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亚体育官方入口】时隔5年美国重回第一,英国成澳洲农业用地最大投资者

  农用地被外国资本占有的现象近年在澳大利亚越来越普遍,澳大利亚民众普遍对此有一定抵触情绪。最近,澳大利亚官方发布了一份农用地所有权调查报告。与以往各界认为中国是澳洲农用地最大买家的印象不同的是,这份报告的数据显示,目前英国才是该国农用地的最大买家,中国仅排第五。

阅读导航

  调查数据显示,澳大利亚全国农用地总计5200万公顷,13.6%为外来资本所持有。在所有外来资本持有的土地当中,英国投资者持有的农用地占据了一半以上,为52.7%,占澳大利亚全国农用地总面积的7.2%。

前言

  第二大买家是美国投资者,他们所有的土地在外商持有的农用地中占14.8%,是全国农用地总面积的2%;排在第三位和第四位的分别是来自荷兰、新加坡的投资商。中国投资商持有的农用地在所有外商持有农用地中占2.8%,仅为澳大利亚农用地总面积的0.4%,排名第五。

时隔五年,美国超越中国、重回第一

  据悉,在2013年6月的调查中,澳大利亚还只有12.4%的农用地被国外投资者持有,外商投资澳大利亚农用地的趋势还在不断上升。在土地利用类型方面,目前80%的农用地都被用于畜牧业,用于种植业的只有2.8%。

美国偏好服务业、中国偏好电力资产

  澳大利亚国库部长莫里森表示,目前仍有85%以上农用地都是澳大利亚本国人持有的,原则上澳大利亚会支持更多来自国外的投资,但保护国家利益也同样是需要考虑的课题,对此澳大利亚会进一步完善外商持有土地的登记制度。

住房市场海外投资暴跌

  澳大利亚民众一向对外资购买农用地较为敏感,而政府也一度试图阻止某些中国企业对国内农产品生产商的收购。从去年11月起,澳大利亚政府在外资购买农用地的审查方面加大了力度,并立法建立注册制度,保护本国农业。

中国对澳投资中,政府投资比例占多少?

前言

澳大利亚外商投资审查委员会于当地时间2月18日晚发布了最新的年度报告,2017至2018年度,海外对澳投资额整体下滑,总计11,145项投资申请获批,同比下滑28%,拟议投资总额为1631亿澳元,不及上一年度的1977亿澳元。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3年以来,美国首次超过中国,成为澳大利亚外国投资的最大来源国。

一方面,中国去年对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投资均有所减少。但另一方面,澳大利亚在核心基础设施等领域对外国资本的严格限制,也对潜在的中国投资产生影响。

冠亚体育官方入口 1

1 时隔五年,美国超越中国、重回第一

2017/18财年,中国和美国依旧是获批投资最多的国家。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美国自2013年以来首次超过中国成为澳大利亚的最大投资来源国。

数据显示,美国获批投资从2016/17财年的265亿澳元增加至2017/
18年的365亿澳元。美国投资者的主要关注行业包括服务业(获批投资从2016/17财年的127亿澳元增加至2017/18年的177亿澳元),以及制造、电力和天然气行业(获批投资从2016/17财年的9.83亿澳元增加至2017/18年的37亿澳元)。

相比之下,无论是从投资申请数量来看,还是从获批投资金额来看,
2017/18财年中国对澳大利亚投资出现显著下滑。

数据显示,2017/18财年,中国获批投资数量下滑了20%,获批投资金额则下降了40%,从2016/17财年的389亿澳元减少至2017/18年的237亿澳元。

其中,中国对澳大利亚制造、电力和天然气行业、矿产勘探和开发行业、服务业以及房地产行业的获批投资显著下滑。

2017/18财年,获批投资排名前18名的国家和地区,以及所涉行业和审批数量如下表所示:

冠亚体育官方入口 2

对此,中山大学大洋洲研究中心研究员于镭表示,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下降,最主要的原因是澳方因“冷战思维”对中国投资设下诸多限制。

例如,2017年8月,澳财长Scott
Morrison以“威胁国家利益”为由,阻止中国国家电网与李嘉诚旗下的长江基建竞购该国最大的电网公司Ausgrid。同年4月,大康牧业收购澳洲农场同样遭Morrison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

去年,中国香港长江基建以130亿澳元收购澳大利亚天然气管道公司APA的交易遭到FIRB否决。

于镭说道:“前几年,中国都是最大的年度投资来源国。但特恩布尔政府上台后,在国内右翼势力和美国压力下,澳大利亚对外政策不断右转,对中国投资百般审核,即便是香港资金也不放松。”

2 美国偏好服务业、中国偏好电力资产

2017/18财年,澳大利亚服务业外商投资获批金额最高,录得632亿澳元。

冠亚体育官方入口 3

其中,美国是服务业获批投资最大的来源国,获批投资金额为197亿澳元,较排名第二的英国高出近一倍。

值得一提的是,2017/18财年,澳洲医疗服务业获批外商投资数量录得最高,总计有34项申请获批,美国同样排名第一。

其中包括:2018年1月30日,美国Varian Medical Systems
斥资15.8亿澳元收购澳大利亚肝癌治疗公司Sirtex。2月26日,美国制药公司MSD斥资5亿澳元收购悉尼生物医药科技公司Viralytics
Limited.
同月,美国生物技术公司PerkinElmer公司斥资2517万收购澳大利亚生殖医学公司RHS
Limited。

冠亚体育官方入口 4

与此相反,中国投资者偏好投资澳洲的农场和电力资产。

冠亚体育官方入口 5

中国投资者的投资偏好

去年2月,通过旗下位于西澳的Alinta
Energy能源公司,总部位于中国香港的周大福集团获批购买农地,用于开发西澳最大的风电场,即Yandin风电场。

该项目位于珀斯以北约170公里处,包括51个风力涡轮机,每个风力发电机容量为4.2兆瓦,每年可为多达20万户家庭供电。

另外,中国投资者农业用地持有量呈现上升趋势,仅次于英国。

目前英国仍是外资持有澳农业土地量最大的国家,占农业用地的2.6%;中国、美国分别位列第二位和第三位,在澳农业土地占比依次为2.5%和0.7%。

近年来,赴澳投资的中国企业包括山东如意、浙江日发集团、上海中福集团、中房置业、大商集团等,出手澳洲农场时尤其偏重肉牛资产。

2017/18财年,农林牧渔业获批外商投资201项,拟议投资总额为79亿。中国和美国分列第二和第三,仅次于加拿大。

就其他行业而言,金融保险业获批外商拟议投资总额为60亿。其中,美国、加拿大和阿联酋为主要投资来源国。

制造业、电力和油气行业获批外商拟议投资总额为166亿。其中,美国、加拿大和英国为主要投资来源国。

采矿业获批外商拟议投资总额为174亿。其中,美国、加拿大和阿联酋为主要投资来源国。

3

住房市场海外投资暴跌

2017/18财年,总计10,036项住房投资申请获批,拟议投资额为125亿澳元,创2009/201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较上一年度相比,获批投资数量下降3162项,获批投资金额下降175亿澳元。

冠亚体育官方入口 6

由此可见,无论是获批投资数量,还是获批投资金额,澳洲住房市场吸引的外商投资下降幅度非常显著。

究其原因,澳洲政府针对海外人士购房加征房产税、FIRB收紧对海外人士投资澳洲房产的审批、中国政府加大跨境资本的管制、澳洲本土银行信贷限制等是造成海外人士,尤其是中国买家对澳洲住房市场投资需求明显下滑的主要原因。

例如,自2017年1月1日起,新州政府实施海外人士购房印花税翻倍,并上调土地附加税从0.75%至2%。维州和昆州同样对海外人士购房分别征收7%和3%的税。

中国外流资本于2017年创下新高。随后,中国政府为避免人民币过度贬值不断收紧了对个人以及企业跨境资本流动的管控。例如,个人每年购买的外币限额为5万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海外买家在澳购房面临多重限制,但是海外买家,尤其是中国买家对澳大利亚的置业需求依旧存在,不少人因违规购房而被强制出售。

FIRB发布的年度报告显示,2018财年,因违规购房而强制出售房产的海外买家共计131名,高于上一年度的96名,占查处违规总数的20%。同时,违规买家数量则从上一年度的549人增加至600人。

就获批住房投资分布地域来看,新州和维州依旧是海外投资者最受欢迎的两个市场,占获批住房投资总额的近70%。

冠亚体育官方入口 7

尽管如此,2018年维州和新州两地住房市场吸引海外投资获批金额较上一财年下滑近50%。

4 中国对澳投资中,政府投资比例占多少?

长期以来,中国国资企业对澳大利亚农场和企业的收购行动在澳大利亚国内一直存有争议。

在澳大利亚有一种看法,即所有的中国公司都和中国政府有某种联系,这种观点渗透到澳大利亚政治的方面,也使得在澳大利亚投资的中国企业面临远超其他国家投资者的审查。

但是,最新的研究结果显示,在中国企业并购澳洲企业数量中,国资背景企业占比仅不到20%。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Armstrong说道:“数据显示中国民营企业对澳大利亚的投资占有相当大的比例。除了小规模并购活动外,中国民营企业对澳企收购案中也不乏巨无霸。”

尽管如此,整体而言,国资背景中国企业参与的澳洲企业并购交易规模相对更大。换言之,就投资金额而言,中国政府对澳大利亚企业的投资占比接近50%。

项目负责人Peter
Drysdale表示不能将数据简单地解读为中国影响力的渗透。他说:“数据分析必须结合实际情况进行。此前,澳洲国内有关对中国政府投资的不当言论,尤其是阴谋论等实际上一直缺乏铁证的支持。”

同时,悉尼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澳中关系研究院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只要收购策略得当,澳洲民众并不像想象的那样反对来自中国的投资。

民意调查显示:澳洲农场最受欢迎的投资者是英国公司,而中国公司投资最不受欢迎,但是一旦中国公司降低持有股份比例,这种差异就迅速消失。

换言之,中国公司降低持股比例与澳大利亚公司建立合资企业,公众的接受度就能大大提高。这表明,只要合理运作的情况下,事实与许多政治家的观点相反:澳洲公众并不害怕外国农业投资。

澳大利亚外商投资审查委员会主任布莱恩·威尔逊早前表示,如果中国公司希望他们的投资获得批准,那他们应该避免购买澳大利亚的标志性资产。

END

总而言之,中国与澳大利亚之间的关系,无论是从贸易还是从投资角度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

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最大的海外投资来源国,同时也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出口国,以及越来越重要的澳大利亚投资目的地。

中澳两国已经为“一带一路”合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澳大利亚政府实际上也通过“北部大开发”和“基础设施开发计划”等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做出一定的呼应。双方应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加强双边合作,形成共建共赢的局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