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刻尔克,只是形式上的精致

打破时空规则,用花样百出的镜头和叙事欺骗观众的眼睛,最后达到出其不意的观影的效果。这是诺兰玩了很久的,让观众乐此不疲追逐他脚步的魔术。但是,任何魔术形式都有穷尽的时候,比如这部《敦刻尔克》。

非线性叙事是诺兰电影的一大特色,他的成名作《记忆碎片》将故事原本的线性时间分割成若干段落,再用正、反向叙事交叉推进的对称方式重新演绎。

通过海陆空三层空间的时间切换,有把观众带入现场的企图心。诺兰不削于用3D视效打造镜头魅景,却想通过叙事来实现感官和故事的立体效果,以期达到临场感的目的。他的想法很好,尝试也很大胆,但是实际呈现出来的作品,并不能在所有观众身上得到预期的效果。

其后拍摄《盗梦空间》时,他又尝试了多重时空平行并进的新模式。在他最新的电影《敦刻尔克》中,诺兰再次玩起了他擅长的“时间魔术”。

“混乱”是这部电影最重要的关键词,英法联军在敦刻尔克大撤退这段历史,称不上光荣,甚至有些羞耻。二战期间法国马奇诺防线被攻破,德军如潮涌般袭来,迫使联军不得不从战场上撤退下来。大撤退时,遭遇德军阻截,在海滩上展开了一场不小的较量,一退、一守、一袭,三股力量拧在一起变成股越拆越乱的麻绳。

一周、一天、一小时。

克里斯托弗•诺兰想借这部电影表达的只有一种东西,就是情绪。焦虑、恐惧、压迫、暴躁……百感交集的情绪在进退两难的节骨眼上一拥而出,使大部分人从人变成了魔。其实,按照诺兰导演的这个思路,《敦刻尔克》并不是纯粹定义上的战争片,它只是借了战争片的壳在讲一个没有剧情的恐怖故事。就像导演自己说的,这是一部“逃生悬疑电影”。

海岸、海面、空中。

这种独辟蹊径的创新性当然是好,沉迷于商业套路太久的电影市场也确实需要标新立异来打破常规,而诺兰在这时给出的恰是市场最欠缺的东西。非同时性多线叙事,是导致整部电影混乱的“元凶”,而它诞生的目的也是为了乱,混乱的大撤退,混乱的人心,以及混乱的历史。

电影中的三条时空线在各自推进中交织成若干个时间节点,这些节点中所发生的事件情节又在三条时空线中重复演绎,不单增强了故事中的时空张力和悬疑性,更形成了一种多角度、立体化的叙事方式。

去故事性,是为了还原并放大作为渺小的个体在困境中垂死挣扎的那份无助和绝望。这与剧情无关,是导演希望观众能通过直观画面获得共鸣的部分。但是,电影结构与叙事方式最直接的联系就是剧情,这两相矛盾的存在放在一起,实则难以把导演的意图表达明确。

这种充满悬疑性的叙事布局是对战争片模式的大胆创新。在片中,其“悬疑性”的维持不单纯地依靠非线性叙事,更有赖于其它电影元素的相互配合。

因为大部分采用的第一视角,电影整体的画面感不强,没有多少大场景。但他对中景、近景的处理却相当细致,从感官上确实制造出了压抑、沉闷和焦虑的情绪。不过,没有情节的问题会使对大撤退缺乏了解的观众与这段历史难以产生共鸣。

《敦刻尔克》很注重对战争真实感的表现,不过这种真实感不是源自通过导演精心调度打造出的战争场面,而是导演对战争整体气氛的营造和对个体士兵心理活动的刻画。

非同时性多线叙事对剧情的完整性是有要求的,在没有剧情的作品里采用这种叙事方式,制造大量剧情碎片,再以大量音效和配乐填满,不停切换、扭转的时空场景生造出的错乱感,会让观众感觉到局促不安。可是这种不安是来自于电影本身,并非内容。观众之所以能从细节中感受到情绪,必须承认诺兰的掌控能力很强,并不代表这种不安的表达方式能适应所有观众,产生两极观点也就不可避免。

影片中阴冷的色调和极简的对白都是有意地在制造一种大战将至的紧张、压抑气氛。等待撤退的士兵们焦虑、恐惧的情绪皆通过神态表现而出。

尽管如此,观众应该与诺兰达成和解。毕竟这是一种尝试,采用剧情手段增强镜头语言的表达能力,用全新的切入点取代3D技术才能营造的代入感,实现娱乐和艺术性并存的双重效果,仅这点勇气就值得点赞。

始终徘徊于镜头之外的德军看似不符合战争片的逻辑,实际上这些“看不见的敌人”象征着一种随时可能到来却又无法预知的危险,强化了影片的紧迫感和悬疑性。

因为《盗梦空间》名气爆炸的克里斯托弗•诺兰在国内观众眼中几乎到了“神”的境界,其实说来这家伙只是一个贩卖悬念的“奸商”,且很有才华。他用手段而非技术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视觉奇观,又期待在这个基础上将电影艺术化,提升电影的品质感。但是在当前娱乐至死的时代,这种违和的矛盾恐怕难以实现他的这份心愿。

音效和配乐则是电影中气氛渲染的最重要一环,从开场空旷的街道中突然响起的冷枪到关键情节中那“滴答”作响的钟表计时声,这些声音元素持续震撼着观众的耳膜,在和影片节奏与气氛的完美配合下给观众带来一种沉浸式的观影体验。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胧月夜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可以说,诺兰是在用趋近于心理惊悚片的拍摄手法来制造战争的恐惧感。《敦刻尔克》从形式上改编了战争片的套路,但在内容和主题上它却并没有脱离好莱坞战争电影的主旋律语境。

影片中,诺兰所安排的这三条时间线实则是借士兵汤米、平民道森、飞行员法瑞尔的三个视角去审视战争,而在这三个视角中又隐含着推动情节发展的三重事件、影响着角色行为的三种情绪和电影的三层主题。

汤米的视角让我们看到了在敦刻尔克撤退中普通士兵对战争的恐惧和厌恶,并表现出他们在生死面前或勇敢、或懦弱、或善良、或自私的复杂人性。

道森船长所代表的是历史中那些驾驶渔船帮助士兵撤回本土的英国平民。身为英国人的诺兰想必自小就听过关于他们的事迹,而他在影片中所塑造的道森也有着真实的历史原型,这个坚毅、具有国家责任感的老船长是一种爱国情怀的表达。

此外,诺兰更是借着道森执著的营救行动,表现出好莱坞战争片中一再出现的”不放弃任何一个生命“,这一带有普世价值观意味的主题。

英国皇家空军承担了影片中唯一的战争场面,然而这种从飞行员视角出发追求纪录片式真实敢的空战场面显然少了些视觉冲击力。

汤姆·哈迪所饰演的飞行员法瑞尔在机箱燃油快要耗尽的情况下,仍然坚持着自己的掩护行动,并最终击落了德军的轰炸机,这段情节的设计表现了他作为军人的勇气和责任感,更含蓄的表达出战争片中的英雄主义色彩。

战争中的人性、不放弃一人的拯救主旋律、战斗到底的英雄主义,《敦刻尔克》中的这些叙事母题和《拯救大兵瑞恩》、《血战钢锯岭》等经典战争片一脉相承。

在影片结尾,诺兰更是特意强调了英国民众对撤退行动的反应,以此来为影片画上主旋律的音符。可见所谓的“艺术和高逼格”仅仅是诺兰于形式上的创新,影片在内容上从未脱离商业类型片的樊笼。

诺兰用非线性叙事、气氛营造及心理刻画创造了一种史无前例的战争片模式。这种模式具有烧脑的悬疑性和纪录片般的真实感,然而分散的多线叙事和不同角度反复重现同一情节也牺牲了人物的丰满和内容的充实。

所以在我看来,《敦刻尔克》就像是一个精妙的“时间魔术”,它具有着与众不同的吸引力和神秘感,然而一旦知晓了魔术背后的秘密,就会发现它其实没有那么玄妙!

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影栈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连城叁月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