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亚体育官方入口:不仅仅是童话

    在牌局里,有一种玩法叫“庄家不过J”,即是庄家打到J点的时候,反方可以用双J把庄家钩到2点,这种辛辛苦苦半天,瞬间回到解放前的四人双扣,一度是大学时候打发垃圾时间的最佳选择。每次打到J点,大家都又紧张又兴奋——那种情感,也像我们看JET和JACK的电影。

在电影上映之前,就从不同的渠道了解到了关于它的很多负面评价。包括剧情的幼稚,经不起推敲。加之文化上的隔阂,让这部《狮子王》之父导演的电影受到的抨击远多于赞扬。然而在我看来,它身上有太多值得我们去感动,去回味的东西。

  我有一种可怕的情结,总是希望自己热爱的英雄们会相遇,在一个万众瞩目的焦点,闪亮登场。所幸,关公战秦琼,在映像世界里,不再是一种幻想。在一个远离英雄的时代,总要有人化身为英雄。双J会,自然不容错过。
  
   我已经很多年不玩牌局,垃圾时间也没那么多,偶尔的几次,都是直接从“戴帽”开始打。昨天凌晨看完《功夫之王》,让我再次想到那句著名的娱乐台词“双J钩到2”,这真是一部很2的片子。

 

  故事是这样的,住在波士顿唐人街的一个美国小男孩,在看着《西游记》时进入梦境,他梦到孙悟空在惩奸除恶。心向往之的他知道又要去买些片子回来修炼了。之后,在出售武侠片的老板那里发现了金箍棒,被一场错误的打劫行动中时空逆转,梦回唐朝成真。于是开始《魔戒》式的护送征途,遇到了来自邵氏武侠片中的仗义好酒的书生,来自解放战争中苦大仇深的金燕子,以及来自《西游记》中救主心切的猴毛,结局嘛,我们都熟悉:坏人悉数歼灭,各个突破。英雄都不会死,该重逢的还换着马甲重逢。无论是黄粱一梦还是南柯一梦,都是好梦罢了。拿着佛洛依德的《梦的解析》来分析这个冗长的梦境,怎么看怎么像抬着金碗去讨饭。

首先抛开一些。

  电影开片闪现的那些邵氏动作电影,我以为是在回顾,现在方明白他们真的在致敬。浪漫主义英雄时代已经结束,有英雄情结的人慢慢死去,剩下的,就只有缅怀,无论这其中我们会有多么忧伤。所以,也许中国梦照进美国,允许他们从古老的厅堂穿过,允许他们穿过竹林,穿过大漠,穿过山洞,但是,他们却一直按兵不动。他们选择在桃花盛开的地方决斗,不为了结义也没有爱情;他们甚至不给白发魔女选择有尊严的死法,因为丢失的头发,她也许注定了要下地狱;齐天大圣和金燕子连一个报仇雪恨的机会都没有,他们眼睁睁地看着美国男孩用一块石头就把BOSS神仙干掉了,这是一个多么痛楚的神话。

噱头。整部电影最大的噱头莫过于这是现存两位最伟大的功夫巨星的第一次同台演出,电影真真正正地把“关公战秦琼”的好戏给了全世界的观众。中文版更是完全无视The
Forbidden
Kingdom这个名字的意境,直接只看到双J而将电影名叫成“功夫之王”,借用双J炒作的心理昭然若揭,却忽略了电影本身的内容和其故事内涵。发行方在用“功夫之王”这个名字给影片迎来宣传效果的同时,不知道有没有考虑过译名偏离影片意境为其带来的负面影响。

  自此,一个很2的电影消耗了我们太多的热情,去他的双J,我有些想念MAGGIEQ了。

文化隔阂。文化方面的误区和隔阂是影片放映给中国观众时存在的最大问题。电影中的神仙,并不像西游记或者其他中国神话中那样飞天顿地,呼风唤雨,无所不能,而是一些拳脚高手,最多是可以用“气功”,并且可以被玉做的东西杀死。这些建立在西游记这样一个神话背景下,在国人看来有些不可理解甚至是可笑。不过当我们仔细想一想老美所熟悉的希腊罗马神话的形式,影片会呈现出这些“荒谬”就完全可以理解了。而那些类似于默僧“保持呼吸”这样很难理解其真正意义的台词我想也只是导演或者编剧对东方文化流于表面的理解导致的。(在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突然觉得默僧被那四只绿毛龟的日本耗子师父俯身了,也许这也就是老美心目中东方哲人的说话方式)

 

言归正传。

一个醉心于中国功夫,啃过很多功夫电影的美国少年,其实是一个肉体和内心都很软弱的人,由于自己的懦弱,帮助一帮欺负自己的小混混跑到一个华裔老人(霍)的店铺里抢劫,机缘巧合(或者是命运的安排),少年通过霍的店里面一根来自古老东方的棍子穿越了时空,来到了一个被邪恶的玉疆战神(感觉他的地位有点像二郎神)所蹂躏的世界。在那里他遇到了醉仙,遇到了金燕子,遇到了默僧。面对玉疆战神和他手下的白发魔女以及不计其数的玉疆战士的围追堵截,克服了重重困难,释放了石化的齐天大圣,打败了玉疆战神。最后结束了500年修行出关的玉帝帮助他回到了自己生活的世界。少年用自己在遥远东方学会的真功夫教训了作恶多端的小混混,并重新遇到了彼此心存爱慕的金燕子(的转世?)。

就像李连杰之前说的一样,影片的初衷其实是拍一步童话——即便电影本身不能只给他三岁的女儿观看——这也许就是为什么要让动画导演出身的罗伯·明科夫导演这部影片的原因。在我看来,电影本身并不只是关于一个少年穿越时空到达一个遥远国度,并最终帮助正义战胜邪恶的童话。更多的,它一个埋藏在导演,编剧,和每一个醉心于中国功夫和功夫电影的人——比如影片中的年轻人——的梦。导演所作的就是带给那个少年和我们一个爱丽丝梦游仙境式的童话。

而影片所带给我们的感动却不是来自于童话故事本身,而是电影对中国功夫电影的顶礼膜拜和它带给我们的遐想。影片开头介绍主创人员的时候便开始了它的致敬,水彩画式画面切换已经很容易让人联想到70、80年代的功夫电影,画面的内容更是直接让刘家梁,李小龙,《广东十虎》等等在功夫电影的发展历程中举足轻重的人和影片一一亮相。之后少年在霍的店里面提到《广东十虎》,提到了《白发魔女》,提到了邵氏。一句“我借你五部李小龙的电影(李小龙一生只主演了五部电影)”从成龙这位在李小龙死后异军突起填补了香港功夫电影空白的功夫巨星口中说出更是意味深长。以及后来在影片的发展过程中的色调变化,蟠桃宴上明显的室内布景痕迹与其说是粗糙和导演的粗心,更不如说是影片有意让我们在曾经的功夫电影组成的梦境中徘徊。更不用说成龙、李连杰以及袁和平这三位在功夫电影发展历程中神话一般的人物聚到一起。在破庙中的双J长达10分钟打斗,除了是影片举足轻重的戏码,更是无数经典的缩影——《少林寺》、《醉拳》、《黄飞鸿》、《蛇形刁手》、《精武英雄》,这样超越时空的感觉,至少对于我来说,是不得不为之动容的。

 

影片本身是有很多瑕疵的,除了开头提到的,还有比如玉帝和王母在离开蟠桃宴的时候,往后轻轻飘起的动作确实很滑稽,玉疆战士浓重的眼影让人觉得恶心,以及其他各种令观众和影评人不满的因素确实存在。但是,当主创们用几近跪拜的方式向功夫电影致敬,让我们回想起儿时在电视机前学着功夫片里面的人手舞足蹈的情景。当他们把我们关于功夫,关于功夫电影的梦境变成了现实,当我们真真正正获得了感动,是否一定要埋怨实现的并没有自己的梦境中完美。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