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经典与文艺评论,当代文学与现代文学论文

您现在的位置:公务员期刊网>>论文范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论文>>正文

图片 1

当代文学与现代文学论文

一、现当代文学的评价分析是必然的

纵观中国文学的发展,现当代文学的比较评价早在第一次文代会上就已经拉开了序幕。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当代文学取得成就被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认可,现代文学则受到了打压。然后,之后现代文学的发展不尽人意,很多流派逐渐淡出了文学舞台,更多的作家也随之退出,或者尝试不一样的写作方式,尝试改写自己的作品,当时没有获得成功。当代文学进入低潮。在文学的教学中,一些作家的真实身影开始远离课堂,取而代之的是一些被加工过的作家身影。改革开放以后,现代文学迎来了发展的春天。对作家的重新评价,重新对待文学现象。很多被认为排斥的作家开始受到重视,并且得到了数量众多读者的支持。发展至今,对当代文学如何定论已经成为了一个难题。从学术界来看,对当代文学的批评已经逐渐冷了下来,开始冷静地客观地看待当代文学。当时网络上对此却颇有微议。很多人偏激地认为当代文学垃圾,对其进行猛烈的抨击,并且借助一些不严谨的文学、评论作为佐证,闹得不可开交。虽然这其中指出的太多问题值得商榷,但是其另一个方面也反应出人们对现当代文学创作的不认可。以此相反的是,很多人对当代文学抱有相当乐观的态度,认为当代文学取得了其他任何阶段文学所没有取得的巨大成就,这也是现代文学衰落的重要依据。其中最让人感到兴奋和最具有说服力的就是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这是现代文学中任何一位作家都无法企及的,也是无法超越的。但是,我们也得认真思考,当代文学是否超越了当代文学呢?

二、当代文学部分逊色于现代文学

当代文学发展至今已经取得了很好的发展,出现了一批优秀的作品,但是和当代文学相比,在某些方向还是存在一些不足,相比现代文学来说显得比较单薄。下面将进行相关探索。

现代文学中有特征明显的文学流派

文学作品的产出是作家思想的结晶,是作家对生活的观察和自己思想结合的产物,从这方面来讲,文学作品是作家独立的个人的劳动成果。但是作家离不开一定的文化创造氛围、思想的沟通交流、健康向上的艺术创造环境。这样,为文学流派的形成提出了土壤,同时也能够有效地提高文学创作的质量,使其发展兴旺。同一文学流派的作家有相似的意识形态、共同理想、大致相同的写作方法和艺术表现手段。流派的差异越大,他们的写作风格,体现的思想境界差异就越大。流派之间的竞争,促进了作家对社会和生活的深刻认知,是他们创作出优良作品的有力保障。在中国的现代文学中,发展出了许多着名的文学流派。如新月派、创造社、京派、海派等。各个流派之间尤其自身对社会的关注点,对生活特有的切入角度和思考方式。特别是流派之间意识形态的差异、政治理想的差异,写作的方法和表达的方式也存在明显的不同。由于差异的存在,流派之争经常存在,这也是作家互相沟通和交流的激烈表现方式,促使他们更能看到社会发展中问题存在的根本,对中国文明形成各自独特的有见地的见解,从而出现一些流派引领性的作家和具有代表性的文学作品,推动中国文学百花齐放,带动和影响了一批作家,促进作家的成长。和当代文学相比,中国现代文学像当代文学一样形成真正意义上的流派。如果积极的追究,只能说出现了一些“作家群”。“作家群”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流派,虽然在对社会和生活的关注点、切入点、写作的方式、价值指向方面有相同的地方,但是其在意识形态、政治理想方面并无太大的差异。具体来说,这也是中国当代的国情决定的。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外来文化侵入中国,对中国文化造成极大的冲击,中国思想界趋于活跃。但是很遗憾的是,这一活跃的思想抗争却能渗透到文化领域,现代的作家并没有受到绝对性的影响。政治思想和意识形态的完全统一是文学作品缺乏活力和思想深度。

现代文学的经典作品多于当代文学

至今文学界对经典没有统一的定论,但是也可以从中窥知一二。所谓经典就是具有高度的原创,同时能够充分体现那个时代的思想价值,并且能具有相当的文化影响力,具有时代的穿透力,能够对现在和未来的读者产生思想的激荡和情感的感染和教化。经典的作品具有很强的生命力,经得起时间这个公正的法官的考验。经典的作品是不会被浩繁的历史齿轮给埋没的,而且还会在一个特定的时刻被进行重新的诠释,获得全新的生命力。非经典的文学作品的兴起只是一时,缺乏长久的生命力,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完全销声匿迹。同时这些没有高度的思想境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作品只会在多如牛毛的烟海中沉沦,没有再次获得生命的可能。从文学作品的发展来看,现代文学和当代文学的发展都需要经历更多的考验,才能涌现和确定经典的文学作品。经典并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趋于稳定,确定其经典的地位。但是现代文学的发展比当代文学更早;而当代文学的发展只有短短的一二十年,还不足以产生经典的作品。同时如果从文学作品的思想高度和价值体现来看,现代文学作品中的体现时代的思想高度和价值取向远远高于当代文学作品。作品的独创性现代文学作品也是远远强于当代作品的。现代作品更经得起时代的检验和重新解读,其思想价值也是现存的当代作品无法企及的。文学作品和当时的社会环境存在难以割舍的关系。文学作品能够反映当时的时代变迁和思想变化,同时当时的社会环境是文学作品得以产生的土壤。现代文学作品中对社会的反应,对人性的剖析和理解,理想的追求和对人生的展望,这方面的艺术成就高于当代文学。

当代文学至今没有出现大师

作家的思想内涵、精神境界是成就伟大作品的重要因素,也是成就文学大师的重要影响因素。当代文学作品不乏大师,如鲁迅,矛盾、老舍等一批大师的出现让现代文学显得熠熠生辉。大师能敏锐抓住时代的步伐,感触社会,看到社会中各种存在的问题,在文学作品中呼吁社会缺失的回归,对当时的青年有警醒作用。然而在当代的文学作品中,已经少了那种锋芒毕露和咄咄逼人,同时那股发人深省的气息也逐渐远去。套用一些评论家的话:“他们太聪明了”。这在90年代的作家中尤其明显,他们既能够在体制内游刃有余,同时还能博得市场的青眼相加。有些时候他们站在平民这边的,有些时候却又毫不保留地走向官方。当双方发生冲突时,他们往往保持缄默。我们知道,大师和世故是没有必然关系的。

三、总结

时代的发展、文学的进步促使中国现当代文学的融合,这已是当代文学发展的必然之路。但是也必须客观地看到现当代文学客观存在的差异,以此对现当代文学做出合理的评价分析,才能更好地促进中国当代文学的发展。

作者:王雯 单位:河南艺术职业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

图片 2


中国当代文学评论界存在两种夸大文学评论家的作用的现象:一是认为文学经典是在文学评论家的炒作中产生的,二是认为一个阶级或集团可以炮制文学经典。

在这个多元化的时代,如果缺乏这种真正的文学批评,就会出现鱼目混珠的局面,那些优秀文学作品将会淹没在众声喧哗中发挥不了引领作用。
真正的经典是客观存在的,而不是自封的或他封的。因此,真正的文学经典既不是文学评论家捧出来的,也不是文学评论家所能轻易否定的。
中国当代文学取得了引人瞩目的成就,但也存在很大的局限。这就是中国当代文学缺乏具有世界地位和世界影响的作家作品。但是,人们在总结中国当代文学时却存在一些理论误区,自觉或不自觉地掩盖了中国当代文学的局限,妨碍了人们对造成这种局限的真正原因的把握。这是极不利于我们从根本上克服中国当代文学的局限的。
中国当代文学的经典是广大作家刻苦创作出来的,而不是文学评论家吹捧出来的。在文学经典诞生的过程中,我们既不能忽视文学评论家的作用,也不能任意夸大这种作用。但是,有人却过于夸大文学评论家在文学经典诞生中的作用。中国当代文学评论界存在两种夸大文学评论家的作用的现象:一是认为文学经典是在文学评论家的炒作中产生的。有人认为:“‘经典’的价值不仅不是自动呈现的,而且更是需要不断地被发现、被赋予、被创造、被命名的。一个时代的作品,如果没有被同时代人阅读、研究、评论、选择,那么,这个时代的‘经典’是不会自动‘现身’的。”中国当代文学不是没有经典和大师,而是文学评论家对经典和大师不敢承认。不少文学评论家受到种种偏见的蒙蔽,不能发现和认识经典与大师。长期以来,文学评论家总是以崇敬的眼光面对中国现代文学,拿着显微镜去寻找中国当代文学的局限。这种厚古薄今、轻视当代、“文人相轻”的风气在中国当代文学界愈演愈烈。这种对文学批评家的非难是站不住脚的。在文学史上,文学评论家和作家可能出现矛盾,但不可能发生“文人相轻”。文学评论家是在发现和推出伟大作家和伟大作品中实现自我的。文学评论家轻视作家作品的这种自否定是很难发生的。这种论调不仅在一定程度上制造了作家和文学评论家的对立,而且将中国当代文学经典的缺失一概诿过于文学评论家,这是不公正的。
二是认为一个阶级或集团可以炮制文学经典。有人指出,“经典并不是自然地形成的,而是被历史地建构出来的。经典的确立和崩溃的过程,反映了意识形态的兴起和死灭。”鲁迅的《狂人日记》和《阿Q正传》的被经典化并不是自然而然的,而是被知识分子的话语不断建构为经典的。同时,在《狂人日记》和《阿Q正传》经典化的过程中,也树立了启蒙的神话和知识分子的话语霸权。的确,文学经典的确立和崩溃的过程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意识形态的兴起和死灭。文学经典不仅是意识形态的产物,而且是人类文明发展进步长河上的路标,是人类文明史的里程碑。但是,人类文明史上真正的文学经典是绝不受各种意识形态限制的。至于有人认为中国当代文学之所以缺乏经典,是因为文学评论家对同代作家过分挑剔与苛刻,就更不确切了。在中国当代文学界,有些文学评论家是很不吝啬大师这种桂冠的,不但给一些作家戴上了大师的桂冠,而且将他们的文学作品抬上了经典的行列,甚至认为中国当代“几乎出现了伟大的作品”。但是,真正的经典是客观存在的,而不是自封的或他封的。因此,真正的文学经典既不是文学评论家捧出来的,也不是文学评论家所能轻易否定的。在文学史上,很少有经典没有经历过严厉批评甚至诋毁。有些文学经典即使存在一些瑕疵,也仍难以掩其伟大。王元化指出:“如果我们要从巴尔扎克作品中寻找形式或表现手法的缺陷,以至事件上的出入和情节上的漏洞,那是并不困难的。至于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中的某些段落,更是写得拖沓、累赘、繁冗。但是,能够说巴尔扎克和陀思妥耶夫斯基不是伟大的作家么?能够说他们的作品没有自己的风格和作为伟大作家标志的独创性么?”这类作品是榛楛弗剪的深山大泽,而不是人工修饰的盆景。因此,如果中国当代文学有经典,就不可能在中国当代文学评论家过分的挑剔与苛刻中遭到抹杀。有些文学经典即使一时遭到遮蔽,也不可能永远被埋没。
有些文学评论家没有严格区别在总结中国当代文学时出现的虚无主义倾向与对中国当代文学的理想要求的不同,因不满虚无主义倾向而迁怒一切对中国当代文学的批评,这是相当不公平的。那种对待中国当代文学的虚无主义倾向只看到了理想和现实的差距,看不到它们之间的辩证联系,无异于取消了多样的现实存在。不过,这种虚无主义倾向在总结中国当代文学中只是个别的,而更多的则是迫切希望中国当代文学出现伟大的作家和伟大的作品。这种对中国当代文学的理想要求即使存在过分的挑剔与苛刻,也不是为了彻底否定,而是为了有些作家作品得到更大的发展和提高。这有助于作家在创作上精益求精,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优秀文学作品。在这个多元化的时代,如果缺乏这种真正的文学批评,就会出现鱼目混珠的局面,那些优秀文学作品将会淹没在众声喧哗中发挥不了引领作用。因此,过于夸大文学评论家在文学经典诞生中的作用是十分有害的,将助长有些作家不是在写作上精益求精而是在炒作上费尽心机的不良习气。
尽管文学评论家不能决定哪些文学作品为经典,哪些文学作品不是经典,但在文学经典诞生的过程中可以发挥重要作用。首先,文学经典在最广泛的阅读和阐释中发生变化,甚至还会出现莎士比亚的《哈姆莱特》在最广泛的阅读和阐释中发生成百上千的变化这种现象。但是,这种变化是万变不离其宗的,而不是无中生有。任何时代任何阶级都有自己特殊的精神需要,既不可能完全满足于那些历史上流传下来的文学经典,也不可能完全满足于同一时代其他阶级所创造的文学经典,都会对以往文学经典各取所需。那些历史上流传下来的文学经典,虽然它们今天仍然能够给人以文学享受,并且在一些方面上可能还是一种规范和高不可及的范本,但它们在历史的接受过程中也会发生不同程度的变化,后人的接受绝不可能是原封不动的。恩格斯特别地指出,同一些古代文学作品在过去条件下的感受和在当代条件下的感受是有本质区别的。可见,在文学经典中,有些东西已成为过去。但是,真正的文学经典还有着没有成为过去而是属于未来的东西。人类对这种文学经典的接受不是全盘地接受,而是批判地接受,即在突破各种限制和克服各种偏见的过程中吸收和发扬那些还没有成为过去而是属于未来的东西。因此,文学评论家甚至可以帮助有些经典有效地“增值”。
其次,文学评论家不但可以帮助人们正确地甄别经典和非经典,而且可以促使人们准确地认识经典。因此,夸大文学评论家在经典诞生中的作用固然不对,但是,也不能漠视文学评论家的作用。文学评论家不但可以发现经典和推广经典,而且可以帮助作家创作经典。文学评论家应该着力研究经典的内在特质并在这个基础上把握一些经典是如何产生的以及它们产生的条件,促进一些经典的诞生,而不是相互攻讦。优秀的文学评论家只是指出一些文学作品的不足是不够的,还要积极发现和挖掘一些遭到遗漏或埋没的优秀文学作品。中国当代文学评论家不要受到各种奖项和名号的限制,而应积极挖掘一些优秀作品,创造一个公平竞争的人文环境。在这种公平竞争的人文环境里,优秀的文学作品就有可能大量涌现。而经典就会在这些优秀文学作品中诞生。而有些文学评论家虽然对一些文学评奖非常不满,但他们热衷于把握一些获奖文学作品的缺陷,很少执著地挖掘更加优秀的文学作品。在中国当代文学评论界,既缺乏长期扶持幼苗的文学评论家,也缺乏补遗拾缺的文学评论家。中国当代有些文学评论家尤其是有影响的文学评论家不认是非,只认强弱,对一些有地位有势力的作家作品毫不吝惜大师和经典桂冠,而对一些有实力有潜力的作家作品却视而不见,这是既不可能创造公平竞争的人文环境,也不可能发现真正的经典的。

责任编辑:紫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