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出让苍生安心的馒头,衡水民思麦

图片 1

图片 2

内容摘要:在位于山东省聊城市茌平县乐平铺镇的三月柳面业厂区内,有一家馒头生产厂,每天向市场供应3.5万个金麦园品牌馒头,占据了周边80%在位于山东省聊城市茌平县乐平铺镇的三月柳面业厂区内,有一家馒头生产厂,每天向市场供应3.5万个“金麦园”品牌馒头,占据了周边80%以上的市场。

中国有句古话“民以食为天”。馒头作为北方老百姓生活中最简单的生活元素,并不需要费太多的力气就可以得到,可能也正因为这样,并没有多少企业愿意花巨资在馒头生产上。然而不久前枣强的河北民思麦食品有限公司却花巨资引进目前国内最先进的生产线专门生产馒头。他们坚持把生产安全放心的馒头作为企业良心,靠着绝不用有问题的面粉,绝不添防腐剂,绝不加染色剂的“三绝”和历时两年独创的老面馒头发酵新方法,在小馒头上做出了大文章。

“别看这小小的馒头,处处是门道。”金麦园馒头厂总经理崔文岭介绍,他们引进国内最先进的全自动生产线,就地取用三月柳的面粉,用独创老面馒头发酵法,蒸出百姓放心的馒头。去年底,崔文岭的创业项目在386个参赛项目中脱颖而出,获得聊城市第四届创业大赛一等奖。

使用真正的好面粉
思麦——smile,民思麦——全民的健康,全民的微笑。这是河北民思麦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瑞华给自己的馒头取名为“民思麦”的原因。食品安全是张瑞华最看重的,“馒头是入口的东西,馒头不能黑,心更不能黑”,在“黑心馒头”的新闻层出不穷的今天,张瑞华的民思麦老面馒头一经推出,便在市场上供不应求。
提起张瑞华,很多人尤其是枣强人并不陌生,她组建的河北华润面粉有限公司是当地的明星企业。张瑞华视食品安全为企业的生命,对面粉生产的每一个细节和过程都精雕细琢,为保持面粉的自然麦香味,更为了食品的安全健康,生产面粉所使用的小麦均使用当年新小麦,保存时不用药物熏蒸,而是采用压砂的传统存粮方法。在面粉的整个生产过程中,检验始终贯穿其中,保证产品出厂合格率100%。
民思麦牌老面馒头就由这种安全健康且麦香味十足的面粉加工而成。“几乎每个吃过民思麦馒头的人都说,这馒头真香!我们绝不使用任何添加剂,这种香味就是优质小麦原有的麦香,用好面粉才能做出好馒头!”张瑞华一番话说得颇有底气。
独创老面馒头发酵新方法
安全无添加、松软有嚼劲、个大色泽白这是人们心目中的好馒头,“民思麦”就是这样的好馒头。“做好馒头,除了面好,我们还有绝招。”张瑞华笑着说,这个绝招就是公司独创的老面馒头发酵新方法。
民思麦馒头用的是老面发酵,也就是传统的酵子,但是这个酵子的试验成功用了近两年的时间。“过去用普通的老面酵子来发酵馒头,发酵之后面会发酸,需要加碱来中和酸味,这就会破坏对人体有益的维生素B,有一定的弊端。”张瑞华说,民思麦食品积极响应国家提出与倡导的主食革命,通过近两年的试验,用我市特有的老白干特色制酒酒曲发酵制成一种特殊的馒头菌种,通过它发酵的馒头不仅安全无添加、松软有嚼劲,更富含几十种对人体有益的食用菌种,是真正安全健康的馒头。“说到这里就不能不提老白干酒厂对我们的支持,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才能顺利试验成功并投产。”
生产过程精确到秒
“生产车间的主设备,全部实行微电脑控制。”张瑞华告诉记者,为了蒸好馒头,公司引入了无尘无菌、透明封闭、高标准的全自动馒头生产线,从和面、成型、发酵、蒸制,到馒头的包装都是自动化流水作业,实现了馒头生产的“精细化”。不仅如此,为了食品安全考虑,除严格消毒的工作人员外,所有人都不得随意进出生产车间,大家只能隔着玻璃在观光走廊里观察每一道工序。张瑞华真正把传统的一家一户的作坊式馒头生产提升到现代化规模化的生产,可谓我市乃至全省的馒头产业化生产“领航者”。
时间设定精确到秒,按下“联动”键,随着系统开始自动上面、加水、和面,身着白色工作装的技术工人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馒头“成型”工序。“这个馒头有些小,应该不够125克。”站在玻璃窗另一侧的张瑞华小声说着。果然,流水线上的工人快速地从一队馒头中拣出了那一个,放在不合格的一堆里。“我们出产的馒头每个125克,工人们基本上一眼就能看出够不够分量,不够分量的不能出厂。”
两个、四个、六个……不过两三分钟,这条线上检测合格的馒头,就被工人们迅速摆盘,放入推车、推至饧发室。设定饧发时间,设定蒸制、冷却时间,很快,数百个馒头迅速被推入包装车间,自动打包后,包装好的馒头将通过传送带直接送到成品车间。
记者粗略算了一下,不足两个半小时,新鲜的馒头便可以“出锅”了。“还是那句话,质量最重要。从原料到成品,我们都有专门的检测室,而且我们聘请的检测人员都是国家级的,不合格的馒头绝不会出厂。”
做有“花样”的馒头
如今,每天投放市场的30万个民思麦馒头表皮亮泽、嚼劲筋道、麦香味浓,即使是复蒸,光滑细腻的民思麦馒头依然可以做到入嘴回甘、麦香袭人。民思麦馒头声誉之高,信赖之重,被消费者亲切地称为“最放心的馒头”和“只蒸第一的馒头”。
“蒸”了第一还不算,张瑞华说,她想做更多的花样馒头。“儿童馒头、低糖馒头、方便小馒头等等,现在大家出门都带面包带饼干,其实营养还是蒸的好,以后大家可以带上我们生产的花样馒头出门,一样又方便又好吃!”
采访快结束的时候,当天的新馒头出锅了——白白胖胖、热气腾腾的大馒头,记者忍不住拿起掰开,一股真正的麦香味迫不及待地喷出来,咬上一口,松松软软,嚼起来又很劲道,让人不由地赞叹一声:嗬!真好吃!
本报记者 刘晓菲

崔文岭今年刚满30岁,是当地的创业明星。他以开馒头坊起家,对馒头生产的每一个细节和过程都精雕细琢,以馒头口感聚起人气,用优质面粉和零添加赢得口碑,两年在县城开了3家分店。

“去年下半年,县里国家粮食项目找到我,希望我承建一个面制主食科研企业。馒头坊变馒头厂是我多年的愿望,但好事落我头上,心里却没了底。”崔文岭深思熟虑后,决定大干一场。“馒头是入口的东西,馒头不能黑,心更不能黑。”食品安全是崔文岭最看重的,他的金麦园老面馒头一经推出,便在市场上供不应求。

在馒头生产车间里,弥漫着蒸汽和甜甜的麦香。透过透明隔离带,可以看到车间的全貌。按下启动键,全自动生产系统开始了和面、上百次的仿手工揉压、自动成形、摆盘等工序,数百平方米的车间,只有几名工人看护设备。

笔者粗略算了一下,不足两个半小时,新鲜的馒头便可以“出锅”了。“从原料到成品,都要经过专门检测,不合格的馒头绝不会出厂。”崔文岭说,目前他们每天可生产7000斤馒头,真正把传统的一家一户的作坊式馒头生产提升到现代化规模化的生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