家后瘦的滴沥当啷,叫夫妻好不怜惜,再加上孩子乖巧懂事,所以对这小女儿格外喜欢。

经过一阵子的相处,两门亲家都见了面,凤琴婚期订到了1981年底,凤雅订到了82年的5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