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亚体育娱乐】众院司法委拟通过严苛移民执法案,初入政坛的艰难处境

  初入政坛的艰难处境

摘要:
美国中文网报道:尽管民主党议员反对,抗议者高喊“羞耻!羞耻!”–共和党领导的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星期二仍然通过一个以严厉执法为主的移民法案–这也是该委员会今年来准备通过的第一部移民法案。

…美国中文网报道:尽管民主党议员反对,抗议者高喊“羞耻!羞耻!”–共和党领导的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星期二还是准备通过一个以严厉执法为主的移民法案–这也是该委员会今年来准备通过的第一部移民法案。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成员高迪(左)同伊利诺伊州民主党众议员古铁雷兹谈话。他星期二发起“加强和强化执法”法案。(美联社图)据美联社报道,同时,一名共和党议员在参议院提出加强边境安全妥协案,希得对在美1100万非法移民提供入籍道路的移民法案能赢得支持。在总统奥巴马的最高优先项目移民法案取得快速进展的时候,众议院议长博纳(John
Boehner)明确表示他不会让参议院的移民改革法案拿到众议院进行表决。博纳说,任何移民改革法案都必须得到两党的多数支持,才能成为法律。如果没有共和党的多数人支持,移民法案不会拿到众议院全体会议付诸表决。他还说,加快边境执法是任何移民法案的关键。“坦率地说,我认为参议院法案中在边境安全上很弱。”就在博纳对记者谈话时,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正在审议所谓的“加强和强化执法案”。南卡罗莱纳州共和党众议员高迪(Trey
Gowdy)发起的那个法案将授权州和地方官员执行联邦移民法,将护照和签证欺诈变成可以被遣返的重罪,拨款扩建拘留中心,打击可能构成危险的移民。就在司法委员会主席古德拉特(Bob
Goodlatte)敲棰开始审议时,坐在旁听席的十多名抗议者开始高喊“羞耻!羞耻!还是羞耻。”古德拉特暂停议程,直到抗议者被带出会场之后。古德拉特说,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今年以来要投票表决的第一个移民法案要提供强有力的执法策略,长期维护我们移民制度的完整性。但来自加州的民主党众议员洛夫格伦(Zoe
Lofgren)说,坚决反对这一法案,因为它将数百万无证件移民置于刑事监督之下。她预计,如果该法案成为法律,大规模抗议将会出现,就像2006年众议院通过同类加强执法法案之后的情况那样。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今天投票之前不到两个星期,众议院全体会议投票推翻奥巴马2012年停止递解年轻移民出境的行政命令。这两次行动突出显示移民改革法案今年要在国会通过的难度。对于众议院多数保守议员来说,移民问题上的优先仍然是加快执法和边境安全,而不是让数百万在美非法移民得到合法身份或入籍。尽管如此,众议院民主党第二号人物霍耶(Steny
Hoyer)星期二预计,如果参议院的移民法案能得到两党支持并通过,共和党领导人就会受到很大压力,要违心处理那部法案。霍耶说,共和党希望竞选总统的一派绝对相信需要有移民法案。他们需要同拉美裔选区建立某种桥梁。但同样的动力并不适用于共和党的国会保守派。同众议院类似,边境安全在参议院也是一个问题,全体参议员正在对移民法案中如何加强边境安全而争斗不休。移民法案将允许数万技术工人进入美国,要求所有雇主检查工人的移民身份,而在美非法移民走上长达13年的入籍路则是法案的核心,但它必须在加强边境安全达到目标之后才能开始。共和党批评者说,那些先决条件太弱,要求提出修正案强化它们。参议院星期二下午将对南卡罗莱纳州参议员修恩(John
Thune)的修正案表决:在美非法移民得到绿卡之前,要建立700英里长的双层边境墙。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康宁(John
Cornyn)提出有更深远影响的议案,但民主党和部分共和党参议员都说那是“毒丸”,因为他的提案要求90%的企图偷渡者受到遏制,在美非法移民才能得到绿卡。修恩的修正案也提出90%的数字为目标,但没有把它作为非法移民入籍的条件。北达科他州共和党参议员霍温(John
Hoeven)说,他将和田纳西共和党参议员科克(Bob Corker)等人提出替代方案。

  简介:奥巴马参加竞选州参议员时,财务紧迫,最难受的是知名度低,但他仍然坚持了下来。

  ……

  没有奢望之忧,凭借几份有效签注给我带来的信誉,我全身心地投入到竞选当中,找回了以为失去了的激情和快乐。我雇了四个机灵的助手,都是二三十岁出头,薪酬也不算太高。我们找了一个小办公室,印制了信笺抬头,装上了电话和几台电脑。我每天给民主党主要捐赠人打四五个小时的电话,试图得到他们的回复。我召开过记者招待会,却没有一个观众。我们签约参加一年一度的圣帕特里克节(St.
Patrick’s
Day)游行活动,却被安排到游行队伍的最后。我和十位志愿者只能朝滞留在路边稀稀拉拉的几个观众挥手,并且发现身后几步远就是城市清洁车,工人们正在清理垃圾和路灯柱上的绿色三叶草贴纸。

  ……

  参议院里竟无人倾听

  简介:奥巴马当选联邦参议员后发现,由于各种原因,比如议员们已就议案私下讨论过,或是忙着上电视接受采访,或是忙着见自己的捐助人,在提案的现场,参议院里竟无人倾听。他们辜负了选民们寄予的希望,放弃了作为代表的职责。

  ……

  如果你更加留心话,你有可能发现在众人离去后,仍然有一个孤独的议员伫立在办公桌前,苦苦思索提案如何能得到认可从而在议会上发表演说。这可能是一份提案的解释,也可能是一份有关国内新问题的全面评述。演讲者充满激情,声音慷慨激昂;他的论点–关于削减低收入家庭的福利计划,或者关于阻挠一项司法任命,或者关于能源独立的必要性–听起来也是有理有据。但是这位讲演者也只能面对几乎是空荡的议会大厅发表演说,参与者只有会议主持人,少数议会同僚,参议院主席,还有那些目不转睛的美国有线频道(C-SPAN)的摄影记者。讲演结束时,讲演材料会被一位身着蓝色制服的书记员悄悄收去,作为官方的记录而保留。当这位议员走下台时候,另一位议员会走到演讲席前,发表演讲,并希望得到广泛的认可。就这样,她重复前者所做的事情,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进行。

  就在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审议机构里面,没有一个人在倾听。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