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亚体育官方入口】陈凯歌避让冯出品人,大家拍什么都有些人会说是翻身之作

陈凯歌避让冯小刚?《梅兰芳》提前一周上映 1qing 2008-11-19 15:20:26来源:

陈红“我们拍什么都有人说是翻身之作” azuo 2008-11-19 14:13:26来源:

《梅兰芳》的上映又把因《无极》

原定12月12日上映的《梅兰芳》前日宣布提前到12月5日上映,不少人揣测《梅兰芳》档期提前是为了避开冯小刚的《非诚勿扰》。因为《梅兰芳》虽然投资很大,但在主题上,明显《非诚勿扰》更符合贺岁的欢乐气氛。

遭遇重创的陈氏夫妇推上前台

该片上映前夕,作为制片和主演之一的陈红接受记者专访,披露了丈夫陈凯歌从《无极》到《梅兰芳》这期间的心路历程。

《无极》之后,谈感恩不谈苦闷:庆幸生活在这么一个充满变化的时代

A

陈凯歌 感激恶评

《无极》事件影响有多大?

记者:《无极》之后回归《梅兰芳》此类题材,是否有意为之?

他感谢这部电影,让他认真地对自己重新做了一次全盘清洁

陈凯歌:不是矫情地说,在接触梅先生的材料时,似乎栩栩如生看到他这个人,让我感觉到:他有可以让我们学到东西的地方,不然的话他不会在1930年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去美国,成功失败在一线之间,他就敢去,他把自己放在最后来考虑。所以我们做一个电影是否也应该把我们放在最后呢?把大家、把别人放在前面。如果是这样的情形的话,我大概也不会有这么多负担,那么多的得失之心。

记者:你曾说导演陈凯歌从拍《无极》到拍《梅兰芳》这个过程,他变了,变得很快乐。你觉得这种变化体现在哪里?是怎么发生的?

记者:在《无极》中你做了一些商业尝试,导致一些误解,之后会不会不去想商业娱乐了?

陈红:我觉得最主要还是因为《无极》。他觉得要感谢2005年和2006年,要感谢这部电影。《无极》后他自己思索了很多,重新审视自己,更清晰认真地对自己重新做了一次全盘清洁。就像一个杯子,他用了很久,上面有手印,有茶渍,重新把自己洗涤了一次。经过《无极》后,他认为快乐地拍电影与背着重担拍电影相比,更容易感染大家。

陈凯歌:咱们也不要把它说成是误解吧,也不一定是误解。电影是一个公众产品,它是具有这样的社会属性的,所以大家七嘴八舌地说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我也感觉到,不仅是从我自己的创作,也包括前辈甚至是古人的创作,西方东方都一样,一个作品的价值不需要立即就做出评定。

记者:除了心态上,《无极》事件对导演的创作方面影响大吗?

记者:《无极》上映后遭到恶评,你是不是很苦闷?

陈红:其实他始终没有变过,包括商业电影《无极》说的也是一个寓言,一个人生的命题,你在生命都不能够维持的情形下,你是选择物质还是选择真爱?他始终是贯彻着他的人文关怀和人文精神,这一点没有变。

陈凯歌:我没有太大的苦闷,一定程度上我觉得我很感激。从我第一部电影到现在,这么多年了我还能以这样的精力、思维、规模去拍我想拍的电影,我还不该感激吗?我真的该感激,这是我的真心话。

记者:恶搞《无极》的《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是别人给你们看的还是自己看到的?

记者:你的新作《梅兰芳》就要上映了,怎么看待观众对黎明和张国荣的比较?

陈红:自己看到的。

陈凯歌:其实我看到过这样的评论,对于黎明能否胜任这个角色有这样那样的说法,我觉得都很正常。记得我和黎明初次见面,大家谈得挺好,我想借这样一个机会对他有一个直观了解,他跟我说:导演,倘若你用我来演梅兰芳,那我告诉你,我不演梅兰芳,我就是梅兰芳。我们第一次谈,他跟我讲了这个话,让我觉得他一定是抱了很大一个决心,才会这么跟我说。我自己都觉得黎明是一个不太愿意做太多表达的人,但是在演戏上他是一个用死功的人,非常有要求,因为他的戏不像别的人物,他必须得把一些骨头缝里的东西,人物在不同人面前迥异的微妙反应表达出来,我觉得他做到了。

记者:导演就很生气?

有人拿黎明和《霸王别姬》里的张国荣比较,比比也没什么,我觉得可以比,也一定会有不同,甚至是相反的说法,都没关系。我个人觉得两个人物非常不同,在性格上特别不同,虽然大多数人都会这么比较,但我觉得这还不是110米跨栏,谁领先0.1秒谁就赢了。据南方都市报

冠亚体育官方入口,陈红:我觉得生气是正常的,不可能不生气。

在陈凯歌导演的最新作品《梅兰芳》中,他的妻子陈红担任了制片,同时饰演了梅兰芳的结发妻子福芝芳一角。

记者:你们都很难接受吧?

陈红

陈红:从人的感情来说,不能接受是正常的,就像你一件旗袍,我把它偷过来铰成一个比基尼,之后我给你看,还不准你生气。生气,这说明陈凯歌导演他率真,虚伪的人会说欢迎恶搞但其实回家气得要死。

对三年的交代

记者:春节期间有个帖子到今天大家才看懂了《无极》,你注意到了没有?

记者:在拍《梅兰芳》的时候,你既是制片,又扮演了这么一个重要的角色。除了当好演员,是不是还需要做很多其他事情?

陈红:张柏芝脱衣服说想不想看我穿衣服什么的对吧。对这部电影我们真的是问心无愧,因为我们太知道自己想表达的东西。只是我要总结的经验是,当时在营销上太注重大片、豪华明星组合、魔幻这些,如果真是集中在影片的内核方面、精神方面,导演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用这样一个命题和假设的寓言,可能就不会出现后来的情况。对此我们整个营销团队也做了很多总结。

陈红:是要做很多其他的事情。这次我担任的是总监制,要管理整个制作过程,然后还要营销,甚至还有海外发行。工作其实跟制片差不多,可能经历了《无极》这样一次历练,这次驾御起来比较从容。

记者:2006年陈凯歌在希腊萨洛尼基电影节时首次承认对《无极》有遗憾。这个遗憾指什么?

记者:你曾说导演从拍《无极》到拍《梅兰芳》这个过程,他变了,变得很快乐。你觉得这种变化体现在哪里?是怎么发生的?

陈红:可能就是资金不够,特技做得不够完美。美国拍这个戏至少都是四五千万美金,我们才一个亿多一点点,在电脑特技上也就一两千万。如果有更多资金支持的话,可能效果会更好。

陈红:我觉得最主要还是因为《无极》。他觉得要感谢2005和2006年,要感谢这部电影。《无极》后他自己思索了很多,重新审视自己,更清晰认真地对自己重新做了一次全盘清洁。就像一个杯子,他用了很久,上面有手印,有茶渍,重新把自己洗涤了一次。

B

经过《无极》后,他认为快乐地拍电影与背着重担拍电影相比,更容易感染大家。他换了一种心态去拍电影,把所有东西都放下。当一个人无所求,看东西会更加客观,可能他的心会打得更开,和作品,和作品里的人物,和所有的演员,和所有的工作人员,以一种敞开心胸的方式交流,这个过程对他而言受益匪浅,所以拍这个戏他很快乐。如果没有《无极》的历练,就没有这个改变,我们认为这个改变非常好。

《梅兰芳》是不是翻身之作?

记者:《无极》之后,大家都在想时隔三年陈凯歌导演会呈现一个怎样的作品。这样的舆论有没有给导演和你压力呢?

《无极》肯定存在问题,不然为何人人都骂?拍任何电影,都有人说是翻身之作

陈红:其实没有。导演一直在说,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电影拍完后就留给大家评说了,可以交代了。如果用了三年的时间只是去实现一个预定好的结果,他认为没有意义。现在他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我的工作还没有完成,我还需要去营销,一切就努力去做吧。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其实一切都是有定数的。我们不会去排斥负面评论,反而希望听到真实的看法,这样才会有进步,但谩骂和人身攻击我们是不能接受的。导演一直说如果不是经历了2006年那些事情,我就没有今天的心态去拍《梅兰芳》。他觉得每一部戏都能让他有不同

记者:《无极》之后,大家期待时隔三年陈凯歌导演会呈现一个怎样的作品。这样的舆论有没有给导演和你压力呢?

陈红:其实没有。导演一直在说,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电影拍完后就留给大家评说了。如果用了三年的时间只是去实现一个预定好的结果,他认为没有意义。现在他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我的工作还没有完成,我还需要去营销,一切就努力去做吧。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其实一切都是有定数的。

我们不会去排斥负面评论,反而希望听到真实的看法,这样才会有进步,除了谩骂和人身攻击我们是不能接受的。导演一直说如果不是经历了2006年那些事情,我就没有今天的心态去拍《梅兰芳》。他觉得每一部戏都能让他有不同的历练,他觉得这是上天对他的宠爱。

记者:很多人说《梅兰芳》是陈凯歌的翻身之作,你们自己有这样的想法吗?

陈红:从来没想过,拍完《无极》总还得拍电影啊,我们拍任何电影,哪怕是《无极2》,都会有人说这是翻身之作。其实人家说得也没错,别人有别人的理解。

记者:担心《梅兰芳》也遭到恶搞吗?

陈红:其实我们都是平常心。很多人会说我们又要开始紧张啊什么的,其实无所谓。我们就在想,只要我们能一直在这个行业里面做着自己想做的事,得到的比别人多得多,我们很感恩。所以别人说你几句怎么了?你得到的比别人多,所以其实我们还好,会回头总结这件事,但我们不会变得更狡猾、更世故。

其实中国的大片还在摸索阶段,没有负面的消息和评论,没有大家的苛求,反而成长不起来。《无极》肯定也是存在着一定的问题,要不然为什么人人都骂?

C

夫妻档谁受影响更大?

我觉得他对我的影响比较大,我变得蛮爱读书

记者:陈红以前在屏幕上这么漂亮,后来去做了制片,这跟你对家庭的看法有没有关系呢?

陈红:其实我觉得是很自然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