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亚体育官方入口人人都爱全美人,除了票房我们还能谈论什么

              2012年,中国电影市场高歌猛进,再创辉煌,一举成为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从而证实了我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其文化产业同样不容小觑,再加上国产神片《人再囧途之泰囧》的横空出世,一众媒体压抑不住各自的兴奋,穷尽赞美之词,把《泰囧》几乎捧上了天,任何对《泰囧》的批评都被认为是对我国文化产业蓬勃发展的亵渎以及同行相轻的酸葡萄心态。于是我们在对《泰囧》的一片赞誉声中无奈的发现,在当下的中国,评价一部电影的优劣,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票房。这倒也和我们当下社会主流价值观相当匹配,评价一个人的成功,只看其财富的数目,而不去关注精神层面的满足,而所谓自我价值的实现,在大多数人眼中,压根就不存在。
        众所周知,2012年中国电影市场的两大焦点事件,一是电影市场达到了史无前例的168亿,二是《泰囧》以12.6亿元的票房刷新了国产电影票房纪录。无独有偶,我们的近邻韩国,2012年的电影市场表现同样抢眼,首先总观影人次达到1.86亿(换算成人民币大概74亿),其次,《夺宝联盟》以1302万人次的票房(大概相当于5.2亿人民币)刷新了韩国历史票房纪录。既然绝大多数人对电影的关注点都放在了票房上,那我也就单纯从数据出发,通过中韩电影市场的比较,来给已经昏了头的中国电影市场泼一点冷水。
        首先,评价一个电影市场是否成熟,总票房只是一个方面,而人均年观影数量,才更能体现出这个市场的开发程度。从这点来看,用总人口(4800万和13亿)计算,韩国人均年观影为4部,而中国,仅仅为可怜的0.3部。从这个角度来看,说明我国的电影市场潜力还很大,但同时也表明我们的电影市场还处在萌芽期,而韩国电影市场的成熟度远远超过我国。其次,我们来看一下本土电影的票房比例。按照广电总局发布的数据,2012年国产片票房为80亿元,占到票房总收入的47.6%,而韩国本土电影票房达到1.1亿人次,占总票房的58.6%。要知道,韩国目前已经完全放弃了电影上映的配额制,韩国电影和好莱坞电影乃是实打实的正面竞争,能取得如此佳绩,放眼全世界也属罕见,而我国只进口十几部分账大片,且大多数还不和北美同步上映,再加上瞒天过海的国产电影保护月,这才把国产片比例做到47.6%,真的不知道如果有一天中国电影市场完全向好莱坞开放,国产电影会沦落到什么地步。再次,我们来分析一下2012年票房前十位电影的比例,中国前十位的影片中只有《画皮2》和《泰囧》两部,而韩国票房前十位中就有《夺宝联盟》、《双面君王》、《狼族少年》、《随风而逝》、《与犯罪的战争》、《我妻子的一切》、《铁线虫入侵》七部,且票房都和《复仇者联盟》、《蝙蝠侠》之类的大片相去不远,单是这一点,就足够让天朝的从业人员汗颜了。
        通过以上的数据分析,我只是想提醒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吹捧者,中国的电影产业还在起步阶段,无论从政策层面还是从业人员的素质以及大量来历不明的资金,都证明了这压根不是一个市场化的电影产业,之所以能取得当下的成绩,完全是因为巨大的人口基数以及越来越匮乏的娱乐手段所致。而那些叫嚣着中国电影腾飞的人们,还是醒醒吧,中国电影每况愈下,照此情形发展,衰亡乃是早晚之事,何来腾飞之有?
        其实电影的票房,属于商品的利润,只和电影的投资方和发行方有关系,和消费者也就是观众并没有直接的联系。消费者关心的只是商品的质量和价格,而对于电影这个统一价格的商品而言,观众的关注点只能放在商品的质量也就是电影的评价上。观众如何评价一部电影,我们可以从叙事、内涵、镜头、剪辑、表演、特效等多个方面来阐述自己的观点,但无论如何,票房都不是评价电影的标准。
        同为本土影史票房冠军,《夺宝联盟》和《泰囧》在气质上有着截然不同的面貌。《泰囧》主打的是屌丝在追逐利益的道路上头破血流的惨状,作为喜剧,其实并不高明,之所以能获得成功,更多的是因为主人公的境遇和当下人们的生存状态不谋而合,在现实生活中失意的人们通过嘲笑比自己更惨的主人公而获得一种心理满足,殊不知在背后偷笑的却是炮制这个骗局的电影公司。而《夺宝联盟》则打出了港台韩三地的强大明星阵容,剧情上走的是好莱坞经典不衰的高智商犯罪路线,勾心斗角的群戏、一波三折的剧情、惊心动魄的场面,构成了一部名符其实的亚洲大片,能取得如此票房佳绩,倒也情有可原。当然,这两部电影都是纯粹意义上的商业片,基本没有什么内涵可言,但单就叙事的节奏和镜头的精巧来说,《夺宝联盟》比《泰囧》高了不止一个档次。但现实就是如此可笑,《泰囧》在大陆屡创票房纪录,而《夺宝联盟》也挟韩国票房冠军的余威登陆大陆市场,最后却以令人尴尬的1800万票房收场,以数据再度证明了中国电影市场的幼稚和盲从。
        关注韩国电影的朋友往往都把目光放在金基德、奉俊昊、李沧东等几位艺术成就卓越的大导演身上,却忽略了一个成熟的电影市场,必然以大量的优秀商业类型片为基础,才能诞生出令人艳羡的艺术佳作。而《夺宝联盟》的导演崔东勋,就属于被我们忽略的韩国商业片导演的佼佼者之一。从处女作《汉城大劫案》开始,崔东勋就坚定的走上了商业类型片之路。《汉城大劫案》偷师美国经典影片《非常嫌疑犯》,《老千》则把鼎盛时期的香港赌片移植到了韩国,并将其赋予了自己民族的特色,《田禹治》更是大胆的把崂山道士和黑客帝国融为一炉,产生了具有中国写意风格的奇幻片,更为难得的是,这些作品都是崔东勋自编自导,其创作的才华和驾驭类型片的能力,确实令人钦佩。其实韩国电影近些年的崛起,和他们宽松自由的电影环境息息相关,只有这样的环境,才能诞生出优秀的商业类型片导演。中国的电影评论者们往往会慨叹,中国不缺优秀的艺术片导演,最缺乏的就是有才华有票房保证的商业片导演。而我想说,在目前中国电影恶劣的环境之下,无论是优秀的艺术片还是商业片,都不可能出现,与其坐等人才的出现,不如去推动电影制度的变革。如果没有变化,按照目前的趋势发展,中国电影早晚会变成一潭死水,而中国电影市场则彻底沦为好莱坞的提款机,到时就会像当年的台湾电影一样,即使想要励精图治,也悔之晚矣、无力回天了。

韩国本土的抗日剧我感觉不多(或者是我孤陋寡闻,看得少),有也是大多在描述和反应日治时期本国人民日常的生活和所思所想,相比之下,我们的影视剧要夸张的多,所谓的抗日差不多已经被演变成了如武侠江湖一样的存在,说起来那奇情异景也是没谁了。日据后紧接着南北分裂,进入2000以后韩国大片多数围绕南北题材展开,期间出现了很多名篇代表作,不过,在短短十几年的时间,讲述南北分裂的影片如他们擅长的犯罪类型片一样接近饱和了,在这块土壤上生产大片难度日增,去年的《国际市场》虽然大卖,但看起来就如《鸣梁海战》一样让人疲劳。翻拍或者将老故事换个地方换个时间讲似乎成为大片新的制作模式,《柏林》是一部发生在德国的南北谍战片,《雪国列车》韩国人主导了人类的未来,《好家伙、坏家伙、怪家伙》将故事搬到了伪满洲国,作为韩国首屈一指的娱乐片鬼才导演崔东勋,他的上一部娱乐片(《夺宝联盟》)则在现时,部分故事设定在了香港和澳门,而《暗杀》索性成了韩国人在旧上海和京城抗日的故事,韩国导演说:办法总比困难多。
崔东勋以一部《汉城大劫案》(对应宁浩的《疯狂的石头》)出道,票房口碑上佳,紧接着制作了一系列卖座娱乐片《老千》、《田禹治》、《夺宝联盟》。《黄金大劫案》上映时,有人这样评价宁浩:“一个不会拍主旋律大片的导演算不得一个成熟的导演,《黄金大劫案》是宁浩走向成熟的影片。”宁浩跟崔同属中青代大导,俩人不仅影片风格接近(夺宝联盟被说是韩国版疯狂的石头),且拍片步调大体一致。我想之前对宁浩的评价也可以给崔东勋,只不过《暗杀》比之《黄金大劫案》要成熟,更像一部标准的主旋律大片。
在国产影视剧中,一年死多少日军,在影视基地,一个日军龙套一天死多少次,统计出来都是个让人吃惊的数字。我说这话的意思是:抗日剧,作为一种被国导们严重污染了的题材,早已被我踢出了可看性影片的行列。《暗杀》虽然是韩片,也免不了故事的陈旧,低幼日军和主角光环的审美疲劳,所以说了这么多,我其实是很不喜欢《暗杀》的故事的,吸引我的无非还是那几个颜帅演技高或者人丑但很逗的演员。
    不过……算了,我就说点老实的吧,其实我是为了多瞅两眼全美人啊。全美人有豪夫养着,不缺钱花,出片速度很慢,在大银幕上多难得看到见到一次。还有哦,在《柏林》里,跟小河两个做夫妻,那恋情看着老费劲了,太不过瘾。《暗杀》里这两人,也是血腥四溅我不在乎了,波米拉咖啡馆两人的邂逅也算了了我这铁粉的愿了,算是勾兑成功了一次。
你看全美人,作为一个抗日狙击手,荒郊野林狙杀日鬼时还不忘涂口红,多扯嘛,可是好看啊。
你看全美人,挂着一副近视眼睛,穿着风衣在屋顶上蹿下跳的,多险嘛,可是好看啊。
你看全美人,在枪林弹绝的关头,竟然从套着丝袜的大长腿里掏出最后一把枪,都啥时候了,这不明摆着秀美腿嘛,可是好看啊……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