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的首任市长们,叶剑英传

  一接管广州

原标题:党史:不忘初心的首任市长们

  1949年10月21日,叶剑英同方方及十五兵团负责人一起,从江西赣州到达刚刚获得解放的广州市。

图片 1

  “百战归来意气雄”。①叶剑英自从广州起义失败离开这座城市以后,弹指一挥间,
22年过去了。广州,这个使他流过血汗、魂牵梦索的地方,曾留下他多少追求和向往,多少欢乐和忧伤??眼下,当他以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华南地区党、政、军最高负责人的身份,重新踏上这块土地时,不禁思绪翻腾,感慨万端!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这是**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同志在党的十八大、十九大与新当选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见中外记者时两次强调的话语。这一已写进十九大报告的温暖人心的话语,不仅道出了96年来我们党团结带领人民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和使命,也生动地表明了中国共产党一贯坚持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

  然而,当叶剑英从对过去的追忆中回到眼前的现实时,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由于国民党的长期统治,加上蒋介石政府撤退大陆时的洗劫,广州这座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城市,已经没有了大革命时期的勃勃生机,变得百业调敝,满目疮痍了。

回眸来时的路,中国共产党在其苦难而辉煌的奋斗史中,始终以人民为中心。从井冈山、瑞金、延安直到迎来新中国的黎明,中国共产党在进行艰苦卓绝的军事斗争的同时,努力改善着根据地人民的生活。在新中国成立前后,一大批开国将帅一边指挥部队肃清残敌、恢复城乡社会秩序;一边努力促进生产、让人民尽快过上和平温饱的生活,赢得了人民对新生政权的衷心拥护。本版披露的叶剑英、刘伯承、陈毅、聂荣臻4位开国元勋担任北平、上海、广州、南京首任市长的故事,即是对“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的生动映照和诠释。——编者

  共产党能治理好这座城市吗?帝国主义者和国民党反动派曾经预言:共产党是管不好这座城市的!不仅如此,他们还企图利用广州邻近港、澳的条件,千方百计进行破坏,并伺机反扑,以夺回他们失去的天堂。而居住在港、澳、广州的一些市民对共产党的治理能力也心存疑虑。面对这种严峻的情况,作为华南分局第一书记兼广州市委书记、市长的叶剑英明确提出,广州是华南第一大城市,要开创华南地区工作的局面,首先必须打开广州市的工作局面。中国共产党有能力有办法治理好这个城市。叶剑英主持华南分局开会研究决定,先集中一段时间,以主要精力开展广州市的工作。

北平市市长叶剑英、聂荣臻——居民生活事关天

  首先从做好全市的接管工作打开局面。在市军管会领导下,成立了接管委员会,具体负责全市的接管。叶剑英提出的接管工作的原则是:把接与管统一起来,接为了管,接服从管;要系统、完整地进行接管;在重视对物资接管的同时,也要重视对人才和文件、档案的接收;在接收中要做到两快两慢,即对政权和物资部门的接收要快,对文化和侨务部门的接收要慢。他还对接管的纪律和对旧人员的处理办法,提出了明确的意见。①接管工作全面展开以后,叶剑英多次听取接管委员会负责人的汇报,及时解决各种问题。由于领导得力,组织严密,加上叶剑英已有领导接管北平市的经验,因此,广州的接管工作进展较快。到1949年12月上旬,整个接管工作就基本结束了。据不完全统计,行政部门共接管原国民党政权系统的单位137个;财经部门接管银行、工厂、仓库等78个单位:交通电讯部门接管电业、工厂等83个单位;文教部门接管公立专科以上院校8所、中等学校11所、小学93所,以及报馆、通讯社、文化馆、戏院等29个单位;军队系统接管医院、仓库等87个单位。加上其他单位,总共接管534个单位,接收旧人员3.43万余人。

北平和平解放前夕,叶剑英被中央任命为北平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兼市长。

  ①《叶剑英诗词选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年4月版,第3页。

刚刚解放的北平,市面大多数商户关门歇业;200多万居民缺衣少食,忍饥挨饿。通货膨胀,物价飞涨,粮、煤、油、肉、日常必需品等物资奇缺,非法买卖银元外币,工厂停工减产,市民大量失业,人民群众的生活处在相当困难之中。

  ①访问杨应彬谈话记录,1986年11月。

为让人民吃上饭不挨冻,刚刚到任北平市市长的叶剑英心急如焚,下决心要保证粮煤供应。他组织力量从外地运进了大批咸盐;从门头沟矿区运进10万吨生活用煤;从华北调运370万斤粮食,从察哈尔购进3000万斤粮食;同时,为粮食经销商在产粮区预订的几千万斤粮食提供快捷的进城通道。这几个举措,既保证了北平市民的日常生活,又确保了北平粮食零售市场的正常运转。

  二“治安战役”

“垂虹玉泉凝空碧,晴雪西山唱晚钟。”1949年1月30日,在颐和园益寿堂暂住的叶剑英,对墙上悬挂的这幅古诗词一点兴致都没有,他专注考虑的是第二天在接管干部培训班上的讲话。

  叶剑英在领导全市接管工作的同时,抓住全市的治安、供应、金融等突出问题,展开了一个又一个“战役”。

北平和平解放之后,为接收管理北平市,从部队抽调了几千名干部到了北平。叶剑英深知,部队干部是缺乏城市管理经验的,而启用一批原旧政府人员,是解决干部城市管理经验不足的好方法。第二天,在接管干部培训班上,叶剑英在讲话中反复强调了部队接管干部,为什么要支持和团结旧政府人员一起工作的决策考虑。

  治安的混乱状况令人十分忧虑。从公安部门和警备部队调查汇报的情况中,叶剑英了解到,全市尚有国民党散兵游勇10万多人,旧警察和常备自卫队1万余人。大街上公开设有许多赌摊,赌博成风。沿长堤马路有许多淫书、春宫图出卖,还有不少娼妓。国民党特务部门还常将流散到港澳的散匪有组织地派往内地,有时一天就派回400多人。他们携带凶器,进行盗窃抢劫等破坏活动。在广州市区,抢劫、杀人等案件最多时一天达46起。还有一些不法分子,公然冒充中共军管会的接管组织和人员,到一些单位进行所谓的接管工作,败坏军管会的声誉。

接管干部任务明确、思想统一之后,立即被分配到物资和文化两个接管委员会,对上千个机关、企业单位进行了接管。接收原北平市机关、工矿企业、铁路交通、电信、教育、文化、新闻、出版单位的公务人员、技术专家和职工共62490余人。有了接管干部和接收人员联手加强城市管理,使得新生的北平市政府很快地投入正常的运作程序。

  如何改变这种局面?叶剑英提出,最根本的办法是依靠和发动群众,特别是要发动广州的工人和学生,共同起来进行整顿治安的斗争。于是,从进城第三天开始,他就同华南分局和广州市的领导人一起,陆续分头召开工人、学生、教师、工商业界代表的座谈会,讲解共产党的城市政策,征求大家的意见。各方面的代表对于如何治理广州,特别是如何尽快扭转城市的混乱现象,打击土匪、特务气焰,提出了许多办法。这更加坚定了市领导尽快搞好治安工作的决心和信心。

北平曾经是国民党在华北的政治、军事中心,仅国民党军队在北平的保密局、国防部二厅等特务和散兵游勇就达4万人以上,这些潜伏特务、散兵游勇和反动党团员,搞暗杀,烧工厂,伤害人命,毁坏财物,严重地危害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和社会秩序的稳定。

  当务之急是取缔那些冒牌的接管组织和人员。叶剑英将这一任务交给广州市警备部队和公安部门执行。警备部队经过侦察,掌握了冒牌组织的基本情况之后,制定出周密的行动方案。警备司令部向各所谓“接管组织”负责人发出“请柬”,“邀请”他们按规定时间前来“议事”。当这些人到达会场时,警备司令部负责人当即严肃地宣布:你们都是非法组织,必须立即解散,停止一切活动,并将经手及接管的资财全部移交警备司令部!非法组织的头目们,慑于人民政权的强大威力,被迫交出了随身所带证件、符号及材料。正办理手续过程中,非法组织中有人突然开枪,当场打死警备司令部一名干部。警卫战士被迫开枪自卫,逮捕了顽抗分子。接着,到各非法组织住地,收缴了他们私藏的枪械600余支,并将各组织人员800余人集中起来,一一甄别,对大部分受骗者,予以教育后释放。而那些罪恶累累的土匪、特务,理所当然地受到了新生人民政权的严厉制裁。

对此,叶剑英早就有所估计,他在接收市政府的第二天就签署《北平市军管会关于国民党军遗散武器限期登记》的布告,限即日起到公安机关报缴登记。同时调动部队对全市进行了几次较大规模的捣毁敌特机构和强制收缴武器弹药的行动。由于一系列的清理,北平市的社会治安很快就得到了扭转。

  为了进一步打击匪特气焰,扩大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的影响,叶剑英倡议开展劳军运动。华南分局和广州市的人民群众热烈响应,以各种方式慰劳人民解放军。

同时,他还作出有关稳定金融市场的决策,就是要求银行在收兑金圆券时,对工人、学生、职员、平民及个体劳动者给予一定的优待,以每人半月粮食为准,用低于市场的比价兑换人民币。

  10月28日,叶剑英以市长兼广州市军管会主任的名义,举行盛大宴会,欢迎和慰劳参加解放广东的人民解放军军政干部,并在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赞扬解放军官兵在解放广东的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吃苦耐劳、英勇作战、不怕牺牲的精神,称赞他们为广东人民立了大功,特别表扬了为解放广州出了大力而又不入广州市的纪律严明的四兵团部队。11月11日,广州举行大规模的庆祝解放大游行和人民解放军入城式。叶剑英同华南分局、广东省政府、十五兵团的负责人方方、邓华、赖传珠、李章达等在广州市人民政府门前检阅了参加入城式的部队和群众游行队伍。这些活动,也从政治上、心理上有力地打击了土匪、特务的反动气焰。

叶剑英在全身心解决北平市粮食、煤炭、水、电、工厂开工、学校开课、商铺开业、公交畅通、社会治安等一系列国计民生问题的同时,还为**中央和人民解放军总部由西柏坡搬至北平做准备,组织为迎接毛主席举行的阅兵、群众欢迎队伍等活动。

  11月27日至12月1日,叶剑英主持召开了广州市第一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参加会议的包括各民主党派、人民解放军、工人、学生、郊区农民、归国华侨、文化界、教育界、工商界、宗教界以及广东各地区和广州市政府的代表,共368名。叶剑英在会上致开幕词。他概述了广东人民100多年来的英勇斗争和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28年的光辉战斗历程,提出了广州市当前的主要任务,就是要加强人民民主专政,整顿好治安、金融秩序,恢复和发展生产。他满怀信心地说:“让我来代表大家说一句不算骄傲的老话吧:天下事大定矣,吾人好自为之。人民群众,就是国家的主人。全体主人翁们!

8月1日,中央决定叶剑英任**华南分局第一书记。8月11日,叶剑英乘火车离开北平赴华南工作。他在北平担任市长期间,北平的社会治安有了好转,市民的生活有了基本保障,北平市在很短的时间内恢复了一个大都市应有的和平与繁荣。

  让我们亲密地团结起来,亲密地合作起来,克服一切的困难,战胜内外的敌人,建设我们的新广州。”叶剑英的话,反映了广州市各界人民的心愿,大家表示衷心拥护。

叶剑英离任后,聂荣臻接替叶剑英继任北平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兼市长。

  会议听取了广州市副市长朱光代表市政府所作的解放43天以来的施政报告,讨论并通过了关于肃清匪特、巩固治安的方案;成立了广州市各界人民协商委员会,叶剑英任主席。代表们还提出了许多提案。12月1日,会议胜利闭幕。叶剑英在闭幕词中充分肯定了会议的成绩和收获。同时,再次强调了人民民主专政问题,他说:“我们一定负责地把广州的匪特肃清,巩固广州的治安。广东的珠江三角洲好像是南中国的一扇大门。鸦片战争以后,帝国主义踢倒了它,一向门户洞开。他们要进就进,要出就出。现在,人民的主要任务就是要把大门修建起来,中心的工作要从广州做起。我们必须剿抚兼施,水陆并进,文武并用,以整顿珠江三角洲的治安,并进一步巩固国防。对于潜藏在这里的匪特,要像理发一样采取推、剪、刮的三个步骤,把他们剃光。”

**中央同时决定,今后的北平将是新生的人民共和国的首都。而此时的北京,市政设施非常落后。许多街道、胡同垃圾堆积如山,有些甚至堆放了几百年。聂市长不能容忍未来国家的首都是个肮脏的城市,他上任之初,就全面动员部队、机关、街道居民共同清理垃圾。仅1949年这一年,北京市就清除垃圾粪便60多万吨,使市容环境得到了初步改观。

  第一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以后,叶剑英为会议专刊题词:“实行人民民主专政”。为了有效地在广州市实行人民民主专政,建立正常的革命秩序,叶剑英领导市军管会和政府采取群众与公安、警备部队相结合的办法,进一步整顿治安。市政府组织起4300多人的人民纠察队,协助警备、公安部门缉匪破案。公安、警备部队也有组织地派出一批干部战士化装成便衣人员,深入街头,进行不定时间、不定地点的检查。对于进行抢劫的匪徒,就地实行镇压。这样一来,匪徒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抢劫的猖獗行径终于敛迹。据不完全统计,
1949年11、12两个月,共破获抢劫、偷窃等案件1000多起,收缴各种枪2500多支,处理散兵游勇2万余人。

社会治安始终是北平两任市长最为揪心的一大社会问题。叶市长任内虽然投入了很大的力量,但随着北平的和平解放,华北各地的一些反动残余势力陆续向北平集结,而且东北解放后,也有许多国民党特务、党团骨干和地主、恶霸、流氓头子等流亡北平,还有流散在社会上的数万名散兵游勇,与各种黑恶势力沆瀣一气,对北平市的社会治安造成极大的影响。

  1950年3月3日,蒋介石集团派飞机对广州市进行野蛮轰炸。敌机在空中飞,暗藏在市内的敌特就在地面放火或打信号弹指示目标。这次轰炸,给广州市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了巨大损失。空袭过后,叶剑英领导盛市政府一面安置受难同胞,一面号召防空肃特,并要求公安部门和警备部队狠狠打击暗藏敌特的破坏活动。经过公安、警备部队和广大群众的共同努力,两个月内,破获特务案97起,挖出特务189人。此后,广州市社会秩序和治安局面进一步好转。①①访问廖似光、孙乐宜、马甫谈话记录,1986年。

聂荣臻就任北平市市长之后,立即下令平津卫戍部队成立纠察队,经常巡逻在大街小巷,对社会上的偷盗、乞丐、流氓滋事以及吸毒、赌博等有碍社会治安的各种现象进行纠察,予以打击。组织收容国民党军流散官兵3.7万多人。这一系列的行动清除了北平市社会治安中的一个个隐患。

  三“把粮食运进来”

北平社会秩序的迅速好转,为新中国的定都,提供了重要的社会保障条件。

  治安状况稍为好转之后,叶剑英又把工作重点转向另一个大难题,即广州市的粮食和生活必需品的供给问题。早在赣州会议期间,叶剑英根据接管北平时解决供给问题的经验,就同方方等人一起研究了广州解放后的供应问题,并以华南分局的名义向广东各地委发出指示,要求筹集粮食,供应广州市。可是,由于匪特到处进行抢劫破坏,特别是在西江、珠江一线,以“大天二”土匪恶霸认为上天第一,自己第二,自称“大天二”)为主的武装匪特劫船、走私活动十分猖獗,水、陆交通时常受阻,因此,各地供应广州的粮食和其他生活物资运不到城内。在这种情况下,叶剑英将投诚起义的原国民党江防舰队组织起来,派往西江和珠江两条水道上巡逻,打击“大天二”的活动,检查来往船只,杜绝粮食走私。他还要求市政府有关部门组织征粮队,到各地乡村征粮,运往广州。通过这些措施,广州的粮食供给问题初步得到了解决。

1949年8月,新中国即将诞生。**中央决定在开国大典这个神圣的日子里,组织隆重的阅兵式和群众集会。聂荣臻作为开国大典的阅兵总指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庆祝大会筹备委员会主任,为组织好开国大典阅兵式和群众游行,做了大量周密的工作部署。

  1950年初,广东各地城乡面临着春荒问题,在乡村征粮已很困难。叶剑英同盛市政府负责人经过研究,决定发动城乡人民,自力更生,节约用粮,渡过春荒。同时,设法从国外进口一部分粮食。可是,由于新中国刚刚建立,帝国主义国家实行封锁政策,周边一些国家也尚未同新中国建交,故难以同他们开展贸易。叶剑英提出,利用民间渠道想办法。他找来省政府商业厅长朱竟之、副厅长邓文钊和侨委负责人伍治之等人,一起研究解决粮食问题的办法。

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按照预定的方案顺利进行。也就是从这天起,北平改称北京。

  “我有一个想法,”叶剑英同众人商量说,“能不能利用一些归国华侨在国外的关系,以别的名义将粮食买到,先运到香港,再设法转来广州?”

11月20日,北京市召开了第二届第一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会上,聂荣臻当选为北京市市长,成为北京历史上的第一任民选市长。

  他的这个提议得到邓文钊的赞同。邓文钊主动要求提供自己在香港的房子,作为活动的落脚点。邓还推荐蚁美厚等人来办这件事。

这次会议还通过了关于封闭妓院的决议。决议通过的12小时内就封闭了北京市所有的224家妓院。400多名妓院老鸨和领家被集中管训,
1200多名妓女被收容到8个教养院,改造思想,学习技术,帮助他们另谋生路。

  蚁美厚,泰国华侨,祖籍广东省澄海县,在泰国主要经营船务和进出口贸易。他同情支持国内的人民革命斗争。1949年6月,他被邀请回国准备参加全国政治协商会议,
10月底回到了广东。

此时北京市的社会治安已比较稳定,物价也趋于平稳,人民群众的吃穿问题基本得到了解决。

  叶剑英听了伍治之、邓文钊对蚁美厚情况的介绍,当即同方方找到蚁美厚,详细询问了他在国外的经营业务,然后说道:“这件事情需要你出力,具体办法还要仔细研究。总之,一是要快,二是要稳妥。广州的人民需要这批粮食。”蚁美厚欣然领命。他赶到香港,给仍在泰国的夫人和女儿打长途电话,要她们购买一批大米,然后通过五福轮船公司转运至香港、澳门。经过一番艰难曲折的过程,才将大米买妥并分批运抵香港、澳门。接着,又经过港澳爱国知名人士何贤、马万祺、柯平等人设法,终于在1950年春把大米运到了广州。那时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又赶上解放军准备解放海南岛,军队、地方都需要粮食。从外国购买的粮食运进来后,一部分供应给城乡群众,一部分供应给进军海南岛的解放军部队,缓解了粮食供应方面的困难。①①访问蚁美厚谈话记录,1986年11月。

1951年初,聂荣臻由于军事工作过于繁重,没有精力再主管北京市的工作,经中央批准辞去市长职务。

  四金融斗争

南京市市长刘伯承——一切为了人民安居乐业

  广州在金融物价方面斗争的尖锐和复杂程度,在全国新解放的大城市中是屈指可数的。叶剑英在他主持起草的华南分局给中南局并报中央的一份报告中对此曾作过深刻的分析:广州过去是帝国主义国家对中国长期进行经济侵略的重要市场,一大批买办官僚地主分子以广州的十三行一带为基地,大肆进行金融投机,走私贩私,炒卖金银、外汇。靠此维持生计者达到数万人,几十年来已形成行帮。他们与京、津、沪、汉、港、澳等地建立了密切联系,与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势力互相勾结,与土匪、流氓、大天二、黑社会组织、特务、军阀连成一气,有较深固的社会基础,组织严密,势力很大。特别是由于广州与港澳毗连,在国内外反动势力作用下,使广州及其四乡成了港币盘踞的市场,市民、乡民的一切交易,均以港币为本位币。在这种情况下,要在解放之初的短时间内,建立起以人民币为本位币的金融体系,并稳定市场物价,难度确实很大。

南京解放后,中央决定刘伯承担任**南京市委书记兼市长、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

  为了尽早确立人民币的地位,
1949年10月18日,叶剑英就让广州警备司令部负责人以广州市军管会的名义,发出布告,宣布禁止银元流通,以人民币为本位币。11月2日,盛市人民银行成立,正式开展业务,调整了人民币兑换港币的比价,政府开始收税,各公私企业一律收用人民币。因而人民币的地位暂时得以稳定。但是,从11月中旬开始,由于受全国性物价波动的影响,大批游资流入广州,以十三行为大本营的地下钱庄和金融投机商人乘机兴风作浪。他们公开散发行情单,称人民币为杂币,煽动拒绝使用人民币,并制造谣言,说解放军滥发钞票,每个团都配有一架印钞票的机器,支前司令部抛出了大量票子抢购物资。不久,市面上还发现了假钞票。广州市的物价一时直线上升,广大市民在经济上受到很大损失,人心浮动。群众纷纷要求取缔地下钱庄,严厉打击金融投机活动。面对这种情况,叶剑英同华南分局及广州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同志多次开会,研究解决办法。他分析说,广州金融混乱的状况固然与外地游资涌入和供求关系有关,但是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旧有的、潜在的经济体系在作怪。因此,必须采取经济的和政治的两种手段,给这种经济体系以严厉打击。在他主持下,华南分局和广州市委做出决定,采取取缔非法地下钱庄,向商人借款支前,开展拥护人民币的宣传运动等紧急措施,从根本上扭转广州金融的混乱局面。

1949年4月29日,刘伯承到了南京,满眼破车烂炮,店铺大门紧闭。恰如唐朝诗人刘禹锡诗云南京“西晋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昔日的六朝古都,而今已是王气不再。面对这一片萧条景象,刘伯承深知,要让南京这么大个城市恢复生机,必须让工厂立即开工,工人必须迅速就业。

  在采取这些紧急措施之前,叶剑英要求市政府组织有关部门和人员,对地下钱庄和“剃刀门媚”(即兑换钞票的档铺,意思是进出门都要被剃一刀)的情况进行秘密调查,搞清楚它们的名称、位置、主管人、商业情况,印假行情单和假钞票的线索,然后列表登记,经市政府审查批准后再行查封,以便稳、准、狠地进行打击。

刘市长要求市军管会立即组织硫铁矿、机械厂、兵工厂、被服厂等所有有条件复工的工矿企业全部复工。他告诉劳资双方,复工快,工人、职员有工可做,生活也就有了保障。刘伯承在指挥工厂复工的同时,他还要求城市尽快供给乡村必需的日用品,乡村才能供给城市粮食和原料。由于城乡交流的恢复,农副产品也迅速地进入了南京城。

  12月5日,在叶剑英直接领导下,在广州全市发动了一嘲金融战役”。

刘伯承还将自己带来的南下干部工作团组建成市政接管委员会,对原国民党政府的经济部、资源委员会、农村部等12个经济机构实行全面的接管。同时发动工人积极参加整理清点账本、物资,还尽力争取资方人员的协助。由于有劳资两方面的人员参加,接管工作进行得很顺利,也为南京市所有工矿企业的全面复工创造了有利条件。

  下午2时,市公安总局干部,一部分警备部队和工人、学生,突然出现在太平南路十三行一带,对分布于该地区172家钱庄中的130家进行检查,将其经理、主管及帐目、密码等证件带走,其余财物予以封存,并留下武装人员看守。然后,对拘捕人员进行审讯,分别情况进行处理。对其中的大部分人员,经过教育后,给予释放或保释。对于利用官僚资本进行大规模投机者,则予以严惩。

短短几个月,主要工厂企业的生产基本得到恢复,战后形成的失业大军很快消失。解决了工人的失业问题,不仅工人和市民群众皆大欢喜,而且一些民族资本家也感到满意,对于刚刚解放的南京市的社会稳定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扫荡“剃刀门媚”是与取缔地下钱庄同时进行的,这一任务由各区公安局干部与部分学生执行。各个行动小组乘上汽车,每到一处“剃刀门楣”摊档前面,便突然停下,将坐档的人带上车,同时没收其财物,然后向群众进行宣传。群众对此无不拍手称快。当日共捕获坐档者522人,亦分别情况进行了处理。①这天,还采取了另一项措施:向商人进行支前借款。其目的在于紧缩银根,回笼货币。叶剑英主持制定的借款政策是:只向商人借,工业户不借;营利多者多借,营利少者少借;投机性商业多借,必需品商业少借。各行业平均借款额,以10%左右为限。这一工作由市政府各局干部负责进行。下午2时,市政府有重点地召集各行业商人,首先传达市第一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精神,向大家提出借款150亿元(旧币)的任务,并讲明了借款的目的和原则,请大家讨论。接着,由141个行商推行出总评议委员会,按行业分摊借款数额。然后,市政府派干部到各行户民主评议每户借款数。最后,市政府有关部门对借款数额进行核准,由市工商局发出通知书,请各行户在规定的时间内向银行交款。结果,借款任务顺利完成。

职工工资问题,事关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刘伯承作出了维持现状、适当调整的政策。这样,既获得了工人职员的普遍支持,也得到了大多数资本家企业主的认可。复工、就业和工资三大问题的基本解决,标志着南京市市政治理工作的初步成功。

  广州市的“金融战役”,由于指挥有方,计划周密,组织严密,行动迅速,取得了很大的胜利。次日,在叶剑英和市政府的组织下,全市的工人、学生2万余人,采用花车、秧歌等形式,开展拥护人民币、拒用港币的宣传运动。同时,市政府派出人员,专门抽检商人是否以人民币为本位币记帐。

在金融贸易问题上,经历了一场复杂的斗争。特务和奸商一面造谣惑众,一面大搞银元投机,曾一度造成市场的混乱。财政部门紧紧依靠工人阶级和人民群众,切实抓了禁止银元流通、发行人民币、掌握物价这三个环节。这样人民币的信誉确立了,物价也平稳了,敌人的破坏阴谋也归于破产。

  经过这许多措施,人民币的信誉、地位迅速上升。12月6日,黑市价格即与公开价格取齐。香港的反动报纸对此惶恐不安,攻击说:“叶剑英洗劫十三行!敌人叫骂,人民叫好。广州市人民衷心拥护政府的这一果断措施,纷纷赞扬说:“政府做得好,做得对!”“共产党真有办法,五六千人同时行动,事先一点消息都没有走漏,解决问题既迅速又干脆,真了不起!”

在恢复生产的过程中,南京的工商业界和文化科学界经历了从动摇到积极的变化。刘伯承认为应从宣传教育和解决实际问题入手,双管齐下,调动工商业者和文化科学界人士的积极性。刘伯承亲自出面作动员教育工作,或出席座谈会,诚恳地与大家交换意见;或与有代表性的民族资本家和文化技术专家促膝交谈。这样较快、较好地解除了这部分人的思想顾虑。

  金融斗争的胜利,为全市经济的恢复和建设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刘伯承十分重视教育工作,特别是重视对青年一代的教育。在南京市学生代表座谈会上,他即席给学生们作动员。刘市长深入浅出、循循善诱的语言,博得与会同学们热烈欢迎,激发了学生们一颗颗奋发向上、努力学习、报效国家的心。

  ①华南分局:《广州市对金融斗争报告》,1949年12月25日。

7月9日,刘伯承在南京市党员干部大会上,作了题为《关于反封锁与城乡生产的互助和交流问题》的报告。他详尽地总结了南京市各方面的工作,肯定了恢复生产、文化教育和处理失业、疏散人口、维护社会治安所取得的成绩。此后不久,刘伯承就离任南京,参与谋划指挥进军大西南。因此,这个报告也成了刘市长在南京任职三个多月的工作总结。

  五市政建设的起步

上海市市长陈毅——打赢“银元之战”

  1950年元旦,广州市政府在观音山运动场举行体育表演会,叶剑英高兴地出席了大会。这一天,人山人海,刚刚平整过的场地容纳不了到会群众,以至在周围斜坡、山头上都站满了人。叶剑英见此情景,对在场的朱光副市长和青年团广州市工委负责人说:“能不能组织全市青年进行义务劳动,挖土方扩建场地?市政府再拨点钱,在场地四周建上看台,这里就成为一座名副其实的体育场了!”朱光等人连声赞同。

上海解放后,中央任命陈毅为华东军区司令员兼上海市市长。

  大会开始以后,先由运动员进行了部分体育项目的竞赛表演。然后,叶剑英在会上发表讲话。他号召大家积极参加体育活动,锻炼身体,以更强健的体魄和饱满的热情投入到建设新广州的事业中去。同时,他号召全市的青年进行义务劳动,用双手建设人民的体育场,作为广州市举行运动大会和群众集会的场地。叶市长的号召得到广大青年的热烈响应。大会后,在叶剑英、朱光的直接过问下,市政府拨出2亿元(旧币)经费,并组成一个筹建小组,具体负责组织施工。广州市的青年们踊跃参加义务劳动,每天都有上千人分批进场挖土运土。干了一段时间,天公不作美,春雨绵绵,工地泥泞不堪,严重影响工程进度。正在这个时候,叶剑英来到工地视察。他了解情况后,很快就调派来机械筑路队,以后又派来工兵部队帮助施工。这样,这个能容纳数万人的有400米跑道的正规体育场在较短时间内便建成了,叶剑英提议将它正式命名为“越秀山体育潮。

陈毅执掌市长大权未及10天,市面一个烧饼竟飞涨到3万元,通货膨胀犹如张开血盆大口的恶魔,步步向经济基础已十分脆弱的新上海逼近。

  海珠桥,是广州市内横跨珠江的南北交通要道。国民党军队在溃逃时,丧心病狂地炸断了这座大桥。巨大的钢梁,一头搁在桥墩上,一头落到江水之中,严重地影响了交通。叶剑英和盛市的领导经过研究,决定立即修复海珠桥。在修桥过程中,他经常了解进展情况,及时解决各种问题。如何把插入江中的大钢梁弄出水面?这是一大难题。叶剑英对工地负责人说,要依靠群众,发动群众想办法解决。建桥工人们开动脑筋,在江面上固定一只大木船,然后利用潮水的起落,用木头和砖头硬是把钢梁顶了起来。叶剑英从工人身上看到集体的智慧和力量,高度赞扬他们的创造精神。1950年11月7日,海珠桥修复工程竣工,叶剑英高兴地出席通车典礼仪式并剪彩,向全体工程技术人员和建桥工人表示衷心感谢。①这期间,他还以极大的魄力,制订了开发黄埔港的蓝图,并直接组织领导对黄埔港的疏通、治理工作,为后来这个港口的建设与发展打下了基矗广州市的各项事业逐步恢复和发展起来。全市人民看到城市面貌的一天天变化和自身生活的改善,从心底里感到高兴。他们对于在人民政府领导下建设新生活的信心更强,热情更高了。在这种情况下,反动势力特别是潜藏匪特怀着刻骨仇恨,加紧了破坏活动。他们窥测时机,企图暗杀叶剑英等领导人。在市政府所在地,曾发生两起特务将炸弹扔进院子中爆炸的事件。还有一次,叶剑英外出开会乘车返回住所途中,藏在一辆停在叉路口的卡车中的特务向叶剑英开枪行刺。由于司机的机智躲避,叶剑英幸未受伤,但座车被击中。不久,市公安部门获得国民党特务当局在香港成立行动小组,训练特务,伺机潜入广州刺杀叶剑英的情报,立即向华南分局和党中央作了汇报。

陈毅看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如此下去,人民币就会遭遇被赶出上海滩的厄运,共产党没有被国民党的枪炮吓住,却不得不倒在那些银元贩子的脚下。陈毅同华东局财委一起制定了方案,于是很快发起一场影响深远的“银元之战”。

  ①梁广:《我所了解的叶剑英同志》,载1986年月日0月29日《广州日报》。

6月10日上午10时整,在一再劝说无效的情况下,两个营的部队和400名便衣公安干警突然包围了上海证券大楼,当即宣布立刻停止交易,原地等候询问和搜查。

  毛泽东对叶剑英和华南分局其他领导同志的安全极为关心。他一面指示公安部门加紧采取反特措施,一面给叶剑英发电嘱咐:注意安全,不要在公开场合露面,如集会、讲演等等。叶剑英深深感谢党中央、毛泽东的关怀。回电说,我及分局同志,应遵来示,提高警惕,加强保卫,免遭暗算,同时加强侦察破案,镇压敌之阴谋。尽管敌人阴谋行刺,叶剑英却一如既往地开展各项工作。他深信人民的力量是无敌的。只要群众一起来,敌人的任何阴谋,都是注定要失败的。在越秀山下召开的群众大会上,在中山纪念堂举行的报告会上,人民群众仍能时时看到他那魁伟的身影,听到他那洪亮的声音。人们从市长身上看到了一个大无畏的共产党人的形象,备受鼓舞,更坚定地投入到建设新广州的斗争中去。①

这次银元之战历时两天一夜,被包围在证券大楼内的两千多人,经过逐一询问审查,先后释放1863名,而将250名投机分子主犯和有严重罪行的人扣押带走。消息很快传遍大江南北。银元之战后的第二天,“袁大头”市值从2000元跌到1200元,大米市价跌一成,“战”后第三天,米价再跌一成,食油跌一成半。那些排队买米打油的市民们,脸上难得的有了笑容。

此时陈毅接管的上海是满目疮痍,百废待兴。为了使这个刚接管的城市走出困境,迈向新生,陈毅深知自己肩上担子的分量。上海纺织厂的纱锭229万,占全国40%,贸易额占全国一半。眼前上海工业已陷入半解体状态。1万余家工厂中,只有30%维持开工,机器业工厂80%以上停工。面粉业受外运不畅影响,产量只及内战爆发前的1/10。占工业产值74%的轻纺工业,因缺原料,销路不好,已陷入半瘫痪状态。陈毅市长清楚上海经济的好坏,对全国有举足轻重的作用,若上海的工厂不冒烟,对全国财经的影响不堪设想。

当务之急是稳定人心,恢复生产。陈毅首先想到的是依靠上海工人阶级,依靠上海83万产业大军。陈毅决定召开“产业界人士座谈会”,与产业界的人士商讨上海的生产问题。荣毅仁等90多位上海工商界的实力派人物到会。

会议开始,陈毅即以“工商界的朋友们!”跟与会者打招呼。“朋友”二字从陈毅口中一出,会场气氛一下变得轻松了不少。他在会上首先宣布了16字的工商政策:公私兼顾,劳资两利,发展生产,繁荣经济。陈市长还表示人民政府愿与产业界共同携手,帮助解决眼前困难,尽早把生产恢复起来。此会一开,上海工商界如拨云见日,豁然开朗。

国内短缺的柴油、汽油,由于西方的封锁,断了主要来源,到处出现告急。轻纺工业和轮胎橡胶工业急需的印度和美国的原棉、南洋的橡胶和其他已经签订供货合同的工业原料,因受封锁影响运不进来,许多工厂被迫停工待料。大批外销产品堆积在码头上运不出去,不但造成产品的积压,也使得大批工人无工可做,生计发生了问题。

陈毅尖锐地指出:由于西方的封锁,我们的工厂要关门,工人要失业,市场要冷落,税收要减少,生活要困难,不容乐观啊,应该找到解决的办法!

陈毅立即主持华东局和上海市委制定了“反封锁六大方针,五大任务”。

在这场反封锁的斗争中,陈毅领导的上海市政府首先走在第一线,积极支持和协助工商界复工复业,给他们提供资金和从全国调节原料,帮助他们渡过难关。经过几个月的不懈努力,上海工业终于从萧条走向复苏。

通过实际接触,陈毅既看到了上海光明繁华的一面,也看到了它的黑暗和罪恶。他下决心治理弊政和一切龌龊的社会恶瘤。

经过初步摸底调查,上海有登记在册的妓院518家,妓女近2000人。对这些女性,上海市政府的方针是收治教养,尽最大努力把他们改造成健康的自食其力的新人。同时,盘踞上海的帮会流氓也很快得到治理。上海帮会头目黄金荣慑于军管会的权威和陈毅的政治感召力,向军管会表示弃恶从善的决心,上海帮会组织就此土崩瓦解,全市治安状况明显好转。

1954年9月陈毅在全国一届人大一次会议上当选国务院副总理,1958年2月11日,中央任命陈毅兼任外交部部长。

广州市市长叶剑英——首倡商品“交流会”

广州解放后,中央任命叶剑英为广东省人民政府主席兼广州市市长。

叶剑英到任广州不久,针对广州副食品供应紧张的状况,他决定狠抓圩镇建设。由于花大力气抓圩镇建设,华南城乡之间产品交流畅通了,当地的土特产品,如荔枝、香蕉、肉类等,不仅保障了广州的需要,还源源不断地销往华北、东北等地。这样一来,促进了整个广东经济的发展和走向繁荣。

为此,叶剑英决定在广州举办“华南土特产展览交流大会”。经过两年的筹划准备,一个由全国各地参加的“华南土特产展览交流大会”于1951年10月14日开幕。它不仅展示了广州解放两周年来的巨大成就,还为全国产品交流提供了一个重要平台。后来的“广交会”就源于此,至今已有60多年的历史。

关于城市管理和建设,叶剑英根据他在北平时的做法,首先组织培训接管干部队伍。参加接管广东的干部总共4000多人,除从老解放区抽调干部组成的南下工作团,随军南下的学生,还有在广东、香港以及社会上新招收的学生。

人民解放军渡过长江之后,广东就成了国民党的大本营,李宗仁的“总统府”、阎锡山的“行政院”,都搬到了这里,还有其属下的省政府、市政府。广州又是军队攻打下来的,城内尚有国民党10万散兵游勇,1万余人的旧警察和常备自卫队,国民党的特务部门将流窜到港澳的散匪有组织地派回来。这些人会合在一起,到处抢劫、杀人,因此各类案件不断发生,最多时一天46起。

这种情况,叶市长早有预料,他断然要求部队和公安部门迅速清除国民党的军警特,严厉打击土匪、特务的嚣张气焰。广州市的混乱现象很快得到了扭转。

在强大的军事政治攻势下,广州的社会治安状况迅速得到了改变,这不仅促进了接管工作的顺利进行,也保证了金融战线斗争的胜利。稳定的社会秩序,也为经济恢复和建设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熟悉广州历史也熟悉广州今天的叶剑英懂得,必须努力迅速恢复和发展生产,使工人生活有所改善,使人民群众的生活有所改善,否则就会站不住脚,就不能维持政权。

1950年6月25日开始,抗美援朝战争爆发,战场急需橡胶制品。中央政府作出在华南建立自己的天然橡胶生产基地的决策。

很快,叶剑英亲自担任局长的华南垦殖局成立了,并抽调2万名部队官兵,组建了林业工程第1师、第2师和1个独立团。中国的橡胶事业,就此轰轰烈烈地发展起来了。

中国是一个农业国,土地是农民赖以生存的根基。广东省有2800万农民,占总人口的90%。叶剑英决定把土改列为重要工作来进行。

在叶剑英的领导下,广东的土改,本着快与稳结合的原则,迅速广泛地开展起来了。广大的农民有了土地,广东农村的社会经济建设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广东的粮食不仅解决了本省的需求,还为全国其他地区提供了大量的粮食和农副产品。

叶剑英在广州任市长虽然只有三年,但在他的领导下,广州市社会基本稳定、工农业生产基本恢复、人民群众生活基本得到改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