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亚体育娱乐寻不到的自行车

摘要:
下课铃声《致爱丽丝》还没停止,老师和同学们就已经离开了教室。但我必须坐在座位上完成这道政治题,我的思绪畅游在所有学过的知识中,包括目前学习的高中,过去的初中,甚至是小学。不过在二十分钟后我还是毫无进展

                                          忆往事(三)

下课铃声《致爱丽丝》还没停止,老师和同学们就已经离开了教室。但我必须坐在座位上完成这道政治题,我的思绪畅游在所有学过的知识中,包括目前学习的高中,过去的初中,甚至是小学。不过在二十分钟后我还是毫无进展,不得不将问题的解释权寄托在老师身上。

        下面给大家谈一谈我初中三年的生活,就是94年到97年。升入初中后,接触的人多了,视野也开阔了。思想随着年龄,知识的增加而增加。大脑真是个好东西,比电脑还好用,随用随取,不用找网址,不用搜索,更不用下载, 当然也是因人而异。

我简单整理了桌子上的书后走出了空无一人的教室,走过楼道,伴着脚步声的回响下了楼,径直走到操场上的车棚。车棚中只剩下几辆自行车,但其中没有我的。我又重新找了一遍,依然没有。我猜测自己的自行车很可能被人偷走了,但谁会在学校偷窃呢?不会是学生和老师,那么还会是谁呢……思考之后仍是没有结果,我认为还是考虑考虑怎么回家才是首要的问题。

        初一刚开学的时候,班里三十几个同学,男女差不多一半一半。来自附近不同的几个村子,离学校近的同学也就五六百米,走着就回家了,而像我一样离家远的同学,就是骑自行车回家了。我家要是骑自行车回家的话,需要十几分钟。远点同学得半个多小时。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李愬也来车棚取自行车。按理来说平时他这会儿应该已经离开学校了,为什么今天逗留这么
长时间,我不禁产生疑惑。

       那时候都是自己回家,在上小学时,我的记忆里,父亲第一天送我去的学校报的名,第二天就是我自己背上书包上的学,一直到小学六年级毕业,一个人风里来雨里去,是不是家里有两儿子就无所谓了。实际上那个年代,不论男孩女孩都一样是自己上下学,没有大人送的。可能是因为,一:学校就在本村,离家近,村里人大部分都相互认识,都是本村的人。二:那个时代经济没现在发达,车少,可能见过一年的车都没有现在一天的车多,外来流动人口少,相对比较安全。上初中了,还是自己一个人,风里来雨里去,是不是当学生那几年都挺不容易的。

“你怎么还没有回家?”我试探性的问道。

         俺也是过来人了,O(∩_∩)O哈哈~上初中最常见的事就是自行车没气,为什么呢,当然这一切人为的。上初中后,头一个月大家相安无事,从下一个月开始,先是一两个车子没气了,慢慢的就发展成了十几辆自行车同时没气的。一想到拔气门芯这件事,我就会把眼泪都笑出来了。实际上我也是被逼无奈,才学坏的,真的。一开始我自行车总是莫名其妙的没气,我也没当回事,直到有一节课后,我路过车棚,看见同班同学趴在别的同学车子上,手在车轮上拧做什么,那一刻。我才恍然大悟,我被别人放了气。所以,我才学坏了。慢慢的,我有针对性的选择了几个目标,比如嫌疑大的放过我气的男同学,小气的打过小报告的女同学。记得初一初二那两年,几乎每个礼拜,不敢说每天,没那么坏,也不是我一个人发坏,一到下午放学时间,准有人推着车子出校门,而我们则骑着车子呼啸而过,一脸坏笑的回头看一眼,心里乐开花。反正那几年校门口,两个修自行车摊跟前,总是围满了人。不过有时候,拔气门芯这件事还能演变成两个班级之间的斗争。

“这个嘛,我刚刚在上大号,”他略显尴尬的说,“你怎么也没有回家?”

       记得有一次,我们这一届有四个班,我是三班的,和二班的教室车棚都挨着,因此有点摩擦也正常,但要是对着发坏,就两败俱伤了。所以那天放学时,两个班的同学八成以上都推着车子,大家相视一笑,嘿嘿,怎么样爽吧。慢慢的,上了初三,这种事就没有了。长大了嘛,再做这种事,感觉好无聊。实际上,好多小时候做的一些事情,长大后,再回忆起来时,会觉得自己那时候真蠢。

“我的自行车丢了。”我说道

       早恋,其实从上小学就有。我属于暗恋,一直暗恋某女生,但一直没表白,因为那时候喜欢她的男生得有一个小组,属于班花吧。上了初中后,她回了德州老家上学去了,我在济南,我和她初中三年一直是书信来往。初一那年,我在信中向她表白了,但是被人家婉拒了,那时候的感觉就是我被世界抛弃了。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我,好幼稚好天真好可爱。她给我寄来的照片,我现在还保留着,不为别的,只为那份曾经美好的回忆。非常感谢老婆,搬家时没给我扔了。

“自行车在学校应该不会被偷走,”我赞同的点了点头,“你这种情况应该是时空错乱引起的。”

         对于老师的印象,第一位是我的班主任潘老师,从初一到初三,都是这个可爱的五十多岁的老头,伴我们走过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在这里,感谢他老人家对我们当年无微不至的关怀。 还有语文老师英语老师政治老师生物老师历史老师,  祝他们老人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我听到他的解释后不敢相信,一时半会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回答,只见他又继续详细的说道:“有些时候空间会发生扭曲,一件东西会凭空消失,出现在它过去曾经存在过的地方。你可以去你过去上的初中找找,你初中也是骑自行车到学校吗?”

      下面谈一谈本人的学习,初一排名次时,我排十六名。初二时我掉到了二十几名。偏科太厉害了,语文我能考九十,英语六十六,几何代数六十五,几何学的一塌糊涂。中考时才考了三百多分,真对不起自己!

我点头表示肯定,“我在小学不骑自行车,那我就不用去小学找吧?”

        中考一结束,同学们就各奔东西了,也就断了联系。也不知道他们过的怎么样,在这里默默地祝福他们生活幸福,美满如意,身体健康,大吉大利。

“对,”他继续说道,“如果在初中也找不到就是在你家里,你不如先给家里打个电话,先确认自行车在不在家中,你再去你的初中。”

“可是我没有手机啊!”

“用我的。”他将口袋里的手机掏出来,递给了我。

他只听到我连续的说了几声“嗯”,就将手机还给了他。我对他说:“事情远比认为的复杂,我的自行车没有转移到家里,反而我家中的东西许多也都不见了,我父母正在焦头烂额地寻找,看来我只能再回到我的初中了!”

“如果你在初中也没找到,那就困难了,有可能转移到你曾经去过的地方,比如说哪个网吧.商店或同学的家。”

“放心吧,”我平静地说,“我除了学校和自己家不去任何地方。”

“那么简单了,你的自行车一定在你过去的初中那里。”

经过他的一番分析,我认为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刻不容缓了,我可不希望在寻找的途中时空又一次发生转变。

“你要走着去么?”他用语言阻止了我,“坐上我的车会快些,如果在路上时空再次转换就麻烦了。”

他骑着一辆变速自行车,就是后面没有座位的那种,我反复的拒绝他的好意,但无奈他的劝说和不忍辜负他的心意,我不得不坐在他的车子的前梁上。原本我与他的关系虽谈不上坏,却也没什么来往。如此倾尽心力的帮助让我意想不到,难道他就不着急回家吃饭么?

高中距离初中也有一段路程,要沿着学校旁边的路向北走四条街。然而这时在修路,路上到处是拆毁房屋的废墟和连绵不断的土坡。而
我坐在车上是经受不起任何颠簸的,每次身体快要从车上掉下时,他必须马上停下,等我重新坐稳之后才能出发。如此走走停停了七八次,这才终于到了我的母校。

初中还和两年前一样,门卫保安形同虚设,即使我们穿着外校的校服,出入没有丝毫障碍。在初中时我将自行车放在地下车库里,车库中还有几辆车遗留,这是因为有些学生离家太远,所以中午留在学校。我和李愬便开始在这些自行车中寻找了。

“忘了问你了,你的自行车什么样啊!”他问我道。

我将自行车的特征尽自己的语言能力表达给他,“黑色的,前面有一个筐,就是那种女式的自行车。”

我和他费了一番功夫将车库内所有的自行车都看了一遍,却依然没有我的,这就奇怪了。我向他投去疑问的目光,期待他的回答,可他也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会不会在我的小学那里?”我询问他。

“可是你说上小学时没有骑过自行车,”他反驳我说,“肯定是你哪一次去了其他地方,然后你忘了。”

“不会的,”我对他说,“只可能在我的小学里,说不定它随着我的记忆转移到了小学。”

“这不科学!”

“没有事情是绝对科学的。”于是我决定去小学寻找自行车,幸好初中离小学不远,不用花费多少时间。而且,我宁死也不愿意再坐他的自行车了。

小学的门卫可比初中强出不少,我谎称自己是这个小学的一位学生的姐姐,才蒙混过去。小学的操场一览无余,没有任何的体育活动的器材。操场上显然是没有的,之后我们决定去教学楼里。

“自行车能放在楼道里吗?该不会被哪个老大爷扔在外面吧!”他不安的猜测道。

“或许他会认为那是老师的车,学生的车他敢扔,老师的车也敢吗?”我对他说。

我和他每一层都不放过,企图在某一角落里看到那辆寻常的自行车,不过最终还是落空了。我经过一间教室,从后门上的玻璃看到里面坐着十几个学生,他们每个人都低着头,看起来像是在认错,但我看出了他们是在发呆。他们一定是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回家,被迫留在教室。老师则坐在讲台上,手里握着手机,脸上还不时挂着微笑。学生的家长

不来接孩子,老师就不放学生回家。就这样,老师和学生们一起挨饿。家长来了,老师无非说一句让家长管好孩子,学生就回了家,有了吃饭的机会;家长管不了学生的,就只好挨饿,毕竟老师无缘无故陪学生挨饿,如此说来,对老师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百思不得其解其中的缘故是什么。我坐在小学附近的一家肯德基门口的台阶上,在过去,我上小学的时候,我就站在这里等父母接我回家。现在,我坐在这里的心情与当时长时间等不到父母的心情是一样的,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在台阶上,望着匆匆的行人发呆。

稍稍平复了一些情绪后,我才意识到李愬只不过是个局外人,何必让他一直和我在这里耽误时间。于是我转过头,对一直陪在我身边的李愬说:“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了,看来肯定是找不到了,你快回家吃饭吧,下午还要上课。不,不不……你不用担心我,我家离这里不远,我不用坐你的自行车……你快回家吧……”他在我的劝说下终于准备回家了,我没想到在班里男生中并不突出的他,在平时是如此热心而富有耐力,心中瞬间对他提升了极大的好感。

就在他骑上自行车马上离开时,政治老师突然骑着自行车把我们叫住,她对我们喊道:“哎!哎!等一下!”她停在我们身边说:“李愬,你中午不回家,在这里干什么?”之后用质疑的目光打量着他,之后又对我说:“你的自行车不知道怎么落在我的家里,就在上午,我家老头还以为是我新买的,发现你的自行车后轮有些漏气,就给你修了修,你看看,是你的吧?”

我看不出自行车是否修好,但车子确实比以前新,明显是擦过的。我略微尴尬的说:“谢谢老师,也请老师代我向师,师……师公问好,谢谢把我的自行车修好了。”

老师听完之后高兴的笑着说:“是你的车就行,你来我家里补课的时候我见过,中午回家时才看到,我想可能是你上次补课时忘骑了。所以我赶快让我家老头做好饭,我吃完就赶快给你送去了,原本是想直接送到学校,没想到在在这儿遇见你们了。我远远的就看见你们在这说话,怎么一看见我李愬就要走?”

李愬无奈的说:“老师啊!我要回家吃饭呀!”

“赶快去学校吧!在过半个小时就快上课了,我也正赶着去学校,咱们一起走吧!”她又转过身子,对着我说:“我骑着你的自行车,你坐后面,老师带着你。”

她坐在车座上,我也顺从的上了车。一路上,我在想为什么自己连补课和上学都能混为一谈,毕竟连地点都不一样!我坐在自己的自行车的后座上,看着前面骑车骑的正带劲的老师的背影,又看着紧随其后的李愬,又是一阵感激,又是一阵惶恐。

我感激李愬与老师对我的关心,和风雨同舟的陪伴;我惶恐的是,我希望我能凭自己的努力寻找自己的答案,没想到真正掌握命运的人竟是老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