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水浒传,中的宋江是一个怎样的人

主讲人简介:

问:你认为《水浒传》中的宋江是一个怎样的人?

  石昌渝:1940年生于武汉;1981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文学系。历任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古代文学研究室主任、研究所所务委员;现任社科院学术委员会委员、学位委员会委员、《文学遗产》编委、中国古代小说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图片 1

  内容简介:

老施来回答,扯个野谈。

  《水浒传》究竟写的是什么?是英雄好汉的传奇故事?还是盗贼流寇的打家劫舍?有“孝义黑三郎”之称的宋江是强盗头目?还是农民起义的领袖?《水浒传》所写的108将难道都是强盗?宋江的思想左右了梁山的发展,也使读者《水浒传》产生了不同的认识,身为梁山首领的宋江究竟在想些什么?建国以来,对《水浒传》思想倾向的认识更是针锋相对。从晁盖劫持生辰纲占据梁山,到宋江举义同官军对抗,再到招安毁灭,梁山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而针对晁盖和宋江的争论也从未停息过。兼备领袖头脑和气魄的宋江率众屡败官军,却为何不想推翻朝廷自己做皇帝?《水浒传》宣扬的是一种什么精神?上梁山前后的宋江其思想究竟有没有发生根本转变?又是什么原因促使他决定招安的?我们应该怎样看待招安?

宋江,是一百零八个梁山好汉中,让人记忆最深的一个人。也是最“没用”的一个领袖,逢人便拜,见人便哭,人心也就被收买了。我们在看《水浒传》中的宋江时,其人物刻画,或是让人心潮澎湃,或是让人赞叹,但更多的还是因为宋江的性格复杂性,让人无不揪心。笔者将从“人黑心善”和“人黑心黑”两个方面来分析宋江的人物形象。

  过去和现在对《水浒传》的思想倾向究竟有什么不同见解?主要的看法有两个:第一,忠义说。就认为《水浒传》所宣传的,它通过宋江这108人,他们上梁山的经历,以及最后招安,最后这个悲剧性的结局,它通过这个情节表现的是一个什么东西呢?有人认为,它表现的是忠义的思想。提出这个忠义说的,最具代表的是明代的李贽,就是李卓吾,他写了一篇文章,叫做《忠义<水浒传>续》,他评《水浒传》抓住了两点:第一点,他认为《水浒传》这部小说是一部发愤之作,为什么是发愤之作呢?他认为作者是身在元代、心在宋代。他因为愤怒当时宋代的灭亡,认为当时的朝廷的那些文武大臣,都不行,他们没有忠义,这个东西是很缺乏的。他是出于这个背景写《水浒传》的,这是他立论的一个根据。第二个根据,他根据小说的故事情节。他认为,宋江是身在梁山,心在朝廷,一心招安,一意报国,他认为是忠义之烈也,忠义里面也是非常突出、非常典型的,这是李卓吾的看法。后来在李贽以后,出现了一个诲盗说。诲盗说认为,这是一部写给强盗看的书,是教人做强盗的书。

一、人黑心善

“黑宋江”的称号,大家都熟知,由于其外貌而得名,不过宋江确是一个人黑心善的人。从“及时雨”、“孝义黑三郎”的绰号也可以看出。“及时雨”是指其仗义疏财,无论是对普通人,还是兄弟,他们遇到困难,都会及时帮助。“孝义黑三郎”指的是他对父母的孝道,不过宋江除了孝道外,还有忠和义方面的特点。

我们从小说里可以看到宋江不仅想对待父母孝道,而且还想做一个忠义双全的人,他也确实在实际行动中做到了忠和义,但是由于当时社会环境的种种制约,忠义无法两全。

1 宋江心善在于“孝”

我们知道宋江出身于地主阶级家庭,因此传统的孝义之道必然是他从小就接受的教育,在《水浒传》介绍宋江的时候,也提到了“孝义黑三郎”,后来逃亡至梁山,收到家书,知晓家父身亡的消息后的自骂和痛哭撞墙也体现出了孝道。

《水浒传》里宋江自骂道:“不孝逆子, 做下非为, 老父身亡, 不能尽人子之道,
畜生何异!”

我们不论是在看《水浒传》,还是其他中国文学典著都无不着重强调孝道,因此作者对宋江这位梁山领袖的孝道刻画,肯定必不可少。

2 宋江心善在于“义”

一百零八英雄好汉,除强扶弱,与黑恶势力作斗争,只有身具“义”气,宋江才能成为梁山众英豪的领袖。在小说《水浒传》的人物刻画里,如果梁山英雄不具备“义”,那就无法成为正义的化身,无法与黑暗的朝廷形成对比,这既是腐朽朝代下所形成的人物特征,也是中国传统文化影响下作者所刻画的正面人物形象的必要特征。对宋江“及时雨”的绰号,就能很好诠释了其义所在,仗义疏财、乐善好施、助人为乐、扶危济困等都是对其恰到的描写。

对宋江的“义”,小说里写的是:“生平只好结识江湖上好汉, 但有人来投奔他的,
若高若低, 无有不纳“,“时常散施棺材药饵;济人贫苦, 周人之急, 扶人之困,
以此山东、河北闻名, 都称他做及时雨”。

我们在看小说《水浒传》时,也可以在很多回里看到宋江对诸位好汉的“义”之举,给武松钱财买新衣服、做盘缠;接济一贫如洗的李逵;以朝廷官职来营救罪犯晁盖;怒杀阎婆惜;在梁山上尽量照顾诸位兄弟,当大家征战时,有兄弟战死,便悲伤至痛哭流涕等等。太多的“义”之举,才能让如此多的具有才干的兄弟舍命相随,一声“哥哥”,便是“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3 宋江心善在于“忠”

“忠”之一字,内涵丰富,贯穿于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中,尤其是在封建王朝社会制度下,“忠”的重要程度可谓是排在首位,直到现代社会“忠”也因其符合时代特色的解释意义而出现在我们的人生中。在《水浒传》中宋江的人物形象中,“忠”的描写更是展现得淋漓尽致,他身上所具备的“忠”,若遇明主,必可建功立业、荫及子孙;而宋江所处时代,皇朝早已腐朽,皇帝也是无能,加之宋江在“忠”上未能明辨是非,所以宋江的“忠”,也就成了愚忠,这也是小说最后悲惨结局的原因所在。

宋江在重阳节时曾做了一首满江红来试探大家,“喜遇重阳,更佳酿今朝新熟。见碧水丹山,黄芦苦竹。头上尽教添白发,鬓边不可无黄菊。愿樽前长叙弟兄情,如金玉。统豺虎,御边幅,号令明,军威肃。中心愿,平虏保民安国。日月常悬忠烈胆,风尘障却奸邪目。望天王降诏,早招安,心方足。”

这首满江红恰恰是宋江奉行了一生的“忠”,想忠孝两全的他,与梁山好汉在一起时,时时不忘“义”,也时时不忘对皇帝尽忠。他们“替天行道”的旗号,也正反映出不反昏庸的皇帝,只攻击丑恶的臣子,虽然打了很多次胜仗,但是这也正注定了他们最终的失败。就像太平天国运动一样,他们斗争的根本性质是一样的,没有发现社会腐朽的根本原因,只看到了重要原因,腐朽的封建制度仍旧存在,没有得到改变,即使他们多么心存希冀,也会得到一个悲惨的下场。纵观历史上的历次农名起义,都有着其局限性,最终都是以失败而告终,只不过造成失败的原因有多种,而小说《水浒传》里宋江的“愚忠”是占很大程度的一个失败原因。

  (全文)

二、人黑心黑

作为一个封建制度中众多江湖好汉的领导者,如果不“心黑”,想来也是无法领导大家,无法战胜一场场艰难的战事。从对英雄的招揽,对战事的设计上,流露出宋江的“心黑”,用心狠手辣、充斥心机来形容不为过。

如招揽“霹雳火”秦明事件中,宋江施计俘获,最终归顺。梁山好汉又增加一位英雄,是一件大好事,但是宋江的手段就不是很光彩了。在清风山的战斗中,秦明被宋江、花荣等人设陷阱擒获,但是在劝降的过程中他怎么也不愿意,宋江就施展计策假扮秦明等人在青州市烧杀了众多的平民百姓。以至于出现了秦明在下山回城的途中看到许多人家被烧成了瓦砾场,慕容知府也不放他进城,他的家小也因为此事被处决,最后不得不回到梁山,“落草为寇”。

在针对秦明归降的事件中,宋江甚至为了给秦明赔罪,将花荣的妹妹嫁给他,这时候宋江的“心黑”,心狠手辣、充斥心机就展漏无疑了。在后来的起义中,他的心机更是展露得更加彻底,利用封建迷信来强化自己在众人心中的地位,无论是普通民众,还是众位梁山好汉,都因宋江故意扩大自己的地位而舍命相随。写到这里,又不得不让人想到太平天国运动中的洪秀全,他们两人对人心的控制手段如出一辙,宋江是利用九天玄女传授三卷天书成为“宋星主”,洪秀全是宣扬自己是上帝的第二个儿子,成立“拜上帝教”,但是最终这种手段还是以起义失败而告终。

  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来到文学馆。今天我为大家请来了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石昌渝先生,请他为我们主讲《水浒传》的思想倾向,大家欢迎。

三、结语

要全面细致地了解宋江的人物形象,就需要读完《水浒传》全书,这样才能读懂施耐庵所塑造的宋江形象的意义。纵观全书,宋江这个人物的性格,个人形象都是充满着复杂与矛盾的,施耐庵对其的刻画达到了一种细致入微的角度,使得我们看到了不是一个小说人物,而是一个实实在在存在于历史上的真实人物,其形象的矛盾性也使得整本书的情节得到了充分地变换。

任何小说人物的塑造都有其现实意义,都是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涌现的这么一些人。宋江的形象不是作者无中生有而得来的,是结合历史背景下的一伙很小规模的农民起义,再融合人物特征而塑造而成的。

笔者在文中分析的过程中也提到了太平天国运动,这与宋江起义是一样的农民起义,施耐庵塑造的农民起义的经典领袖形象,告诉了我们起义领袖的重要性,为后来的农民起义提供了警醒的作用。

同时也为我们在研究《水浒传》在封建社会所传达的现实意义时,提供了参考,可以很好地同历史上多次农名起义形成对比,可以得到农民起义始终具备一定的局限性,如果革命性质不正确,领袖的领导方式存在错误,就无法达到成功。

宋江,字公明,郓城县宋家村人氏。面黑身矮,人唤“黑宋江”。为人仗义疏财,驰名大孝,人称“孝义黑三郎”。平生喜好结识江湖好汉,经常挥金如土济人贫苦,解人之急扶人之困,故又人称“及时雨”、“呼保义”,闻名于山东河北。
  宋江于郓城县做押司期间,舍命私放劫了“生辰纲”的“托塔天王”晁盖、“智多星”吴用、“入云龙”公孙胜和“赤发鬼”刘唐,为他们反上梁山、聚义水泊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后怒杀阎婆惜吃下官司,得时任郓城县马兵都头的“美髯公”朱仝义释,投于沧州横海郡“小旋风”柴进庄上,并在此结识了景阳岗上的打虎英雄武松。
  后来,在清风寨副知寨“小李广”花荣处盘桓,不慎为正知寨刘高所擒,花荣亦同时失陷,幸遇清风山好汉“锦毛虎”燕顺、“矮脚虎”王英、“白面郎君”郑天寿相救。正准备一同投奔梁山泊时,收到父亲病故的家书,连夜赶回家却当场被捕。押送江州途中,屡有好汉欲出手搭救,但宋江心存报效朝廷之心,执意不肯落草。
  解到江州后,宋江虽名为囚徒,却深得“黑旋风”李逵、“神行太保”戴宗等一干好汉的照应,日子过得也不错。可惜好景不长,一次酒醉后,误在浔阳楼题下反诗,被判斩立决,幸得李逵及梁山众多好汉义劫法场,同上梁山。宋江排在晁盖之后,坐了梁山第二把交椅。
  九天玄女授予的三卷天书令宋江如虎添翼,三打祝家庄、大破连环马,自此梁山威名日盛。晁盖在曾头市中箭归天,宋江继任梁山之主,梁山也成为江湖好汉聚义的首选之地。但宋江仍然念念不忘归顺朝廷、为国尽力。
  兵打大名城、三败高太尉之后,宋江终于得偿夙愿,接受了朝廷的招抚,率领梁山泊所有好汉奉诏破辽。他兵打蓟州城,夜渡益津关,大战幽州,兵渡黄河。后又奉旨剿寇,擒王庆、捉方腊,立下赫赫战功,授武德大夫、楚州安抚使,兼兵马都总管。
  宋江到任后,惜军爱民,百姓敬之如父母,军校仰之若神明。原打算就此终老,却不想遭京中蔡京、童贯、高俅、杨戬四大贼臣猜忌,在皇帝所赐御酒中投下慢性毒药。宋江自知中毒,命不久矣,亦无牵挂。惟恐李逵得知必反,败坏忠义清名,特将其招来,以毒酒鸩之,共葬一处。吴用、花荣得宋江托梦,亦自缢于二人坟前。楚州百姓,感念宋江仁德忠义两全,为其建立祠堂,四时享祭不绝。

说说我对宋江的看法。

历史上对于梁山好汉的记述聊聊无几,可他们的故事几乎家喻户晓。什么“拳打镇关西”,“醉打蒋门神”“三打祝家庄”等等等等,这些都是施耐庵的功劳。作为一部小说,《水浒传》着实好看,实在好看。哥们兄弟若是能处到这个份上,也不枉来这世上走一遭了。看看李逵兄弟和花荣兄弟是怎么对宋大哥的吧,这都是彼此能为对方去死的,哪怕不需要什么理由。
比起当代的有些古惑仔们的那些哥们义气,不知要崇高多少倍。

宋江也着实是个好大哥,好领导。在鄙人看来,宋江具有一个领导所具有的几乎所有优点。人格魅力自然不用说,名气也很大,走到哪人家都知道是“山东及时雨,孝义黑三郎”。宋江可以说是“先兄弟之忧而忧,后兄弟之乐而乐”。有一个例子,就是矮脚虎王英迎娶一丈青扈三娘。王英这厮是个好色之徒,之前就想霸占刘知寨的夫人,但是未遂。后来又看上了那扈三娘。扈三娘被捉后,宋江就下令把她送回梁山。这个举动正是宋江的高明之处。让人都以为宋江自己看上了这个美女,想占为己有。王英虽然嘴上不说,可心里一定是很不爽。王英一定会想:这宋大哥嘴上说的好听,说要帮自己讨个老婆,可到头来呢?我看上的他宋大哥也看上了,那一定没我的份了。或许,王英还会想到自己是不是跟错了大哥。而宋江呢?其实像扈三娘这样的美女谁都喜欢,谁都想要,也包括他宋江自己。但是大哥不愧是大哥,在女人和兄弟的这个问题上我们的宋大王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后者。他知道,如果他自己把那扈三娘收编的话,必然会让王英对他有所看法,一传十,十传百,众兄弟能不在背后嚼舌头?可宋江到底是宋江,他把扈三娘送给了王英,王英自然对他感恩戴德,死心塌地。

像王英这样的好汉跟宋江的关系只能说是很好,不能说很铁。那么宋江跟谁最铁?对,李逵。我想宋江和李逵最铁的最重要的原因是李逵这个人很单纯,没什么心眼。宋江让他去死他都可以眼都不眨一下。李逵这一生可以说活的很潇洒,但是在我们看来死的却是非常的冤。可李逵自己一定不这么想,他一定觉得很值。什么是好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更何况是和自己的大哥一起死这样的无上光荣。梁山这么多好汉,有这份殊荣的只有李逵。

宋江想当皇帝么?易中天老师在他的《帝国的惆怅》一书中给出的答案是,“不好说”。我的观点是,想过,但每次都只是一闪而过。那么什么时候一闪而过的呢?就是每次李逵嚷嚷着“杀去东京,夺了鸟位”的时候。每当李逵说罢这话,宋江便厉声呵斥他,叫他休要胡说。宋江一向是反贪官不反皇帝,李逵多次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宋江只是骂骂他,此后便没了下文。那么宋江在浔阳楼提的那两首反诗怎么解释,那不是明明白白写出了他想当皇帝的心声了吗?未必,让我们且来看看这两首诗(词)。

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

不幸刺文双颊,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

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

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宋江到底写没写过这两首诗呢?不清楚。权且当他写过,可细看这两首诗也不乏微妙之处。
先来看第一首,关键在于最后两句,“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其实说它是反诗有些牵强,反贪官污吏,反这黑暗世道是不假,可要是说他反当朝天子,还真有些勉强。
依鄙人之见,这首词只是表达了宋江想要杀尽天下贪官污吏,让大宋朝廷再没有奸佞作祟,仅此而已。

如果说第一首我还能为宋大哥稍作辩解的话,那这第二首恐怕有口也难辨了。这第二首的关键在于宋江提到了一个人,黄巢。可见他把自己比成了黄巢,而且言语中有对这位唐末农民起义领袖很不屑的意思。他这里说的“敢笑黄巢不丈夫”的不丈夫究竟是个什么意思?是笑黄巢最终没能当上皇帝而不是个丈夫?大多数的理解是这样。其实是不是还可以有另外一种理解,就是宋江其实帮他的这位同行想过另一种出路,那就是招安。“他时若遂凌云志”这里的凌云志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像他一样带着弟兄们一起招安呢?从宋江后的一系列做法可以看出,招安就是他的和他领导的梁山的终极目标。所以这第二首诗的后两句也可翻译成,如果有一天我实现了带领兄弟们招安的目标,让大宋王朝恢复以往的光芒,那时我便可笑他黄巢不是个丈夫了。当然,这仅仅只是鄙人的胡乱猜测,真正的答案恐怕只有宋江自己知道。

说到这里,不由得想到了和宋江起义的性质过程以及结局都非常相似的另外一次我国封建社会的农民起义运动—义和团运动。仔细想想,真是何其相似来尔。义和团喊出的口号是什么?扶清灭洋。而在咱们敬爱的慈禧老佛爷没有办法消灭义和团的情况下,她老人家便利用义和团去对付洋人,结果弄得义和团的战士们死伤无数,义和团运动也最终失败。可见在一点上,宋徽宗和慈禧老佛爷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替天行道”固然是梁山的纲领。可后期的梁山是不是可以叫做“扶宋灭贼”呢?在打完方腊之后,蔡京高俅等人收拾起宋江来那可是轻松多了,不费吹灰之力,就让这支农民起义军灰飞烟灭。

招安是宋江的选择,不能说有什么错,只是觉得有些可惜。事实上,除了招安和自己当皇帝(自立)与朝廷分庭抗礼之外,他还有一种选择,而这种选择鄙人自认为是宋江最好的出路,拥立。宋江起义距离北宋“靖康之役”只有七八年的时间。那时的宋朝可以说是奄奄一息。假设宋江等人推翻了北宋王朝,当然,历史没有如果,历史不能假设。鄙人今日斗胆假设一回,还望谅解。假设宋江领导的农民起义成功的话,他打不打得过金国暂且不说。首要问题是他是自己当皇帝呢?还是拥立别人当皇帝。大家可能要问?天下都打下来了,还不自己当皇帝?封建王朝,讲求正统性,他宋江一不是皇族血脉,而不是名门望族,当皇帝还少了那么点资格。那么就需要找一个有资格的来当皇帝,上哪去找呢?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那个人称小旋风的柴进柴大官人。这个人可是太有资格了。人家可是后周世宗皇帝柴荣的嫡系子孙,您说他有没有资格吧。而且柴进这个人本来就爱结交江湖好汉,梁山上很多重要的头领都受过他的恩惠,是个当朝的“孟尝君”。在此有个疑问,柴进喜爱收养门客,仅仅是因为他喜欢交朋友么?宋朝皇帝眼睁睁看着这个前朝皇帝的后人这样搞,就不管管?柴进上梁山是因为吃了官司,要说也是当时这帮人眼里早没了王法,柴进一直依仗着自己有宋太祖御赐的丹书铁券(相当于免死金牌之类的东西),谁也不敢惹他,结果真有个不怕死的去惹他,叫李逵给打死了。到了官府,丹书铁券也不管用了,柴进因此被下了大狱,后被宋江带人给救出来,上了梁山。环顾梁山众位好汉,有武艺高强的(如林冲,秦明),有勇猛过人的(如李逵,刘唐),有足智多谋的(如吴用,朱武),还有有一技之长的(如金大坚,时迁)。要说柴进武功也不错,可是没见他上阵打过仗,估计在梁山也就是天天喝茶看报纸,没什么事情做。如果说宋江没想过当皇帝,那柴进估计十有八九还真想过,尤其是到了梁山之后,谁能说他不想借着梁山好汉的势力来光复他们老柴家的天下呢?宋江完全可以利用这个优势,做个复国功臣,若是成功,必可名垂青史。

宋江最大的问题是在于他缺乏政治远见和政治野心。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他处在一个乱世,选择了一个扶不起的阿斗。这一点他和蜀汉诸葛丞相犯了同样的错误。诸葛亮是汉室不可扶而扶之,宋江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其实,宋江终其一生也没能完成他的夙愿,朝中最大最坏的几个奸臣他一个也没有搞定,反倒被人家联起手来搞定了,他当初也完全可以打出“清君侧”的口号,千万不要以为这是他为了自己当皇帝而找的借口,对于宋江来说,他真的是想清君侧。无奈,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坚持自己的理想,虽死亦无怨无悔。

《水浒传》里的宋江是书中的第一男主角,也是梁山一百零八条好汉之首,江湖人称及时雨,为三十六天罡星的天魁星。宋江虽然只是山东郓城县一个普普通通的押司,属于宋朝中一个基层的低级官吏。但是由于他为人孝顺,仗义疏财,同江湖上的人物来往甚密,又往往能在危难之时救人于水火,因此在江湖上名气响亮,被江湖中人称颂为及时雨。

宋江的一生是曲折的,先是仗义英雄,再是梁山首领,到招安后成为朝廷忠臣,最后却是悲惨的结局。他是人称的孝义黑三郎,他也是及时雨宋江。他是仗义英雄,讲究一个义字。他又想报效朝廷可以认为这是他的初衷,正所谓忠义两难全,这宋江还真是一个矛盾的结合体。

招安以前,宋江意气风发,想要闯出一片天地。他在浔阳楼上写的“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都是一些叹人生豪迈的词句。在评价《水浒传》中,对宋江这个人物看法并不一致。最早评价的要数金圣叹,他说宋江是下等人,贬斥得很厉害。宋江自己也说:貌黑身矮,出身小吏,文不能安邦,武不能服众,手无缚鸡之力,身无寸箭之功。对此,宋江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在之后上梁山,他成为了义军的首领,在这之后,他的组织和指挥的能力是别人所不能达到宋江。咱们再来说说宋江招安之后是怎样的,宋江招安之后,真真正正的变成了一个忠臣,就连梁山之上的旗子,都从替天行道改成了顺天护国。尽管他在水浒传中是一个人物,关系非常复杂的人,可它确确实实是一个成功的人,这一点是所有人都认同的。

回答:在七十年代看过的一百二十回版本的《水浒传》中,觉得宋江这人是好人,山东呼保义宋江、及时雨宋公明、孝义黑三郎这三个诨号足可说明宋江在当时社会环境中受众人尊重,虽然担任小小职务,人们都尊称一声"宋押司",其父宋太公薄有资产,宋江在日常遇上有困难的人士都会尽力帮助、屡屡慷慨解囊、过程中结识了一帮江湖草蟒,其中就有“托塔天王"晁盖,因为晁盖的“七星聚义"劫走十万両黄金的“生辰纲”被受追捕,当宋江收到风声官府要缉捕晁盖,他便星夜快马报讯,担着失官职、全家受连累的风险也来帮朋友一把让其逃得性命,这十万両生辰纲是太师蔡京的女婿梁中书的不义之财,被劫也是天意,就是这次报讯引出了以后梁山泊108大聚义的故事,其实宋江本人也是襟怀广阔、抱负远大之人,从未上梁山之时在浔阳楼的提壁诗中就能体现:

自幼曾攻经史,

长成亦有权谋,

恰如猛虎卧荒丘,

潜伏爪牙忍受,

不幸刺纹双颊,

那堪配在江洲,

他年若得雪怨仇,

血染浔阳江口。

醉酒之下这一写便是杀身之祸,后来的经历九死一生,上得梁山在晁盖死后众人推举成为寨主,统领雄兵,当今社会上很多人认为他走招安之路是自取灭亡,但是可否换位思考一下,当梁山还未聚齐108位好汉之时、兵力已超十万,还有一众家属、十多万人,不受朝廷招安这一退路、这十多万生命将毁于一旦、自己将会成为千秋罪人,只有接受招安才能使众生安身立命。后来南征方腊,损其大半也是命之所归,这是各方因素造成,并非全是他的责任。记得还有两句:

日月常悬忠烈胆,

风尘障却奸邪目,

望朝廷早招安,

心方足。

揭开《水浒传》序幕第一回就是:张天师祈祷瘟疫,洪太尉悟走妖魔。

《水浒传》是我国古代四大名著之一,描写了宋江起义、梁山好汉之间的兄弟情谊,情节内容跌宕起伏,既揭露了朝廷本质又歌颂了侠肝义胆的英雄形象。书中前期诉说了起义过程,后期则是以梁山好汉被招安的的悲惨结局而告终,“及时雨”宋江算计了一辈子,用70多位好汉的性命换取了安抚使一职,为何结局很悲惨?

宋江早年只是一个底层官员中的押司,最后却被封为了武德大夫兼兵马都总管,表面上风光无限,然而在宋朝官员与小史之间有不可跨越的障碍,大宋皇帝不可能将一个小史进入高层政权圈内,即使宋江如何拼尽全力,最终也只是在权利外徘徊罢了。

宋江的一生也算是大起大落,从最初的底层官吏、英勇一时的梁山统领最终却被当成了棋子,落得一个悲惨的下场。起初在宋江只是一介平民,他与晁盖是从小到大的至亲兄弟,后来二人犯事便开始向梁山逃亡,路上结识了许多志同道合兄弟,也就是后来的一百零八位梁山好汉。这些一同出生入死的兄弟一起行侠仗义,为百姓做了很多有益之事,这也引起了朝廷的层层打压,在一众兄弟的联手之下,朝廷军队只好节节败退,然而此时发生了一件事,改变了这一百零八位梁山好汉的命运。

晁盖去世前将梁山最高权利的位置让给了宋江,希望宋江带领兄弟延续梁山之情,去闯出一片天下,然而宋江最初的想法就不是江湖情谊、对抗朝廷,而是一心渴望升官发财,宋江的这一想法给朝廷带来了机遇。朝廷改变以往打压政策,转为招安,这一次机会正好迎合了宋江的心思,他不顾一众兄弟的劝导,带领一百多好兄弟投靠朝廷。宋江投靠朝廷后,几度阿谀奉承,带领兄弟们为朝廷四处征战,前后为朝廷争夺了许多利益,宋江十分开心,他认为自己即将带领兄弟出人头地,但是他却没料到他只是被朝廷当成了棋子,目的便是让他们自发性的削弱势力。

在朝廷的指派之下,宋江带领一众兄弟前往方腊征战,却不料这成为了梁山好汉最后一次联合作战。在方腊之战中牺牲了七十多位梁山好汉,剩下的便奔走各处,最后也仅仅只剩二十多人跟随宋江回归朝廷,失去势力的宋江也失去了被朝廷利用的价值,最终落得一个悲惨的结局。

宋江用七十多名兄弟换来的官职,却只是空有其名,他不仅辜负了兄弟们的信任,也丧失了梁山精神,不知在最后垂死之际是否想到当年兄弟们在梁山意气风发的模样。

回答这个问题其实就是回答水浒传想要表达的激情和哲学观。因为宋江作为水浒传的灵魂人物,他的爱恨就是水浒作者的爱恨。

我觉得要从两方面来说。

首先就是从历史上来说。中国的封建文化并不是一开始就是我们想象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贞女烈妇女人缠小脚的。春秋时期杀个国王就象杀个鸡,两晋南北朝隋唐时期也没有后来的的那些疯狂冷酷的封建教条观念,有些史家把唐朝叫唐乌龟。封建文化的真正确立是从唐朝开始的,经过宋元到明清已经十分完备了。这种封建文化从各个细节维护着封建统治,压迫人性。那时下层人是很痛苦的,这种痛苦不但是物质缺乏的痛苦,更是心灵的痛苦。明清以前的文学艺术都有很多人性自由的描写。比如诗经的君子好逑,搜神记的干将莫邪、李寄、董永和七仙女,西厢记的自由恋情。明清以前并没有那么强烈的封建观念和严苛的封建教条。这些严苛的封建教条是明清以后。所谓往圣之绝学在明清以前前在社会上并不是完全占着主导地位的。

其二,水浒传成书于明朝,是严苛的封建教条下的产物。但作者是个有道德激情的人,他在书中必然会反抗封建社会的黑暗。替天行道,这个天就是当时主流的封建价值观,所以皇帝都是被奸臣蒙蔽的,包天乙的金甲神人是黑的,宋江总是要被招安。道是什么呢?道就是封建文化鼓吹的德,封建文化要人们不要反抗的那套。所以水浒传里的女人几乎没一个好人,因为女人总跟淫字划上等号。当时下层人的生活是很痛苦的,因为有势的人借着封建制度的武器残酷冷酷地践踏下层人的利益。水浒传就是对这种痛苦进行幻想式的反抗和呐喊。它里面每个人都是激情澎湃的人,象一把烈火,就是要烧掉借着封建制度而存在的黑暗。

水浒传里的宋江是什么人,就是替天行道,反贪官不反皇帝的人。就是承认封建制度,又对借着封建制度而残酷冷酷践踏下层人的事情怀着无比仇恨的人。

宋江是水泊梁山的董事长,最高领袖,他的政治能力、行事风格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梁山的出路和最终的结局。

宋江出身富户、家资丰厚,素有大志可只是县衙一小吏,他仗义疏财、扶危济困江湖人称及时雨☔️。他智商高、情商更高。

文不及吴用、公孙胜、朱武;武不如林冲、武松、鲁智深;财不及卢俊义、柴进,也没有特殊的技能如时迁、乐和等。可他却能号令群雄,让众人心折,其必有过人之处。格局决定思路。

他选择招安绝不是一时冲动,是深思熟虑之后唯一的抉择,其实也是唯一出路。去黑洗白,融入主流社会是一种负责人的做法,而一条道走到黑、一黑到底只能是不归路。宋江有苦难言,后人的骂名一力承担。

总之,宋江最起码是个值得信任的人,是一个负责人、有担当的领导,是一个有执行力、情商、智商绝顶的董事长!

谢邀。有人说,宋江是一个初看白,细看灰,再看黑的人物,《水浒》读的越多,越发讨厌宋江。比如写李逵天真那是真的天真,写鲁智深豁达那是真的豁达,写杨志正直那是真的正直,可写宋江,那就要反复琢磨和细细思量了,总给人一种大奸似忠,大伪似真的感觉。

当今社会,十个人有九个是精致的利息主义者,他们以如今物欲横流,利益至上的眼光解读《水浒传》,搞出了很多阴谋论和厚给说。他们根本不相信宋江仗义疏财,扶危济困是真的不求任何回报的,简言之,就是宋江的所作所为与大多数人的价值观格格不入。

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往往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所以宋江明明真的仗义疏财,可怎么看他也像是笼络人心,拉帮结派;明明是真心为晁盖和山寨着想,可总让人觉得他刻意架空晁盖;明明是真的为了梁山众兄弟的前程殚精竭虑,可怎么看也让人觉得他只是为了满足一己之私,用兄弟的鲜血涂红他的那身官袍。

宋江作为全书第一主角,却直到第十八回才姗姗来迟,书中交代:他刀笔精通,吏道纯熟。山东郓城县的押司,用我们现在话来说,他是一个体制内的人,一个混迹于基层的小公务员。施耐庵在宋江的身上倾注了太多的笔墨,其成长的背景,内心的行为和冲突,以及封建士大夫那种特有的郁郁不得志的苦闷心情交织在一起,塑造了宋江这个非常成功的人物形象。

宋江啸聚山林,替天行道,与其说他不反天子,只反赃官污吏,不如说他从未造反,而以忠义之名行道义之事,从而引起朝廷的重视,加重梁山的砝码,使众兄弟以更高的姿态回归朝廷,报效国家。

宋江本质上就是一个拥有崇高理想的封建士大夫,忠君爱国的思想在他心中早已根深蒂固,所以你看他上山所做的一切,皆是为招安铺路。
鲁迅先生这样评价梁山好汉:因为不反对天子,所以大军一到,便受招安,替国家打别的强盗——不‘替天行道’的强盗去了。终于是奴才。

这个评价可谓一针见血,鞭辟入里,宋江可以说是封建社会制度下一个不折不扣的奴才。他就是死,也不会为啸聚山林而死,而是为朝廷而死。为国尽忠是宋江毕生的理想夙愿,但不一定是其他梁山好汉的夙愿,也就是说,梁山好汉忠于的是宋江这个人,并非忠于宋江的信仰,但是没关系,既然忠于宋江这个人,就会为宋江的信仰服务。

所以有人说,宋江为满足一己之私,不惜葬送那么多兄弟的性命,卑鄙无耻,可恶至极。
我个人认为错怪了宋江,他最大的悲剧也正在于此,就是把他深信不疑的信仰强加在每一位梁山兄弟的身上——报效国家,名留青史,这是他自认为对梁山众兄弟最大的负责。

在宋江的心中,忠义是有区别的,先有忠才有义,忠是大忠,忠于天子,忠于朝廷,义是小义,扶危济困,两肋插刀,而绝非聚义造反,这也是他在晁盖死后立马将“聚义厅”改为“忠义堂”的原因。

施耐庵塑造宋江这个人物,总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深意,我一直认为他在若隐若现的比喻自己——那些郁郁不得志的封建儒家知识分子的出路究竟在何方?宋江用尽了洪荒之力,以近乎于自杀的方式开辟了一条出路,然而事实证明却是一条不归路,施耐庵向我们深刻揭示了一个封建士大夫理想破灭的悲剧。

我是西岳顽石,一个放浪形骸的历史神侃手,一个狡猾多变的腹黑肿裁,一个半打节操的现实教主~~~

如果要是从情商、职场和人际关系角度来讲,能够帮助到大家日常生活中处理人际关系的事情,刀叔个人推崇《水浒传》。《水浒传》无疑也是对人物刻画得最多,也是最深的名著。上到皇帝内阁,下到贩夫走卒,无一例外。

针对《水浒传》中的事件和人物,刀叔往期对其分析的角度较多。今后,刀叔将对梁山108将的人物分析从职场和生活的角度出发,希望大家能够共同汲取到古人的智慧,古学今用,让你在职场和生活中的人际沟通等方面,更加和谐!

不得不说,说起宋江,这几年拍过来的板砖都够刀叔盖几栋别墅的了。

宋江被诟病的原因主要是人格的伪善和行为的绥靖(招安)。关于宋江倡导的招安一事,刀叔在往期其实是给宋江洗过白的,也通过一系列的数学公式进行过存活率计算,如果您感兴趣,可以关注我回看。

透过梁山108将看情商,宋江作为一个团体管理者在招聘、兼并、上市、抛售股权等方面还是可圈可点的。

大到集团公司老大,小到办公室主任,或者哪哪个学校的五道杠,作为一个团体的领导,宋江的身上有哪些是值得我们学习并借鉴的呢?

宋江武功不高,至少七十二地煞中过半数能完虐他;宋江也不是很有钱,虽可能有灰色收入,但始终是“宋押司”,没见谁喊过他“宋大官人”或“宋员外”。凭什么到最后梁山上上下下,甘心的或不甘心的全都认他为老大呢?这不得不说宋江非凡的领导力,主要体现在格局和人员管理方面。

什么是格局?格是对认知范围内对事物的认知程度,局是指在认知范围内所做的事和结果。

大格局,是一个老板的必修课。那么,宋江的“格”和“局”是如何呢?

“众弟兄在此!自王伦创立山寨以来,次后晁天王上山建业,如此兴旺。我自江州得众兄弟相救到此,推我为尊,已经数载。”这是宋江在公布招安计划前,对梁山众兄弟说的原话,简短却内涵丰富。

那么这段话包含哪些含义呢?宋江又在谋划什么样的局?宋江又是如何对人员进行管理?

  过去和现在对《水浒传》的思想倾向究竟有什么不同见解?我想呢,这个主要的看法有两个:第一,忠义说。就认为《水浒传》所宣传的,它通过宋江这108人,他们上梁山的经历,以及最后招安,最后这个悲剧性的结局,它通过这个情节表现的是一个什么东西呢?有人认为,它表现的是忠义的思想。提出这个忠义说的,最具代表的是明代的李贽,就是李卓吾,他写了一篇文章,叫做《忠义<水浒传>续》,他评《水浒传》抓住了两点:第一点,他认为《水浒传》这部小说是一部发愤之作,为什么是发愤之作呢?他认为作者是身在元代、心在宋代。他因为愤怒当时宋代的灭亡,认为当时的朝廷的那些文武大臣,都不行,他们没有忠义,这个东西是很缺乏的。他是出于这个背景写《水浒传》的,这是他立论的一个根据。第二个根据,他根据小说的故事情节。他认为,宋江是身在梁山,心在朝廷,一心招安,一意报国,他认为是忠义之烈也,忠义里面也是非常突出、非常典型的,这是李卓吾的看法。

  后来在李贽以后,出现了一个诲盗说。诲盗就是说,这是一部写给强盗看的书,是教人做强盗的书,那么这个观点在崇祯十五年,就是明朝快要亡掉了,那个时候,我们知道明朝历史的同志很清楚,那个时候李自成、张献忠,还有全国各地农民起义此起彼伏,当时已经动乱了,已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了。明代的王朝已经是风雨飘摇,快要完蛋了。这个时候有一个官员,给皇帝写了一个奏本,这个人叫左懋第,他认为《水浒传》是教坏了百姓,强盗学宋江,他举出一个非常典型的事例,有一个叫李青山的强盗,就占据了梁山,当时政府多次围剿,没有把他剿灭下来。而且因为梁山是处在运河的边缘,在中国古代,运河是一个生命线,叫漕运嘛,就是南粮北调,装粮食的船到北方去,是通过运河运上去的,那么梁山就在运河的附近,就把它的经济命脉掐断了,他在题本里面讲到这个问题,就是说如果不禁毁《水浒传》,对于世风的影响是不堪设想的。朝廷接受了他的建议,马上下令将《水浒传》这部小说全国各地都要收缴,把它的版片要毁掉、烧掉,把书要收起来,那么他就是诲盗说的一个代表。金圣叹也是持这种观点,我们知道金圣叹他评论《水浒传》,他从艺术上对《水浒传》的评价很高,就是《水浒传》描写人物写得很好,叙事的水平很高,文字技巧达到很高的境界。但是,他对《水浒传》的思想,他是否定的。因此他才有把七十回以后砍掉这样一个举措。

  建国以后呢,五十年代,我们知道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古典小说的时候,是经过一番讨论的,究竟先出版哪一部小说,最后经过研究和讨论呢,决定先出版《水浒传》,为什么呢?因为《水浒传》是描写农民起义,是歌颂农民起义的。这个观点基本上在文化大革命以前是我们各种教科书,各种文学史和小说史所持的一个主流的看法、一个普遍的看法。因为它描写了农民起义的发生、发展、失败的全过程,它歌颂了这一批农民起义的领袖人物,歌颂了他们革命的造反精神,这是建国以后的一个很重要的观点。

  但是文化大革命当中情况就发生了变化,“文革”当中可能我们有了一点年纪的人还记得很清楚,在“文革”当中曾经有一段叫做评水浒,评水浒当时的观点认为,《水浒传》是一部宣扬投降主义的书,就认为《水浒传》宋江所执行的是一条投降主义的路线,他否定了晁盖的革命路线,晁盖和宋江这是两条路线的斗争,宋江上山以后就排斥晁盖,而且108人就没有晁盖的名字,没有他的地位。那么这种观点在文化大革命当中就成为惟一的官方认可的观点,也造成很大的影响。那么“文革”以后,改革开放,对《水浒传》的思想、看法也提出来很多,不过我认为它不管怎么翻新,仍然是摆脱不了历史上两种主要的见解:一个忠义说,一个诲盗说。

  第二个问题,《水浒传》写的是一伙强盗呢?还是写的农民起义呢?这是有不同看法的,我们知道一部作品写什么、怎么写,是非常重要的,这可以看出作家的思想,也可以分析出这个作品的倾向。在海外有这么一种观点,就认为《水浒传》是一部强盗写给强盗看的书。主要的根据从历史上来看,《水浒传》的故事认为首先是在强盗当中流传。他翻了很多历史书,查了很多史书。就是宋代忠义社在太行山打游击的,这个忠义社当时是抗金,北宋南渡到杭州,在临安建都,北宋就沦陷了,被金朝占领了。当时太行山还在坚持打,太行山的那一部分人马,有一部分就是宋江的部下,这个是确实的,36人,有人上太行山了。在太行山上还有宋江的庙,就是说宋江的余部,历史上的宋江,不是小说,他的一部分人马到了太行山,那么在太行山讲什么故事呢?就讲他们自己的故事,这是一个根据,就是强盗讲给强盗听的。

  他特别强调包括我们所称颂的武松这些人,他认为宋江也有强盗行迹,强盗干的事情。他渲染,比如说武松杀潘金莲,它宣传那种杀人的残酷,把心肝五脏挖出来,抓出来放在他哥哥的祭桌上面,这个不是一般人做得出来的。然后到他血溅鸳鸯楼,他见人就杀,丫头啊什么,马夫什么,全杀了,他的刀都杀得卷了口,这个你不能不说是强盗。就包括宋江,你抓住了黄文炳抓到了刘安,宋江也是把他绑在将军柱上,也都是挖心的。当然不是宋江挖,是宋江看着挖,那就是宋江他默许了。他就是要杀他,杀人办法,而且杀人要把心脏挖出来炒给宋江吃,这是杀人如麻,他认为这个是强盗的行迹,渲染这些东西,看起来很血淋淋的,血腥得很。潘巧云既使她挑拨了杨雄跟石秀的关系,那罪也不该死啊?也是把她的心挖出来,这些东西,就认为宣传这些东西,这不是一般人,他认为是强盗。

  那么《水浒传》这108人里面有没有强盗呢,我们大概都很熟悉《水浒传》,应该知道那确实是有,这个强盗还不只一个,一大批。大概我们统计了一下,三分之一是有的吧!这108个,三分之一是有的。有的反驳农民起义说,说你们写农民起义,其中有没有农民?这个108个里面有没有农民?找来找去就是阮小二。阮小二是个渔民吧,因为阮氏三兄弟,三兄弟里面,阮小二是比较老实的,为什么老实?他有老小,他有妻子儿女,他不乱闹。那个阮小五和阮小七是专门赌博的,是一个赌徒,输了钱就想发财。后来就参加劫生辰纲。《水浒传》里面确实写了不少强盗:第一类,是占山为王的强盗。那一大批,比如说,少华山,桃花山,梁山,白虎山,清风山,对影山,黄山门,银马川,硭砀山,枯树山等等,这些都是强盗,这是毫无疑问的。这伙人在梁山108人里面确实是,还有相当的一部分人,那怎么看呢?是不是《水浒传》写的都是强盗?我认为不是,为什么?我提出这么几点根据:第一,从全书的结构布局来看,这些人不占主流的位置,他们也不是情节的主角。你们读《水浒传》你们注意到没有,你们分析过108人,排座次怎么排的?它很有讲究。占山为王的、开黑店的、打劫的、惯偷这些人基本上不在前36名。第二,作者并没有用欣赏的态度去描写他们如何去杀人,如何去抢劫,没有。他们这些举动,都通过他们的口叙述出来了,旁叙出来了。他没有正面描写,小说正面描写的是什么人呢?是鲁智深、是林冲、是武松、是宋江,是这样一批人。是被逼上梁山的这一批英雄好汉,他们才是梁山的代表人物,才是梁山的主流,也是最后确定梁山路线纲领的这一批人,这是第二点。

  第三点,他们这些人上了梁山以后,都服从了宋江的纲领,就是服从了宋江的领导,执行了宋江的路线,他们已经再不干过去的那些强盗的勾当。其实应该说这是很真实的,这个里面三教九流什么都有,不是那么纯粹,理论那么清楚,目标那么明确,不是那种情况,都是被逼无奈,亡命江湖,然后组织在一起,有那么一个领袖出来,这个领袖有思想、有理论、有目标,统率这帮人,大概就是这个情况。我们可以把晁盖和宋江比较一下,晁盖他们一伙人劫生辰纲以后,站不脚了,官府来追捕他们了,他们迫不得已上了梁山。晁盖他们劫持这个生辰纲目的是什么呢?是要图一世的快活。他们七个人抢来了,他们的理论是不义之财、取之有道,这个理论我们现在都不能接受。我们一个法制社会要是这样说的话,不义之财取之有道,我们都可以认定这个财是不义之财。我说它不义之财我就可以抢,那是不行,这个逻辑实际上是强盗的逻辑。智取生辰纲,他们最后奠定了梁山的基础,但是他们的行径还没有完全脱离强盗这个范畴,他们抢了这个钱财以后,七个人瓜分,没有把这个钱去救济穷人,劫富济贫嘛,他没有济贫。上了梁山以后,王伦不容他们,然后林冲火并王伦,就尊晁盖坐了第一把交椅。这时候就在晁盖的领导之下,但是晁盖跟宋江那是差别很大的,晁盖并不具备那种领袖的气魄和头脑,他没有。你看晁盖上山以后,基本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躲避官府的追捕。他干什么?还是打家劫舍,你们仔细看一看,他上梁山干什么?他上梁山第一件事情是击败了济州府的官军的征剿,这是打了一仗。第二仗就是劫持、抢劫了一个车队,一个商人的车队,抢了二三十箱金银,四五十匹骡马,他还是干这个事情。你们再看宋江上梁山以后他干什么?他保井安民,只是过往的官员他拦下来,如果发现官员的箱里有金银,对不起。过往客商一律不准抢,在梁山周边几百里范围之内,如果发现有贪官、土豪、恶霸,他毫不留情,去把他干掉,他干这个事情,这跟晁盖完全不同。所以说,宋江他上山以后,他的思想、他的理论、他的这一套,他是有目的的,不是强盗,他跟晁盖是有区别的。所以,我觉得以前有个观念,如果晁盖是革命路线,我怎么想也想不通啊,他怎么是革命路线,跟革命根本谈不上,晁盖上了梁山以后,他的行为也谈不上革命,没有这个思想。而宋江他是很明确的,当然,宋江也不能说是革命,我认为农民起义不能叫做社会革命,过去我们对农民起义这个评价我认为是可以商量的,是可以讨论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农民不代表先进的生产力,这是一。第二,从事实来看,农民起义它只是改朝换代的工具,并不反对封建制度,只是反对压在头上的那个皇帝,那个政府,然后取而代之。从陈胜吴广一直到洪秀全,我们可以一个个摆出来分析,有哪一个不是想当皇帝的?不就换一个位置嘛!就抢一个座位,并不改变社会制度。既然都不改变这个封建制度,他也不改变,不过就是说人家是要把这个皇帝推掉,他当皇帝。他说我不当皇帝,还是你当,我铲除贪官污吏,只反贪官,不反皇帝。这本质上又有什么差别呢?这就是农民起义。而且宋江的思想是很特殊的,这个值得我们玩味。在中国农民起义里边,宋江这样的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农民起义几乎没有。我翻了一下中国农民战争史,从陈胜吴广开始一个一个地排下来,找到一个不反皇帝的。正德年间在河北霸州起义的叫做赵鐩,这个人是公开地宣称,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他最后的结局跟宋江一样,甚至比宋江更悲惨。我找来找去找这么一个人物,这个人物就号称为赵疯子。为什么是疯子?你既然要暴动,要起义,那你就要反皇帝。你不反皇帝,你要忠,你就不要起义。这二律悖反。这个人跟宋江很相近,很少这样的人。最后这个赵鐩被正德皇帝抓去以后,把他的皮给剥下来,皮剥下来不说,还把他的皮做成马鞍,做成正德皇帝的马鞍,你虽然不反我,但是你造反。这我们看《水浒传》里面看出来,宋徽宗不管怎么样,你宋江怎么号称忠义,你造了反,十恶不赦,你最后只能是这个下场。

  所以说,我们看梁山是不是农民起义,关键要看这个领袖。领袖所提出来的他的政治纲领和他的纲领的实践。所以我认为,《水浒传》它是写了一批强盗,但是并没有赞扬强盗,它赞扬的是一批敢于反抗的英雄好汉。我们读《水浒传》,只要读到林冲你就会感到,不起来不行的,他只有到了风雪山神庙,他搬开石头、推开大门,把那几个坏家伙杀掉,才解气。要不这样写,你觉得压抑得很。比如写到鲁智深,他拳打镇关西,那几拳打下去真是痛快。那不打太窝囊,打得好,这才是《水浒传》肯定的东西。它肯定的是被压迫者的一种反抗,假设我们中国人都没有反抗精神了,就压在头上,像林冲,我们开始都认为他太窝囊,一直忍辱负重,想保全他的一个小康的家庭,最后希望也破灭了,保不了了,这样才最后拿起武器进行反抗,《水浒传》它宣扬的是这样一种精神,而这种精神是非常可贵的。

  我们深入地讲,你怎么解释这个招安?我觉得有的评论者好像很回避这个招安。有人说《水浒传》是有招安,招安发生在七十回以后,七十回以后的《水浒传》是另外一个《水浒传》,是两个《水浒传》。宋江上梁山排座次之前,那是一个宋江。上梁山主持梁山以后,那是另外一个宋江。就是我们分析一部作品要全面地分析、要系统地分析,不能取其一点,不能把它割裂开来。实际上,宋江上梁山之前,他的思想是忠义思想,上梁山之后这个忠义思想就变成他的路线,就是招安的路线,他是一贯的,不是上梁山以后突然变了,不是这样。我们可以举出这样的例子,比如说宋江杀了阎婆惜以后亡命江湖,当时官府要逮捕他,他就跑了,在江湖亡命。他多次被山头上那些山大王请上山,他都不上山。后来他还是回去了,去探亲,看他父亲,后来他被抓了,他愿意被抓,不就判个刑嘛!流放到江州。因为当时府尹对他很关照,认为他是一个好汉,是个义士,从轻判了,认为他杀阎婆惜是误杀,就刺配江州,就是因为在江州他题了一首反诗。这首反诗,历来对反诗的分析,我认为不太准确。他有两句话:“他日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好像分析说他要当黄巢、要造反,你仔细地分析一下,他是“敢笑黄巢不丈夫”,黄巢不是个大丈夫,他才是大丈夫。什么叫丈夫?什么叫做不丈夫,他认为他忠义,他在梁山干的事业才是大丈夫,黄巢那个不叫丈夫,他实际上是这个思想。当然那个黄文炳抓住这个诗,无限上纲,说它是反诗,把他抓起来要判死刑,后来劫法场。在这种情况下,宋江再也不能不上梁山,他这样子上了梁山,这样子才坐上了梁山的交椅。所以说宋江他这个招安的思想,是有深刻的思想基础的,他这个招安的政治主张,是有他的思想基础,不是突然变化的,不能够说前半截的宋江是造反的,后半截的宋江是不造反的,是投降的,不能这样说。宋江的思想是一贯的,他没有当梁山的领袖之前,他作为个人来讲,他是胸怀忠义,他在家是个孝子,他在外面干事情是两条:一个忠,一个义。对江湖上好汉、豪杰他称兄道弟,扶危济困。上了梁山以后,这种思想很自然地就会演变为招安思想。其实历史上农民起义受招安的多得很,李自成、张献忠,都受过招安。当时的农民起义,招安这一点,由于他们的起义本质所决定,这个招安对他们并不是奇怪的事情。是他们一种策略,打得不行了,情况不妙,他就要招安,李自成、张献忠都是这样招安的。当他的势力大起来了,觉得可以把这个皇帝推翻,他马上就换旗帜。宋江跟他们不同,就在于宋江他把招安作为他的战略目的,而一般的中国历史上的农民起义目的是要推翻皇帝,他自己做皇帝,它的差别在这里。因此,我们不能够因为《水浒传》写了招安,就认为《水浒》是一部宣扬投降主义的书,我认为这个评价缺乏一定的依据。因此我认为《水浒传》它的价值之所在,并不取决于招安和没有招安,它的价值之所在,是在于它歌颂了这些反抗的英雄,揭示了逼上梁山的封建社会一个历史的规律,金圣叹虽然反对农民起义,但是他也承认乱自上作,他在评《水浒传》中说过,乱自上作,不能怪老百姓。这个动乱是你上头搞起来的,是你朝廷的腐败、朝廷的黑暗,这些贪官污吏、土豪劣绅,是你们把老百姓逼得走投无路,最后动乱起来了。而《水浒传》的价值我认为,简单来说,一个是它歌颂了这一批反抗的英雄;其次,它客观地揭示了官逼民反、逼上梁山,这个封建时代的历史规律,这个是很了不起的。我们不能因为作者主观宣扬了招安的思想,作品写了招安的情节,因此就把《水浒传》全盘否定。

  在对《水浒传》的多元解读中,有这样一个普遍的现象存在,就是很多读者往往愿意接受和肯定《水浒传》中的绿林的英雄性和江湖的豪侠气,而往往忽略掉了他们所存在的思想上的非理性和行为的非人道。那么我想不光是对《水浒传》,对任何的文学作品,我们还都应该历史地、科学地来看待、来理解、来品读。好,最后让我们感谢石昌渝先生带给我们的精彩演讲。(来源:cctv-10《百家讲坛》栏目)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