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36位军事家,第一章生在平凡之家

  第一节家世

  一、黄埔精英

  农历辛丑年九月二十八日①,一个新生命降生在山西省五台县永安村。这就是徐向前。

  徐向前出身秀才家庭,但难圆读书梦。由于家境贫寒,开始了学徒生涯。后到太原国民师范,开始接受进步思想。毕业后任小学教师,由于思想进步,两遭辞退。

  永安村,在五台县西南,滹沱河北岸,原名“薄家村”。早在魏晋时期,这里曾是官府的粮地,有“仓城”之说,后来废弃了。老百姓希望永远过安定的生活,忌讳“薄家”这两个字,于是就改为“永安村”。

图片 1

  徐向前出生时,正是一个动乱的年代。1900年仲秋,八国联军入侵中国,进攻北京。德国元帅瓦德西统领的八国侵略军,在京城烧杀抢掠,颐和园遭洗劫,慈禧太后的住所也被焚毁。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先逃到大同。没过几天,转驾太原,德国军队打到五台县附近的龙泉关,清军在五台山一线设防保驾。太后和皇帝又仓惶逃往西安,授命李鸿章为“全权议和大臣”,拜倒在侵略者的脚下。《辛丑条约》就是这耻辱的记录。腐败无能的清王朝风雨飘摇,走向崩溃,人民处在极度苦难之中。这在徐向前出生时仍然保持着古老生活方式的山村中,人们通过不断增长的纳税、纳粮、抽丁、派捐,明显地感受到了。

  1901年11月8日,徐向前出生在山西省五台县永安村。他排行老六,乳名“银存”。父亲徐懋淮,是清末的一名秀才,靠教书养家糊口。徐向前9岁时仍未能入学读书,只是父亲放假从外地回来后,才教他读诗书,描红模字。徐向前刚刚能劳动,母亲赵金銮便向他和他的哥哥立下规矩:天不亮起床,背着箩篼去捡粪,捡不满箩篼,不许吃早饭。幼年的徐向前,在母亲的影响下,养成了从小爱劳动的习惯。拾粪、砍柴、挖野菜,伴母亲念佛,是徐向前幼年的全部生活。

  徐向前的出生,和中国当时一个时辰出生的成千上万个婴儿一样,使在世的炎黄子孙又增加了一员。要说在他的家里他还有点地位的话,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是男性。“重男轻女”的封建习俗,毫不例外地影响着他的长辈。母亲一辈子生养7个儿女,活下来的有5个。第一胎生的是女孩,起名先月。奶奶很不高兴,说:“进门就生这多超余”。她盼孙子心切,连孙女的名字都不愿叫,多是叫“妮子”。第二个出世是男孩,奶奶高兴极了,起了一个多财多福的名字,叫银仓。但很不幸,12岁夭亡了。第三胎是女孩,叫春月。第四胎出生后即亡,没有留下名字。第五个是男孩,名唤银福。按出生顺序,徐向前是第六,按兄弟排行,是老三。他的老妹称他“二哥”,是因为他大哥过早离开人世的缘故。

  乡下人盼富贵,望子成龙,为图个吉利,总在名儿上打主意。尽管徐向前父亲的外号是“遇丰年”,徐向前的哥哥和他分别叫“银仓”和“银存”,可也摆脱不了灾荒、饥饿所带来的贫困窘况。

  银仓早逝,使徐家遭受很大的打击。尤其是母亲,悲痛欲绝。

  徐向前10岁那年,终于入了村办私塾。可是,私塾读的是《百家姓》、《三字经》,只能学着背书歌,什么大事都不懂。“四书”、“五经”徐向前没读完,进了东冶镇刚刚兴办的沱阳小学。徐向前这才从枯燥无味的私塾解放出来,过上了愉快的集体住宿生活,在与同学们的交流谈论中增长了见识,并学习了算术、英语等新课程,看了不少书报。

  为了在精神上得到安慰,他坚持要给死去的儿子“娶妻成家”。其实是两具少年男女尸骨合葬,俗称“阴婚”、“鬼妻”,这在当时是平常的事。

  徐向前在沱阳小学刚读了三年多,父亲从外地教书回来了。老秀才认定读“洋学堂”“误人子弟”。他令徐向前从沱阳小学退出,回到本村的私塾,徐向前只得去读他不愿意读的“四书”、“五经”。

  徐向前来到人世间没多久,父亲郑重其事地把他的名字填写到宗谱第十九代世孙的位置上。他的姐妹们都没有这个资格。他们虽然都出生在徐门,但不能上徐家的宗谱。老人们说:“闺女早晚是人家的人”。能上徐氏宗谱的女人,是徐门的媳妇。她们在拜堂成亲后,名字便写到宗谱上。

  到了徐向前15岁的那一年,父亲教书的私塾闭馆了,从此徐家再难供两个孩子读书了。老秀才认定徐向前不如他哥哥有出息,决定要徐向前休学,省下些钱供他哥哥一人读书。

  徐向前的乳名叫银存,表字子敬,号象谦。直到他在黄埔军校毕业后还用着“象谦”这个名字。大革命失败后,根据这个名字的谐音,改成“向前”。

  家庭经济情况越来越不好,15岁的徐向前,开始顶起了成年人的劳动。冬天捡粪、砍柴、编箩篼、背炭,春天播种、挖野菜,秋天抢收高粱、玉米过后,又整天在地里拔高粱茬,两只手磨起血泡,瘦小的身子骨,更加瘦弱。他非常羡慕私塾的学生,更向往哥哥那样在沱阳读“洋学堂”。他很想读书,可是家中只有几本父辈留下的“四书”和“五经”,想去买书,可是家里又穷……

  这可能也是表明他对革命忠贞不二,永不回头的一个标志吧。

  失学在家的徐向前,希望读书,又希望找一个终身的饭碗。农家的贫穷子弟,出路上哪儿去找呢?父亲原先最理想的愿望,是让他读好书,有学问,即便于考个“秀才”、“举人”之类的功名,也可以做名教书先生。哪知这儿子不成才,家境又不好,只好由他的命运了。

  家庭,是人生立足的基地,制约着每一个人的成长。徐向前出生时,家境处于小康水平。表面看上去,这个家是不余不欠,不丰不累。但家里人都懂得,这个境况,全家人都尽自食其力的义务才能维持。

  直到了徐向前16岁那年,父母托人情,为他在远离家乡的河北省西部的阜平县找到了一个当学徒的地方,那里有徐家一个远房亲戚,在县城南关开了一个铺子叫“广兴隆”。

  徐氏家族曾有过一段不平常的历史。徐向前听长辈们说,徐家祖上是三兄弟,家境贫寒,人丁也不旺。老大生一子,老二、老三都无后;第三代是兄弟俩:到第四代,又是3兄弟。徐向前是这3兄弟的第三分支的后代。这一分支,一代接一代地奋斗,传到第六代,才积攒了相当数量的土地与家产,①公历1901年11月8日。

  徐向前这个小学徒工一进店,每天早起晚睡,打水、扫地、倒夜壶、抱孩子,里里外外的累活、笨活和杂务都叫他干。他虽说与老板沾点亲,还是按学徒的规矩,先立下文书:徒弟投河跳井与师傅无关;学徒三年,不给工钱;徒满出师,要谢师一年,徐向前从小劳动惯了,学徒的艰辛生活,他倒不觉得苦多少,只是想家,不习惯寄人篱下的处境。为了出师及有个饭碗,他忍耐着,默默苦熬。

  开始富裕起来,“丁既昌矣,门户张矣,或文或武,衣冠光矣”①。七、八两世“书香兆瑞”。到第十代,有人踏入官门。清朝顺治初年至光绪末期,徐门都有做官的人。二百五十年间,任七品官职以上的有50人之多,得诰封、诰授的15人以上。任最高官职的,是徐向前十五世祖徐松龛,官至钦差,头品顶戴。他在道光年间钦点朝元,翰林院编修,任过福建巡抚、总理各国事务大臣,著有《瀛衰志略》,是一部中国较早研究世界地理的著作。

  深夜,他想家,想父母,想东冶镇上的学。他多么想回去看看,回去读书啊!可是,学徒要三年才能出师。这才一年多呀,还有两年,这日子怎么熬呢?咬咬牙熬出来,又能做什么呢?

  一个家族,几百年间,繁衍冉繁衍,分支又分支,除了徐氏近支以外,其他的联系已经很少很少。在徐向前这个小小分支里,父亲、祖父,乃至曾祖一代,都没有做官的人,学业的最大成就者,有1个举人、3个秀才,他父亲是这小小分支中最后一个考中秀才的。

  这时候,惟一能安慰他的,是书店里的一些书。《罗通扫北》、《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荡寇志》,伴随着他熬过一个个夜晚。书中的故事,常常便他入迷。他喜欢水泊梁山的英雄好汉,爱看孙悟空闹天宫,却对《荡寇志》中写的梁山好汉的下场,感到丧气。

  在徐向前的曾祖父以前,家庭经济状况还好。从祖父开始就逆转了。爷爷徐鹤林,想振兴一下家业。他从务农转为经商,奢望带来转机,冉耀徐门。

  在困惑中,一天他哥哥徐受谦从太原寄信给他,说太原办了个国民师范学校,正在招生,考取后读书、住校、吃饭都免费。徐向前得此消息,像是在人生岔路口上忽然看到一新的路标,他告别了店老板,奔向太原。

  出乎意外,生意欠佳。不仅没有赢利,反而赔了本。一蹶不振,债台高筑。

  太原是座历史名城,远在战国时期为郡,从唐代以后改为府。辛亥革命后,这儿变成了军阀阎锡山统治的地盘。阎锡山为标榜“国民政治”,提倡民德、民智、民财,为着扩充兵力,实现国民军主义,办起了国民师范学校。学校坐落在太原城里小北门街,新修了教室、礼堂、图书馆、实验室和学生宿舍,它是当时全山西第一流的学校。徐向前从考进学校,就过着“半军事”生活,穿的是军服,打着绑腿,扎着皮带,除了上军事课,还得参加野外军事训练,教官都是阎锡山军队里的营以上军官。

  没有等到儿子成年他就离开了人世。爷爷死后,家里由奶奶掌管,典当变卖了土地、房屋等家产,办完丧事,偿还债务。这时,徐向前的父亲只有13岁。到徐向前降生时,家里有10几亩瘠薄的旱地,还有两亩水浇地,算是良田。

  徐向前入学的那一年,五四运动爆发,在学生中引起强烈反响,国民师范学校成了山西学生运动的中心,对徐向前也产生了很大影响。使他从此开始对政治、军事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两年学习期满毕业后,徐向前先后分配到阳曲县太原第四小学和河边村川至中学附小任教,但都由于宣传反帝、反封建的新思想而被辞退。

  家业衰败了,门面还得支撑着。村里人照旧叫他们“楼院徐家”。不过,大家也知道,徐家不比从前了。只是院门门媚上表明这个家庭身份的“礼门也”3个字依稀可见,院内的小路已经破坏。5间对称的东西厢房,由于住人的缘故,年年整修,状况稍好一些,然而也不像当年有生气了。上房是二层楼,这是永安村咯一的楼房,“楼院徐家”即由此得名。

  黄埔从军,走上救国救民路。学习勤奋,训练刻苦,参与平定广州商团武装叛乱,第一次东征作战,初露锋芒,思想在读书、交谈、争论以及实践中向前飞跃,加入中国共产党。

  在这个中等生活的家庭里,徐向前没有受娇生惯养的条件,也没有饥寒交迫的遭遇,但是,他必须劳动。从七八岁开始,家里就要求他做力所能及的事情。随着年龄的增长,担子也越来越重。

  1922年寒冬,徐向前失业在家,家景又不好,为谋生计,他奔到太原,想找个事做。可是,军阀阎锡山统治下的太原城,无处容下这个倔强的青年。一天,徐向前听到在军队中做事的哥哥徐受谦说,黄埔军校正招生,有位姓郭的军官,愿意暗中保举些人去投考。徐向前虽然不大了解黄埔军校,听说是孙中山办的,约了几个同学,坐上火车奔了上海。

  ①《徐氏家谱》卷八。

  黄埔军校招生简章,徐向前到上海以后才知道。应考的条件和手续,规定了许多条。政治思想条件、学历条件、身体条件,要求是颇严的。考试规定既要笔试,又要口试。笔试要考作文、政治、数学,口试要“观察对三民主义了解之程度和性质、志趣、品格、常识、能力等项之推断,以及将来有无发展之希望”等等。

  第二节在母亲身边长大

  4月中旬,徐向前在上海环龙路一号参加了初试。过了几天,又要他到广州参加复试,每人还发了5块钱。徐向前和一块儿参加考试的十几个同学,乘上了从上海开往广州的轮船。

  徐向前小时候,父亲多在外谋生,他整天跟着母亲屋里屋外转。

  复试的考场在广东高等师范学校,徐向前顺利地通过了复试。5月初,他们成了黄埔军校第一期第一队的一名学生兵。

  他的母亲姓赵,名金銮,生于1862年,长在离徐向前家不远的槐阴村,家境与徐门相当。她中等身材,眼近视,裹小脚,语不多,明事理,性格温和,办事稳重。她不是徐向前父亲的原配。在她之前,徐父曾娶一妻,两三年后病故,没有留下子女。赵氏并没有因为是填房而降低她在徐家的地位,相反,由于她的善良和纯正,博得了长辈的喜爱。婆婆信任她,放手让她操持家务,她成了家庭生活的实际组织者。母亲信奉佛教。五台山是佛教圣地,与浙江的普陀、四川的峨眉、安徽的九华山齐名,共誉为中国的四大佛教名山。受它的影响,台内台外,几乎家家都有信佛的,妇女更显得虔诚。在那里,五台山被神化了,人们也就很自然地追逐着神话般的世界,祈求从那里得到什么。五台山,位于五台县东北隅,由东、西、南、北、中5座屹立环抱的山峰组成。这5座山峰都以台定名,东台望海峰,西台挂月峰,南台锦绣峰,北台叶斗峰,中台翠岩峰。关于五台山,徐向前小时候,还听母亲讲过这样一个故事:相传,很早很早以前,五台山没有名字,5座山峰内外,气候异常恶劣,春天飞沙走石,夏天酷热难当,秋天颗粒不收,冬天滴水成冰,人们无法生活,文殊菩萨传教到此,决心改变这种状况,造福于人间。

  6月1日,军校举行开学典礼。470多名学生,一色的新军服,列队在黄埔岛大操场,迎接孙中山大元帅。在军乐队雄壮、威武的吹打声中,孙中山和宋庆龄,乘坐着“江固号”军舰,从广州城沿珠江来到黄埔岛,在军校大礼堂里,孙中山向学生们作了演说。孙中山说:我们今天开这个学校,有什么希望呢?就是从今天起,把革命事业重新来创造。要用这个学校内的学生做根本,成立革命军。诸位学生,就是将来革命军的骨干,成立了革命军,我们的革命事业将可以成功,如果没有革命军,中国的革命,永远还要失败。他热情地宣传了俄国十月革命,严厉地痛斥了陈炯明之流的假革命。他特别强调:一个革命军人要有舍身精神,要不怕死。孙中山最后要求黄埔同学:从今天起,立一个志愿,一生一世,都不存在升官发财的心理,只知道救国救民的事业!徐向前听了,很受鼓舞。从此,他正式成了一名革命军人。

  东海龙宫里有一块大石头,叫歇龙石,能改变气候。于是,文殊菩萨变作一个化缘的和尚,到龙王那里借歇龙石。龙王以为他搬不走,就答应了。谁知,文殊菩萨口念咒语。巨石立刻变成手指大小,文殊拾起塞进袖筒,向龙王施礼告别,飘然而去。到了中间山峰南边,把歇龙石恢复原来大小,放在山谷里。当时正是烈日当空,久旱不雨,放下歇龙石后,五峰内外立刻变得清凉无比。于是,人们把这条谷叫清凉谷,山就叫清凉山,山上建了一座寺院,叫清凉寺。从此,这里风调雨顺,年年丰收。后来,龙王因没有歇龙石,热得受不了,就出海来寻找。群龙在山里找歇龙石,一气之下,用尾巴把5个山头扫掉了,留下了5个平台,人们就将清凉山叫五台山。

  徐向前在黄埔军校勤奋学习,每天天不亮起床跑步。紧靠着珠江岸边的操场被潮水淹没了,仍在泥水中出操。按照黄埔军校的训练文件中规定,徐向前开始读到了《苏联研究》、《各国革命史》、《帝国主义》以及一些有关无产阶级革命的书报。军事课中的四大教程,徐向前更是十分有兴趣。《步兵操典》、《战术学》、《射击教程》、《野外勤务》、《兵器学》、《筑城学》、《地形学》、《军制学》、《交通学》等等,他都认真钻研。

  这是一个神话故事,在徐母的心中却留下了故事中的神。她信仰文殊菩萨,就像在五台山修造六六三百六十座寺院的人们一样崇拜他。她没有能力到五台山建寺造庙供奉文殊,就从五台山“请”来一尊木雕文殊,后来又添了一尊石刻的。尽管这些偶像高不盈尺,面孔痴滞,无五脏六腑和思维,但她还是十分虔诚地供奉着,晨昏三叩首,早晚一炉香,夜半人静时,还要闭目打坐。她心诚得连鱼、肉、葱、蒜、韭菜都不入口,叫做“吃清口斋”。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徐向前刚刚会观察周围事物时,看到母亲烧香祷告,不知是怎么回事,以为做母亲的都是这个样呢。有一回,母亲不在,他和哥在家,玩着玩着,就跑到供佛的楼上,把母亲用的念珠、经卷拿下来,穿上母亲的长衣服,模仿着母亲的样子,数着念珠,“默”着经卷,胡闹了一阵。母亲回家看到这种情景,生了气,差点要打他。

  在徐家,徐向前的两个姐姐都随着母亲吃斋念佛,爸爸和哥哥都不信佛,却也不反对她们信。佛门要求弟子“积德”,他们认为,积德总不是坏事。

  于是母亲除了例行祈祷之外,就是把信仰凝聚到行动上,广积德,做好事。

  母亲怜贫惜老,施舍僧侣。冬天,街上来了乞讨的人,她常把他们让到屋里,给吃,给喝,再施舍,然后打发他们走。如遇僧尼化缘到门前,都以同道师长相待,净手素斋,不吝布施。母亲这种行为,影响了徐向前。他幼小的心灵还理解不了那些难以捉摸的盲目崇信的意义。他是从人与人的关系中认识母亲的。他朦朦胧胧地意识到,人与人之间应该相互爱护,平等相处。

  尤其对穷苦人,母亲那样做是对的。

  有一年隆冬的一天,徐向前正在街上和孩子们一起玩,见到一个讨饭的老人被狗扯倒,衣服撕破了,篮子摔出了好远。老人躺在雪地里,好一会没有起得来。见到这种情景,徐向前赶忙跑过去,把老人扶起来,又把篮子、棍子拣起来送到老人手里,然后对老人说:“到我们家去暖和暖和吧。”老人迟疑着不肯走。徐向前又说:“走吧,到我们家,会给你饭吃的。”老人又看了看眼前这副显露着稚气、诚恳表情的小脸,一拐一拐地跟着到了徐家。

  老人冻得麻木的身躯暖和了,撕破了的衣服缝好了,吃了一顿饱饭,临走又拿了一些干粮。他含着泪水,不断道谢,“小兄弟”、“老婶子”地叫个不停。

  母亲的节俭勤劳,对徐向前也有很大影响。母亲闲不下来,他也闲不下来。母亲打扫屋里屋外,他也拿着小笤帚东一下西一下的划拉;母亲做饭,他也往灶门里添柴添炭。

  他伴随母亲劳动,劳动伴随着他成长。尽管他自己没有意识到这是劳动,或者说,那时他做的不算什么劳动,但对他劳动观念的养成,有潜移默化的效果。七八岁以后,他便有了更多的劳动机会。母亲还给他和哥哥都规定了数额,早起必须拾一箩头粪回来。

  永安村前有一条车马人行大道,离徐向前家有1里多远,他们兄弟俩多是在这条大道上拾粪。别人家的大小孩子也要到这条大道上去拾,谁起来得早,就能多拾一些,谁起得晚,就可能空着箩头回家。徐向前要完成母亲定的数额就得早起床,要得到母亲的赞扬还得走在哥哥的前面。他有时起得早,不等哥醒来,就背上箩头走了。

  有一次,哥哥起来晚了,没有拾到粪,怕母亲责罚,就央求徐向前把粪分给他一半。徐向前不干,他反对欺骗母亲。哥俩吵了一阵,哥哥自知理亏,只好到母亲面前去认错。

  北方冬天的五更时分是最冷的,人们管它叫“鬼龇牙的时辰”。有时徐向前拾粪回来,脚冻麻木了,手冻僵了。母亲很心疼,帮他脱鞋,让他上热炕暖和,还用手暖他的冻得发紫的小手,可是从来不说不让孩子去拾粪的话。

  徐向前到成年后才体会到,母亲这样做,也是一种对孩子的爱,而且是真正的爱。这对他的坚强性格的形成。是一个直接的因素。

  到了夏天,徐向前就去割草,挖野菜,采榆、杏、桑、槐、杨、柳叶。

  受生活的逼迫,他小时候吃过许多种野菜和树叶。这对他后来从事千难万苦的革命事业倒很有好处。战争年代,长征途中,他这些生活经验帮他度过了许多难关。长征时,红四方面军曾三过草地,粮食极度缺乏,他带头采野菜充饥。他不仅认识什么样的野菜可以吃,而且知道什么样的野菜怎样做才好吃。为了不忘记自己的出身,为了使自己经常忆起最初的革命年代,直到他当了元帅之后,还经常吃些粗粮和野菜,有时还自己亲手去采摘。

  在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里,社会交流极不发达。在城里,吃、穿、用主要是用货币去交换,而在徐向前生长的山村里,吃、穿、用主要靠自家生产,买卖货物很少见。家家户户,年年岁岁,都要自己想方设法地种地、织布、编织各种器皿、家具、帘席徐向前生活在这样的“小社会”中,必须努力去适应这个环境。要会做各种家务事,会做力所能及的农活,还要学会各种编织手艺。他学会了编挖野菜和挑土拾粪用的箩头、篮子,捞米饭用的笊篱等一些编织手艺。在他当上红四方面军总指挥的时候,家里还用着他编的笊篱。

  这笊篱往往引起母亲对他的思念,有时手里拿着笊篱,眼泪就流了下来。

  第三节接受父亲的启蒙教育

  父亲看儿子,总是把眼光放在年龄的前面,给设计一条路,让他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徐向前的祖父曾经给徐向前的父亲设计了一条路:不务农,也不经商,要为官。走这条路的第一步就是读书。为达到目的,在家境逆转的情况下,仍咬牙坚持供儿子读书。但是,读书,为官,是一条艰难的路,忍辱、奋斗,结果没能走通。徐向前父亲的学业没有成就,祖父却先逝去了。

  这些比徐向前出生还早几十年的事,他只能从老一辈的片言只语中有所了解。不过,父亲后来的境遇,他倒知道一些。

  “我父亲是个晚清秀才,教了一辈子书。”“为人耿直,不阿不欺,办事公道。”①这是徐向前心目中父亲的形象。

  徐向前的父亲徐懋淮,生于1857年。困家境艰难,从小在外祖母家就学。

  他父亲去世时,他只有13岁。为了前程,祖母继续供父亲读书。近20岁时,通过了清朝科举制度的最低一级,获得了能在县学、府学读书的生员学位。

  一般称秀才。生员有应乡试的资格,乡试合格称举人。可是由于家境不济,他一直没有通过乡试,到老还是个“穷秀才”。

  秀才,在村里还有一定的声望。他学字“次江”,号“遇丰年”。次江这个学名很少有人称呼,“遇丰年”,倒是村里人经常叫的。村里有大小事情,如打架斗殴难解、家庭纠纷不平时,都愿意找遇丰年评说;有分门立户、割地买房的事,也要找他作中证。全村人信任他,不完全是因为他有一点学问,主要是因为他热心于村里的公共事业。村里设立学堂,他到处奔走去请先生,学堂的房子坏了,他也率先出力维修。

  父亲的行为,是家风的体现,给徐向前以很大影响。他模仿着父亲以平等的态度对待周围的人,不阿强凌弱,不媚富欺贫。但是,徐向前也不是对父亲所有的行为都效法的。父亲在外对人很友善,在家尽管与母亲感情很好,但放不下男人对女人的威严。徐向前总是站在母亲一边,维护母亲在家庭中的地位。徐家的日常生活,虽然由母亲安排,但家庭经济的掌握和支配权是在父亲手里,母亲手中很少存过一文钱。徐向前对此颇不平。他当了小学教师之后,每月有20块白洋的薪水,都要如数交给父亲,不能给母亲。父亲要求他这样做。可他看到母亲手里年年不进一文,心里很不是滋味。有一回,他领到薪水,偷偷地交给了母亲3块钱,只交给父亲17块。父亲问他怎么剩17块,他只好说,一个同事成亲,那3块送礼了。

  3块白洋,打动了母亲的心。母亲接过钱,泪水欲滴。据说这3块白洋,在他母亲手里保存了好几年,终因生活的需要,又交给父亲派了用场。这是五台女性,也是中国女性的美德。男人能干,女人能省,是立门治家之要。

  当地有这样一首民谣:“男人是扒扒,女人是匣匣,不怕扒扒没齿子,就怕匣匣没底子。”

  徐向前的父亲为人正直,能感动村里人,却不能感动“上帝”。家境越来越破落。由于经济和政治两方面的原因,他没有再考举人,放弃了仕途,顺应历史安排的路走进教书匠的行列。父亲当先生,儿子却没有条件做他的学生。他教书不在本村,除在东冶镇做过几年先生外,多到“日外”去,不①徐向前:《历史的回顾》。解放军出版社1988年第一版,第2、3页。

  能把徐向前带在身边。因为在本村或附近,工钱都很低,难以维持7口之家的生计。“口外”,是五台人谋生的一个去处,也有叫“西口”的。他去的“口外”,就是内蒙古的和林格尔和凉城一带。到这些地方去,在有钱人家里做私塾先生,一年的工钱是1个银元宝,约合50两白银。工钱是一年付给一次,他也就一年回家一次。每逢年关,他都要向塾主告假,带钱回家,安排家里一年的生活,与家人过个团圆年。然后再开始一个新的循环。

  有一年腊月,父亲照例吉了假,赁了一头毛驴搭脚儿,怀揣那个元宝回家。谁料想,路上遇到土匪“棒子队”,抢走了毛驴,也把那个一年心血换来的元宝抢走了。落个两手空空,命还差点儿搭上。一家人指望他回来安排年事。可他一到家,不仅没给家里人带来欢乐,反而蒙上了一层阴影。

  徐向前的父亲,虽然没有像爷爷那样给徐向前设计一条路,但总还是有所追求、有所向往。父亲心里最清楚的是:儿子有了学问才会有前途。徐向前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教他读《百家姓》、《千字文》、《荘农杂志》之类的书。这是旧中国传统的识字课本。写字,从描红摹字入门,临帖抄仿。这不仅是对徐向前,对徐向前的哥哥、妹妹以及后来对徐向前的大女儿松枝,都是这样的。由于父亲的严格教导,给徐向前打了一个基础。入村塾读书时,学习成绩不错,先生经常称赞他。徐向前说:我小时候并不聪明,学习不落后,主要是父亲给了我启蒙教育。

  徐家的家教是很严格的。徐向前小时候,除了接受父亲的文化教育外,还接受了祖宗立下的训条的教育。他的四世祖兄弟3人,名徐文厚、徐文达、徐文源。徐文源襁褓丧母,全靠两个哥哥抚养,种地的时候把他抱到田里去,有时背着他耕地。徐文源长大之后,对哥哥们的养育之恩,终生不忘,并立下训词,教育子孙效法祖宗,兄弟姐妹之间,相亲相爱,和睦相处。谁不按这训条去做,要遭到老天爷的惩罚。这训词一代一代往下传,从未废止。徐向前的父亲也没敢违背祖宗的遗训,仍用这训条教育他的儿女们。徐向前小时候最先背下来的文字,就是这家训:“襁褓失母,兄文厚、文达祖负抱而耕。文源姐以报恩,誓其子孙焉:布谷催耕,兄泪盈盈,有弟无母,无母孰哺?负我来耜,抱我弱弟,以适于南亩。苗既硕,弟何小,兄也顾之,劳心草草。弟既长,兄已老,弟也事之,私心未了。滹沱浩浩,潭水一掬,决潭益沱,毋乃不足,曰子世世子孙,惟兄之子孙,是亲是睦,敢或侮之,神其不福。”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