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亚体育娱乐世界富豪的成长记录,三菱霸王岩崎兄弟

以身殉职的“船运巨子”

在当今日本6大企业集团中,三菱集团以雄厚的实力位居三井、住友、芙蓉、三和、第一劝业银行之前,独占魁首。三菱集团旗下有41家大公司,包括三菱银行、三菱商会、三菱重工、三菱信托、明治生命保险、东京海上保险、三菱电机、三菱汽车、三菱石油、日本邮船等。1989年,世界50家大银行中,三菱就占两席;世界100家大企业中,三菱也占有3家。1989年三菱所属公司的营业额十分惊人,如三菱电机212亿美元,三菱汽车168亿美元,三菱重工150亿美元。这个号称”日本老大帝国”的企业集团,真可谓”富可敌国”。然而,在1870年,岩崎弥太郎及其弟弥之助创办三菱时,仅有3艘轮船。岩崎弥太郎从”地下浪人”到”航运巨子”,再到”日本第一财阀”,他那富有传奇色彩的发家史,让人们可以从中得到不少的启发。

当时与弥太郎竞争的有很多公司,但与这些“官僚”式的公司相比,弥太郎本着“规模虽不大,然而以在野之身,任意做官方办不到的事情”的精神来经营公司。弥太郎以信誉为上,重视服务,积极争取顾客、船货,为自己公司打开了广阔的前景。

1834年12月11日,岩崎弥太郎出生于安艺郡井口村。父亲弥次郎是个地下浪人,因家境中落而丧失了乡居武士的地位,过着贫困的下层生活。母亲美伦是个医生的女儿,尽管生活艰难,也不忘对长子弥太郎的培养。弥太郎从小就跟随外祖父识字并学习书法,14岁时又寄居在姨父家读私塾。20岁时,弥太郎决心到中心大城市江户求学。为此,父亲弥次郎不惜卖掉祖先遗留下的山林,作为儿子去江户的盘缠。这使弥太郎极为感动。临出发的前一天晚上,他登上家乡西边的妙见山,来到名叫星神社的词堂,掏出笔墨,在星神社的门上写道:”日后若不能扬名天下,誓不再登此山。”
弥太郎从乡村来到江户,对城中壮丽的街景,看得目瞪口呆,而市中商家的繁盛,更令他兴奋不已。他从师于”昌平堂”儒官安积良斋,从此才学大进,被人称为秀才。
谁知一年后,他的父亲弥次郎突遭横祸,受村长诬陷而下狱。弥太郎闻讯从江户赶回来为父伸冤,不料,郡奉行所官员竟与村长串通一气,拒绝他的申诉。弥太郎怨恨难抑,在奉行所的任于上,愤怒地刻下”无贿不成官,罪由喜恶判定”几个大字。奉行官大怒,命人削掉柱上大字。但是,弥太郎又在奉行所外白墙上写下同样的字。恼羞成怒的奉行官竟将弥太郎也逮捕下狱。
弥太郎与一位樵夫关在同一牢房。这个樵夫十分擅长算术。一天,樵夫对他说:”没有一项工作,比做生意一获千金更有意思了。”弥太郎趁机说:”做生意是好,可是我不通算术,你能教我吗?”樵夫爽快地答应了。过了不久,弥太郎就能很熟练地运用算术了。樵夫夸奖他说:”弥太郎,你真了不起,我花四五年才学会了算术,而你,却不到一个月,就融会贯通了。”弥太郎兴奋地指着牢房的一个大柜子,说:”他日,我若能成为天下巨富,将报你以一大柜子小判(当时日本的货币单位)的酬金。”
后来弥太郎创立了三菱财团,成为日本首富,他果真信守诺言,送了很多钱给樵夫的儿子。这次与樵夫一起坐牢的际遇,成了弥太郎一生重大的转机。
一年多以后,弥太郎获释,但活动范围却被限制在鸭田村内。弥太郎深切体会到社会的不公道,对自己试图在黑暗官界出人头地的念头灰了心。
有一天,他与弟弟弥之助在安艺河边钓鱼。他遥看两岸辽阔的土地,说:”这两岸土地既肥沃又广大,无奈就怕洪水泛滥。”就在这时,他萌发了一个企业家的灵感:如果在两岸筑堤,挡住洪水,岂不造就了万亩良田?!
他立即向安艺郡公所提出筑堤造田的申请,并很快得到批准,予以实施。后来,仅弥太郎本人就造稻田100公亩,棉田50公亩,获得了相当可观的收入。
从此,弥太郎否极泰来,不仅免除了限制活动范围的处分,而且担任了奉行所的一名下级官员,往高知城赴任。1867年,弥太郎又担任了长崎土佐商会的负责人。
1868年,德川幕府倒台,明治天皇成立了新政府,实行了一系列扩大民族经济、为发展资本主义开辟道路的措施。这就是着名的明治维新运动。在明治维新”奖励贸易”、”富国强兵”的背景下,三菱公司应运而生。
1869年,岩崎弥太郎到土佐藩大阪商会任职。次年10月,在明治新政府废止藩营鼓励民营的改革措施下,”大阪商会”脱藩自立,以”九十九商会”为商号正式开张。弥太郎成为九十九商会的实际负责人。他得到了3艘藩船的使用权,开始经营大阪——东京、神户——高知的海上运输业。
1871年7月,废藩置县,土位藩变成了高知县。县当局劝弥太郎将”九十九商会”转为个人经营。1871年9月14日,弥太郎决定接受九十九商会为个人事业。他筹资买下两艘船,这一天就成了三菱公司的创立日。翌年1月,该商会更名为”三川商会”。1873年3月,弥太郎将三川商会更名为”三菱商会”,并宣布原商会的财产及11艘船都由他个人买下,与官方完全断绝关系,成为自己个人的企业。三菱公司正式诞生了。
1874年日本出兵侵略我国台湾,弥太郎趁机向政府申请承包了一切军需输送工作,运兵、运军火、运粮,大发不义之财。1877年日本国内爆发西南战争,三菱全力参与军事运输,又发了一笔横财。至此,三菱共拥有61艘汽船,吨位高达35464吨,占全日本汽船总吨位的73%,一跃而成为日本国”海上霸主”。
三菱是在明治维新后的近代化高潮中涌现出来的,它比老牌财阀三井、住友创立得晚,但发展速度却相当快。在1874年全日本富豪排行榜上,岩崎弥太郎连入榜的资格也没有。而到了1879年,岩崎弥太郎却位居全日本富豪榜的第3位。后来,弥太郎以汽船为中心,将事业范围扩大到汇兑业、海上保险业、仓储业。在三菱进行押汇的货物都由三菱的船只来运送,由三菱负责保险,存放在三菱仓库中。到明治中期,三菱已发展为生产、流通、金融等各领域均有据点的多角型综合实体,完全可以与”三井物产”相抗衡,成为与三井并驾齐驱的日本两大财阀之一。
三菱独占海运,受到最直接打击的就是三井物产。该公司仅有3艘船只,不得不请求租用三菱的船只,并提出交付一年70万元的租赁费。但岩崎弥太郎出于压倒竞争对手的需要,断然加以拒绝。
于是,忍无可忍的三井开始向三菱实行反击,它纠合敌视三菱的地方船主、批发商、货主,合股创立一家名叫东京风帆船会社的大型海运公司,企图与三菱相对抗。
三菱毫不示弱,采取低价策略,分化瓦解对方的阵营,并大量收购三井创办的东京股票交易所的股票,迫使三井派头目涉泽辞去交易所总裁的职务。这些凌厉的反击,招招击中对方的要害,极大地扰乱了对手的阵脚。东京风帆船会社由于地方资本家的背叛,资本骤减为17万元,客户被夺走,不少船员也被三菱挖去,不仅不能与三菱抗衡,而且在情况最凄惨时,只能勉强维持营业。
与此相反,三菱却得到长足发展,它偿还了政府的无息贷款340万元,进一步巩固了海上霸主的地位。
然而,正当三井面临惨败之际,一件意外的变故使他们出现了反败为胜的契机。
1881年,一直庇护三菱的政府核心人物大隈重信失势下野,另组”改进党”,而跟三井息息相关的伊藤组成长洲藩阀政府。伊藤惟恐大限的政治影响力与岩崎的雄厚财力相结合,会对政府造成极大的威胁,便与三井公司联手成立一家实力空前的大公司——共同运输公司,试图压垮三菱的海运公司,断绝大限的财源。
1882年10月,共同运输公司正式成立,创业资本将近一半由政府出资,其余则由三井筹集民间游资而成。公司向英国订购最新式的船舶,其航线与三菱公司航线完全一样。于是,一场空前激烈的龙争虎斗开始了。
三菱与共同运输公司的竞争仿佛一场高对抗性的马拉松赛跑。两家公司的船队一起由神户出发,为了抢先到达目的地,船长与船员都绑上头巾,挥汗如雨,不计成本地拼命将煤炭铲入火炉中,在海上展开长跑比赛。到达纪州藩时,船上炉内的火力之强,竟把烟囱烧得通红,船内温度也高得灼人。从岸边远远望去,犹如两只火龙在竞相飞奔。
最后,两家公司的竞争演变为不惜成本地降价。如往来神户、横滨间的船费,下等舱价从5.50日元降到0.55日元。这种两败俱伤的价格战,最高兴的人当然还是乘客与货主们。
面对有政府撑腰的强大对手,岩崎弥太郎充分地展现出他超人的领导能力。他始终斗志昂扬,采取彻底抗战的姿态,与共同公司力拼。为弥补降价策略所蒙受的损失,他将公司重新改组,裁减冗员冗费,甚至连他的心腹用了一张公司便笺写私信,他也下令从其月薪中扣除。在此危机四伏的状态下,弥太郎发挥出民营事业的特色,尽管降价很多,其生产力仍较共同公司高出一大截。1884年,每吨汽船的平均收入,共同运输公司仅为三菱的一半。
三菱初战告捷,但也元气大伤,在赤字的打击下,不得不停止香港——琉球间的航线,三菱汇兑所也被迫关门。
而共同公司方面更是伤筋动骨,到1884年下半年,已陷入毫无红利的窘境,其股份跌到面值的2/3以下,持股人争相抛售。岩崎趁机收购共同公司的股票,到1884年末,他已握有过半数的股权。这无疑是对共同公司的沉重打击。
如此一来,共同公司内部四分五裂,批评公司做无谓竞争的呼声日益增高。这时,大限宣布脱离在野的改进党,从政府而言,已无必要再整垮三菱。于是,由政府的农商务卿出面调停,两公司于1885年2月5日签订临时协定,在运费等方面做出统一规定。
岩崎弥太郎坚持抗争终于取得初步胜利,但是,因长期劳累,饮酒过量,罹患胃癌。签订协定两天后,即2月7日,病情突然恶化,撒手人寰,结束了他波澜起伏的传奇一生。
弥太郎一死,他的弟弟副社长岩崎弥之助立刻继任社长。弥之助上任后的头一件事,就是电告分公司的负责人,不可赶来京城参加弥太郎的葬礼,并告诫道:”社长丧期,为免忽略事业,各人须坚守岗位,更加小心注意。”因此,公司的商务活动一日也未间断,只是各办公处降半旗而已。
不出弥之助的意料,共同公司果然趋弥太郎逝世之机单方面撕毁协定,又打响了价格战。弥之助毫不示弱,痛斥共同公司的背叛行为,并发出最后通牒。于是,两公司战火重燃,而且比以往更激烈。5.50日元的运费竟骤降至0.25日元,到最后,几乎不收运费,还附赠一条毛巾。
弥之助决心背水一战,他与三菱公司所有百元月薪以上的职员都自愿减薪一半。同时,弥之助还扬言偿还政府所有的借款,并将全部船只集中在品川外海引爆。开始政府方面并不当真,但是不久弥之助居然真的退还数百万元借款。政府人士这才感到害怕,因为如果弥之助真的引爆船只,社会各界定会指责政府。于是,政府下令更换共同公司负责人,并派人与弥之助密谈,商讨两家公司的合并事宜。
1885年9月29日,三菱和共同运输两公司终于合并,成立日本邮船公司。三菱方面握有的10万股股票全部集中在岩崎家族的手上,而共同方面拥有的12万股股票则十分分散,因此,三菱方面的持股数额实际上反而超过了共同方面。后来,三菱方面的骨干近藤廉平担任了新公司的社长,公司的绝大部分高级干部也都是三菱一系的人,日本邮船公司遂完全成为三菱的企业了。
就这样,弥之助在短短几个月中,就以卓越的决断力和领导力,打了一场胜仗。他不仅守住了其兄弥太郎创下的家业,而且为今日三菱打下牢固的基础。
弥之助生于1851年1月8日,比哥哥弥太郎小17岁。1872年他到美国留学,第二年父亲病故,应哥哥召唤回国,从此一直辅助哥哥创建三菱。
在三菱初创期的领导层中,弥之助是唯一留学外国的,因而成了三菱”近代派”的领袖人物。他思想开明,经营灵活,颇具现代智慧。
日本邮船公司成立后,弥之助决定实行战略转移,将”海上三菱”转变为”陆上三菱”,以煤矿及造船业替新的三菱奠基。可以说,三菱的多元化事业是在弥之助任社长后才真正开始实现的。
在他的倡导下,三菱公司以巨款购买了高岛煤矿。5年后,高岛煤矿的效益出乎意料地高,成为三菱的一株摇钱树。
接着,弥之助利用矿业所得,以分50年付款的方式购买了长崎造船厂。1897年,船厂建造了6000吨的”常陆号”,向世界展示了日本高超的造船技术。1900年以后,三菱又着手制造军舰。长崎造船厂成为当年东方最大的造船厂。
银行业是弥之助的又一个梦想。他购买了两家国立银行,成立了三菱银行。他的经营方针十分慎重,以至日本在发生经济危机时,三菱银行不仅都能安然度过,且能有所发展。
后未,他又朝三菱房地产迈进。他在1889年以150万元买下东京丸内这块面积13.5万坪的土地,命名为”三菱之原”。他铺设了现代化的办公大道,建造起一幢幢的三菱企业大厦。此外,他还在冈山儿岛等地买下了多块土地,这些都成为日后三菱地产业的基础。
长崎造船厂制造的蒸汽涡轮是日本国产的第一部涡轮机。不久,三菱内燃机制造业和三菱电机业就脱离造船业而形成了三菱重工业。
此外,弥之助还开创了三菱商业、三菱铁路业、三菱造纸业、三菱化工业和三菱啤酒业。
1893年,他将三菱正式改为三菱股份公司,然后让故兄弥太郎的长子久弥出任社长,自己则退为监事。久弥上任后,依然十分重视叔叔的意见,因此,三菱实际上还是由弥之助领导着,一直到1908年弥之助逝世。
三菱公司在后来的数十年间始终发展迅猛,稳居日本企业前列。到岩崎家族的第三代——岩崎小弥太,大大拓展了三菱的生产领域,将三菱建成一个包括海运、金融、保险、煤矿、商业、造船、化学、纺织、食品等领域的巨大财阀康采恩。他通过三菱总公司,对11个独立的三菱公司保持了无可争辩的控制权。一直到1945年美军占领日本将所有财阀解散时,岩崎家族还保持了三菱各公司47.8%的股份。
1952年,美国结束了对日本的占领,三菱公司东山再起。它在汽车、成套机械设备、电子工业、石化、飞机、原子能工业等方面都跃居领先地位,成为日本最大的垄断资本集团。现在,三菱集团虽然不再为岩崎家族所完全控制,但处处还显现出这个家族的影子。

1874年,日本出兵侵略台湾,弥太郎积极向内务大臣请示承揽一切军需输送工作。大臣同意政府购买13艘汽船,托与三菱。1877年日本国内发生西南之役,三菱全力参与军事运输,又发了一笔横财。至此,三菱共拥有61艘汽船,吨位高达35464吨,占全日本汽船总吨位的73%,一跃而成为日本国“海上霸主”。从此,弥太郎以汽船为中心,将事业范围扩大到汇兑业、海上保险业、仓储业等。在三菱公司进行押汇的货物都由三菱的船只来运送,由三菱负责保险,守在三菱仓库之中。于是,三菱的汇兑、保险、运输、仓储等方面的利润都成倍地增长,一派蒸蒸日上的景象!

在当时,三菱独占海运,受到最直接打击的就是三井物产。该公司仅有3艘船只,不得不请求租用三菱的船只,并提出交付一年70万元的租赁费。但岩崎弥太郎出于压倒竞争对手的需要,断然加以拒绝。

于是,忍无可忍的三井开始向三菱实行反击,它纠合敌视三菱的地方船主、批发商、货主,合股创立一家名叫东京风帆船会社的大型海运公司,企图与三菱相对抗。三菱毫不示弱,采取低价策略,分化瓦解对方的阵营,并大量收购三井创办的东京股票交易所的股票,迫使三井派头目涉泽辞去交易所总裁的职务。这些凌厉的反击,招招击中对方的要害,极大地扰乱了对手的阵脚。客户被夺走,不少船员也被三菱挖去,不仅不能与三菱抗衡,而且在情况最凄惨时,只能勉强维持营业。

与此相反,三菱却得到长足发展,它偿还了政府的无息贷款340万元,进一步巩固了海上霸主的地位。

然而,正当三井面临惨败之际,一件意外的变故使他们出现了反败为胜的契机。在当时,政治和经济的联系是极其紧密的,政治局势的风云变幻直接关系到经济走向。

1881年,一直庇护三菱的政府核心人物大限重信失势下野,而跟三井息息相关的伊藤组成长洲藩阀政府。伊藤惟恐大限的政治影响力与岩崎的雄厚财力相结合,会对政府造成极大的威胁,便与三井公司联手成立一家实力空前的大公司——共同运输公司,试图压垮三菱的海运公司,断绝大限的财源。

1882年10月,共同运输公司正式成立,创业资本将近一半由政府出资,其余则由三井筹集民间游资而成。公司向英国订购最新式的船舶,其航线与三菱公司航线完全一样。于是,一场空前激烈的龙争虎斗开始了。

三菱与共同运输公司的竞争仿佛一场高对抗性的马拉松赛跑。两家公司的船队一起由神户出发,为了抢先到达目的地,船长与船员都绑上头巾,挥汗如雨,不计成本地拼命将煤炭铲入火炉中,在海上展开长跑比赛。到达纪州藩时,船上炉内的火力之强,竟把烟囱烧得通红,船内温度也高得灼人。从岸边远远望去,犹如两只火龙在竞相飞奔。

最后,两家公司的竞争演变为不惜成本地降价。例如往来于神户、横滨间的船费,下等舱价从5.50日元降到0.55日元。这种两败俱伤的价格战,最高兴的人当然还是乘客与货主们。

面对有政府撑腰的强大对手,岩崎弥太郎并没有灰心丧气,而是充分地展现出他超人的领导能力和他幼时培养出来的坚韧战斗力。他始终斗志昂扬,采取彻底抗战的姿态,与共同公司力拼。为弥补降价策略所蒙受的损失,他将公司重新改组,裁减冗员冗费,在此危机四伏的状态下,弥太郎发挥出民营事业的特色,尽管降价很多,其生产力仍较共同公司高出一大截。1884年,每吨汽船的平均收入,共同运输公司仅为三菱的一半。

三菱初战告捷,但也元气大伤,在赤字的打击下,不得不停止香港——琉球间的航线,三菱汇兑所也被迫关门。而共同公司方面更是伤筋动骨,到1884年下半年,已陷入毫无红利的窘境,其股份跌到面值的2/3以下,持股人争相抛售。岩崎趁机收购共同公司的股票,到1884年末,他已握有过半数的股权。这无疑是对共同公司的沉重打击。

如此一来,共同公司内部四分五裂,批评公司做无谓竞争的呼声日益增高。这时,大限宣布脱离在野的改进党,从政府而言,已无必要再整垮三菱。于是,由政府的农商务卿出面调停,两公司于1885年2月5日签订临时协定,在运费等方面做出统一规定。

这场长期抗争终于取得初步胜利,但是,这个胜利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因为长期劳累,饮酒过量,岩崎弥太郎罹患胃癌。签订协定两天后,即2月7日,病情突然恶化,撒手人寰,结束了他波澜起伏的传奇一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