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散文名篇,在线阅读

  吴江两节妇者[1],农家女也。姓许氏,家城西之石里村,长适张文达[2],次适周志达。岁乙酉[冠亚体育娱乐,3],大清兵南下,公卿皆薙发迎降,浸寻及于吴江[4]。文达固以负贩为生[5],至是从明之一二遗臣起事,荷戈为小卒,战败不屈死。其家不知其存亡,使志达往侦之[6],亦被执,令薙发,不从,遂见杀。是时长年二十九,次年十九,相与号泣,备寻其夫尸。会溽暑[7],尸积城下者累累,皆糜烂不可辨识,乃已。

像客、魏一样,崔呈秀的亲属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据《明史本传》载:
子铎不能文,属考官孙之獬,获乡荐。用其弟凝秀为浙江总兵官,女夫张元芳为吏部主事,妾弟优人萧唯中为密云参将,所司皆不敢违。
上述人物中,孙之獬值得顺便提出来“介绍”一下,他是蒲松龄的同乡,山东淄川人,降清擢为礼部右侍郎。当时服饰并无定制,连满洲的官服,都是孝庄太后的一个宫女匆匆设计而成。降清的明臣,束发戴加贤冠,长袖大服,与拖着辫子用马蹄袖的满臣大异其趣。殿阶之间,亦分满汉两班,各不相涉。
哪知,无耻的孙之獬有一天突然改穿满人装束,想列入满班,满班以其汉人,不受;再回入汉班,又因为服饰不同,亦不受。孙之獬进退失据,大为狼狈,于是恼羞成怒,疏言:“陛下平定中国,万事鼎新,而衣冠束发之制,独存汉旧,此乃陛下从中国,非中国从陛下。”多尔衮大为赞赏这几句话,因而有“薙发”之令,汉人以衣冠沦亡,痛心无比,不从薙发令而死者无算,都是孙之獬造的孽。到了顺治三年,山东布衣谢迁起义兵抗清,攻入淄川,首先就找孙之獬,被报复甚惨,而咎由自取,诚可谓“可怜不足惜”。
当思宗即位后,阉党都知魏忠贤必败,有人便以“自相残杀”作为效忠新君的表示,杨维恒和贾继春就以崔呈秀为目标,上疏力攻。崔呈秀请求解职,思宗犹以温谕慰留,三请而后得回乡。不久,魏忠贤毕命,崔呈秀自知不免,决心自杀,死前还有一个很可恶的动作,《明史本传》:
时忠贤已死,呈秀知不免,列姬妾,罗诸奇珍异宝,呼酒痛饮,尽一卮即掷坏之,饮已,自缢。
以后“定逆案”,阉党以崔呈秀为首,开棺戮尸。当魏忠贤盛时,崔呈秀上疏称颂,有“臣非行媚中官者,目前千讥万骂,臣固甘之”的话,传到外边,朝野哄笑。而与崔呈秀同样恬不知耻者,则有曹钦程,他是江西德化人,先谄事汪文言,汪败后由其座主冯铨的引荐,拜魏忠贤为义父,成为“十狗”之一。

  长既丧其夫,又无舅姑[8],其兄欲迎之归,谢曰[9]:“吾夫虽死,然此固夫家也,义不可以归宁母氏。”次事其姑甚谨,姑怜而散嫁之,涕泣被面谢曰[11]:“新妇所以不死者[12],将代吾夫以事其母,讵可失节他适?”久之,姑得疾,且危,赖妇以存者又七年。及姑濒死,诀日:“我死,依而姊居。”既丧,家财归于周氏子弟,遂依姊以居;各处—室,各奉其夫之主而祀之。两人固农家女,善治田,共种田三亩以自给;舍旁有隙地,度可容两棺,为生圹以待死[12]。吴俗多淫祠[13],好佛,妇人贫无依者,多为尼[14]。有一老尼,教两人薙发以从其教[15]。长曰:“不可!妇人之发,奈何与男子同去之?”次曰:“吾夫以不薙发死,而吾反薙之,何以见否夫于地下?”岁甲戌[16],长年八十,次年七十,尚躬耕如曩时[17]。乡之人悲之,请闻于有司,以旌其门[18]。两入泣且谢曰:“吾姊妹不幸遭多难,廉耻自爱,何旌之有也?且又无后,将旌之以为谁荣乎?”乡之人卒不能强也。

  赞曰:吾尝读《顺治实录》[19],知大兵之初入关也,淄川人孙之獬即上表归诚[20],且言其家妇女俱已效国装[21]。之獬在明时,官列于九卿[22],而江淮之间一介之士[23]、里巷之氓[24],以不肯效国装死者,头颅僵仆,相望于道而不悔也。呜呼!彼孙氏之妇女,视许氏二女何如哉?

  注释:

  [1]吴东:县名,今属江苏省。[2]适:嫁。[3]乙酉:顺治二年(1645)。[4]浸寻:逐渐。[5]负贩:负载货物随处贩卖,即做小买卖。[6]侦:了解,打听。[7]会溽暑:正值天气潮热。溽(rù入):湿气熏蒸。[8]舅姑:公婆。[9]谢:拒绝。[10]被面:掩面。[11]新妇:古代称儿媳为新妇。[12]生圹:人未死时预先准备好的墓穴。圹(kuàng旷):墓穴。[13]淫祠:滥建祠庙。[14]尼:尼姑。[15]薙发以从其教:剃去头发,出家为尼。“教”指佛教。[16]甲戌:康熙三十三年(1694)。[17]曩时:昔时。[18]旌(jīng京):旌表。封建时代官方给予谨守礼教道德者的一种荣誉,一般都要建牌坊或挂匾于门。[19]《顺治实录》:“实录”为中国历代所修每个皇帝统治时期的编年大事记。《顺治实录》为顺治期间的大事记。[20]孙之獬(xiè谢):淄川(今山东省淄川县)人明天启进士,官至侍讲,清兵入关后投降,因练勇守城有功,擢礼部右侍郎,旋以兵部尚书衔招抚江西,后为人弹劾夺职。[21]效国装:仿效满族装束。[22]九卿:封建时代中央政府的九名高级官,各代所指不一,明代以六部尚书、都察院都御史、通政司使、大理寺卿为九卿。[23]介:与“芥”通,芥菜籽贱而小,故常以“一芥”喻低微贫贱之人或微小事物。[24]氓(méng蒙):百姓。

  在宋、元以后的古代作家文集中,多有“节妇”,“烈女”传。这些文章,一般都是宣传封建的节烈观,露骨地维护旧礼教的。在众多的“烈妇”传中,戴名世此文却是相当独特的一篇。在此文中,封建的节烈观固然有所表现,但作者所着重表现的,是人民群众对清王朝暴政的抗争精神。农家女许氏姐妹的丈夫,一在抗清武装斗争中战死,一因抗拒剃发令而被杀,这样,二女为夫守节,就不能看作单纯出自节烈现;她们后来的拒不剃发,固然是因为不愿为尼,却也有承继丈夫反清之志的意思。作者把她们作为坚持民族气节的劳动妇女来写,流露了强烈的民族感情。“赞语”揭出明时官列九卿的孙之獬“上表归诚”,举家妇女“俱效国装”,以之与“一介之士,里巷之氓,以不肯效国装死者,头颅僵仆,相望于道而不悔”相对照,盛赞人民群众的反清斗争,面对可耻变节的冠带之流表示了极大的鄙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