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古希腊关于牛头怪的传说

摘要:
布尔王国位于亚欧大陆中心的红色山地之中,具有悠久的公牛崇拜传统。根据神庙里的碑刻记载,在混沌的年代,一个牧民追踪一头白色公到此,并在神的意旨下定居下来。这个牧民就是布尔王国的奠基者–金国王。为了取悦神

米诺斯通过不正当手段打败了对手拉达曼迪斯,成为克里特岛新一任国王。米诺斯心里最清楚他的君王之路充满阴谋,为了得到心灵安宁,他就向海神波塞东祈福,以此证明自己的清白。海神波塞东答应帮忙,他赐给米诺斯一头巨大的白色公牛,并要求米诺斯再次祈福时把这头公牛祭献给自己。

布尔王国位于亚欧大陆中心的红色山地之中,具有悠久的公牛崇拜传统。根据神庙里的碑刻记载,在混沌的年代,一个牧民追踪一头白色公到此,并在神的意旨下定居下来。这个牧民就是布尔王国的奠基者–金国王。为了取悦神,金国王豢养了一群雄壮的公牛作为牺牲。他不幸犯了克里特岛的米诺斯王的错误,因为对一头纯白的公牛的怜爱而用次品敷衍神。神发怒了,把怒火降到白色公牛身上,将之变成嗜血的凶怪。牛头怪掳走了王后,潜藏在群山的岩洞中,入夜便出来杀戮。王国陷入了血腥的黑暗之中,直到神的怒气平息。在神的指引下,金国王带领一队勇士找到了牛头怪藏身的岩洞,往里面投掷冒着浓烟的火把,将其驱赶到正午的阳光之下。牛头怪遇到灼热、炽白的阳光,丧失了邪力。金国王趁机擒杀,救出了王后。金国将怪物焚祭,但私自保留了从怪物身上剥下的无暇的牛皮。神再次震怒,打翻了祭坛,降下不祥的预言:”牲畜将高于人,统治王国。”

这头白色公牛体格雄壮,毛色纯白光亮,米诺斯很喜欢它,实在难以忍心将它杀死,于是就临时杀死了另外一头公牛,将它献给了海神波塞东。

预言久久没有实现。如今在位的是第三十代国王–白国王。白国王十五岁了,孱弱多病,一直被关在城堡的塔楼里。人民只有在每年春季的祭祀仪式上看到他。他紧紧裹着一张纯白的牛皮,戴着黄金的公牛面具,虚弱地躺在宫廷卫队队长红伯爵平伸的巨手里,像一个新鲜、易碎的蚕蛹。国家的宰相兼国王的老师黑公爵随侍一旁,随时准备献上金子般的教诲。

海神的法术很快让米诺斯的调包计败露了。波塞东大发雷霆,种下毒咒让米诺斯的妻子患上怪病:嗜兽癖,这时的王妃虽有人一样的身体和容貌,嗜兽癖却让她只想和动物在一起,不再理会任何人包括自己的丈夫。

白国王深居简出是有原因的,他实在太脆弱了。皮肤是透明的粉红色,像新生的羔羊皮;血管细小,似乎一碰就会破;一头饱经沧桑的银发揭示出他的生命是非自然的、畸形的,勉强在时空的荆棘路上延续。但在细瘦的茎干顶端,结出了一颗活跃的大脑,在好奇心的推动下,不知疲倦地飞速转动着,发出的热量几乎要蒸发掉血管里的那点血液。可是他对知识的探究和拓展受到阳光的局限,
因为他患了一种奇怪的病,渴望阳光却无法承受,只能躲在牛皮和面具里。为此,他颓丧,忧伤。

米诺斯国王深感耻辱,他想着要把这件丑事深埋地下,永世不让人知道。于是他暗中派人请来艺术家代达罗斯帮妻子制造了一只木制牛。木制牛造好后,王妃就被放入这只木制牛身体中,米诺斯国王想让妻子和这只没有生命的木质牛过一辈子!

作为国王的老师,黑公爵虽然答不上学生的所有问题,但就知识的渊博和见识的广泛,在世上找不出一个可以跟他媲美的。黑公爵长颈,秃头,头顶一圈凌乱的白发;昏暗的眼睛像快坏掉的灯泡,不受控制地闪灭着。在性格方面,他沉闷、严肃、自负,但热衷于抓住每个制造笑料的机会
,以体现自己的幽默感。他在荤段子方面的造诣惊人,下面是放荡的旅馆老板娘的故事:”一个乡下人在城里找旅馆。他听说过一家著名的旅馆,是以旅馆主人的名字命名的,叫做超随便夫人旅馆。超随便夫人是一个出名的荡妇。乡下人向路人问到了具体位置后,又问道:”超随便夫人的前门很宽吧,对我这样的人。”路人跟超随便夫人有过一腿,看着瘦弱的乡下人,微笑着说:”是啊,对你是太宽了。””那后门呢?””想进后门可要花费一些力气了,不过,如果你耍一些手段的话,她会让你很满意的。”黑公爵的这则笑话流传甚广,为他赢得了不俗的名声。他为自己说出这等下流、低俗的话感到羞愧,同时也为自己的全能而沾沾自喜。黑公爵在行使宰相的职能之外,兼任国家图书馆的管理工作。他在整理王族的族谱时有一个惊人的发现,这个发现关系到王国的命运。可惜族谱有一段空白,难以据此作出准确的论断,使他的发现出于猜想的阶段。

王妃虽身受毒咒,可大脑依然清醒,她打开了木制牛身上的机关逃了出来,正好与那只白色公牛不期而遇。

黑公爵是王国的智囊,红伯爵则是王国的盾牌。高大、俊美的宫廷卫队队长,红伯爵大人,准确地说,应该是红伯爵夫人,是巨人的后代,身长3米,强壮、敏捷,两只手掌像抛石机的大勺子,一双长腿跑起来像战车的铁皮车轮。她无愧是王国最好的勇士。她跟她的巨人祖先一样,没有一点儿学识,举止粗鲁,但有一颗忠诚、浪漫的骑士之心。红伯爵是个女人,差点因此失去了世袭的爵位。家族到她这里断了男嗣,但幸运的是,她是个长胡子的女人,有一抹出色的唇髭。”长胡子的必然是男人1她吼道。谁也不能且不敢反驳。她本身坚信自己是个血性的男人,对在神庙广场上表演的民谣女歌手的炽烈的暗恋就是个力证。红伯爵的主要职责是保卫王国的安全和恋人的名誉,后来,在黑公爵的荤段子大行其道之后,她加上了一条:”消灭所有像黑公爵一样的假道学老鬼。”因为她是个传统的男人,同时是个理想化的骑士,极端反感黑公爵在小故事中对妇女的污蔑和嘲弄。她严于律己,洁身自好,从不去脏乱的小酒馆和放荡的妓院。她的唯一娱乐是到神庙广场听她的恋人唱歌。

王妃找到了心中的同类,她和白色公牛生活在了一起。不久后它们的孩子米诺陶洛斯出生了,他长得丑陋又奇怪:头上顶着能戳死人的双角,眼睛冷酷,闪着仇恨的光,脖子粗,浑身毛烘烘,像一头公牛。更可怕的是这个牛头人身怪,四处毁坏宫殿,还专门吃人肉!整个克里特岛都人心惶惶,不得安宁。米诺陶洛斯的出现更是火上浇油,让米诺斯国王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心急如焚,最后他决定让代达罗斯建造一座迷宫困住这只牛头怪。

民谣歌手在人口麇集的街口、广场或者酒馆和私人宴会献唱。曲目主要是一些低俗、露骨的淫荡小曲,夹杂着一些真正发自人民胸腔的歌谣。有一支从动乱时代流传下来的歌谣,叫做《怪物》,嘲讽了当时残暴不仁的统治者,里面唱道:”时代更迭,怪物来来去去,啮噬着人民的幸福。”副歌反复咏唱:”怪物,他是个怪物,他是头牲畜1红伯爵到达时,她的”小甜心”正在唱这首歌谣。那是个臃肿的呈球状的女人,头顶一堆肮脏、蓬乱的红发,五官和脖子淹没在发黄的肥肉里;她肥胖的脸上挂着做作的荡笑和纵欲的疲惫。她唱得很烂,像生涩、走调的小提琴,遭受到观众的谩骂和攻击。这个女人像海岸边黑色的礁石一样毫无惧色,兀自唱着。看见来了一位衣冠楚楚的骑士,民谣歌手抖擞精神,换了支火辣的催情小曲–《请全部放进来》。观众在赤裸裸的、浓烈的情欲挑逗下兴奋起来,爆发出恶俗的喧闹。红伯爵纯洁的心深感困扰,决定把恋人请到家里。民谣歌手用浑浊的小眼睛瞪着她,叫道:”先给钱。”红伯爵给了双倍的价钱。

牛头怪米诺陶洛斯被关进漆黑、巨大的迷宫里,四处乱撞,撞得地动山摇,也没有找到出口。它开始坐在迷宫的地上喘着粗气,休息好了,他继续用锋利的双角撞击墙壁。危机之下,米诺斯国王派看守迷宫的仆人问米诺陶洛斯有什么要求,仆人说只要他答应永远待在迷宫里,他提出的任何要求国王都会满足。牛头怪米诺陶洛斯让国王每过半年都要给他送一个人类当祭品,就这样无数人类成为牛头怪的盘中餐。饱餐后的米诺陶洛斯发出野兽般的欢叫声,让迷宫外的人听得心惊胆寒,他们心里都明白也许下一个祭品就是自己了。

随后的事情简直是个灾难。民谣歌手唱了几曲后,脱了个精光,心急地叫道:”来吧。”红伯爵被这突变惊呆了,僵在那里。她可爱的小肉球荡笑着扑了上来。红伯爵羞恼交加,气血上冲,甩手给了歌手一巴掌。可怜的小肉球翻滚在地,哭着,咒骂着,抱起衣服逃了。红伯爵缓过神之后,马上找到黑公爵,请他解释她一巴掌之后看到的不可思议的情景。”那个女人的脸上掉下了一样东西,一副面具,露出了一张愚蠢、丑陋的猪脸!我的心上人竟然是头猪1红伯爵的报告像一道光,照亮了黑公爵一直以来求索的历史真相。他仔细研究过神庙石碑上的传说–牛头怪物,神的预言,结合了王国间歇性动荡的历史,加上一直以来的亲身观察,这时,终于理解了神的预言的真意0牲畜将高于人,统治王国。”,指的是人性沉沦,在不知不觉中退化为兽类啊!

就在大家讨论谁会成为下一个祭品时,提修斯和他的同伴成为替罪羊被当作祭品从雅典送来,他们被国王逼着走向死亡迷宫。面对黑乎乎的条条通道,勇敢智慧的提修斯看一看身边战战兢兢的同伴说:“你们待在迷宫出口附近,我自己进去寻找牛头怪。”说完他手握一把刀,把一个线团拴在出口的门柱上,走进了迷宫。他一边走,一边拆散线团,这样返回时就可以沿着线团找到出口。提修斯快走到迷宫中央时,牛头怪出现了,它望着眼前的祭品:这个人没有四处逃跑,也不战战兢兢,而是手握尖刀高大威武地站在自己面前。牛头怪米诺陶洛斯狂吼着向猎物扑过去,人和怪展开了殊死搏斗。

两人赶忙去觐见白国王,陈诉他们的发现。”我的王,我认为应立即采取措施,如果等全部国民都变成牲畜,那就迟了。”黑公爵建议道。”什么措施呢?”白国王正在全力思索另一件事,漫不经心地反问。”进行系统、严格的清查,把退化的人筛选出来,然后–“”然后杀掉1红伯爵补充道。白国王爽朗地笑了,好像听到了黑公爵最好的笑话。他的笑声在封闭、幽暗的石壁间久久回荡着。”你们对王国和人民的忠诚,我很高兴。但我想你们过虑了。你们说人民带着虚假的面具,隐藏不可见人的秘密,因此要定他们的死罪吗?不能。他们该死吗?没有人是该死的。他们和我们一样,痛苦着,快乐着,并使人感受这两种情感;他们和我们一样,怀着神公平的馈赠,走同一段尘世之路;他们和我们一样,既然点燃了生命的火种,就应该让其自由地燃烧下去*-这件事到此为止吧。老师,有一件事想麻烦您,可以帮我想办法摘下这个面具吗(白国王指指脸上的黄金公牛面具。)?我想看一下自己的脸。”

提修斯凭借智慧和骁勇战败了怪物的疯狂和愚蠢,牛头怪邪恶的牛头被砍下了,提修斯沿着线团走出了迷宫。因捕杀怪兽有功,提修斯被米诺斯国王释放了。

黑公爵回到家里,站在镜子前,长嘘一口气,摘下面具。镜子里是一头涕泗横流的老山羊。红伯爵也发现了真实的自我。她以前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面具。她在镜子里看到一头大象。

在白国王的治理下,布尔王国政治清明,经济繁荣,社会安定。人民还是只能在祭典上一览国王的身影,但少了份疑虑和嘻笑,多了份爱戴和尊崇。

突然某一天,难民从东方涌来,其后的天空跟着一朵不祥的乌云。据难民的描述,东方荒凉的草原上突然出现了一支狂暴的军队,骑着瘦马,携带弓箭和砍刀,狼群般粗野地嗥叫着,所到之处,抢掠殆尽,留下一片焦土。

“雷雨要来临了。”白国王看着东方天际的战火,做好防御的部署。那支黑色的军队来临了,持续发动疯狂的猛攻。敌人发射箭雨和火石,掩护敢死部队来到城墙下,向上攀爬或对城门进行冲击,但防线像挺拔的杨树林一样坚定不移,从城头倾倒沸油和粪便。白国王和黑公爵在塔楼顶部的房间里关注着战斗。红伯爵在防线上奔走,不断地投掷出巨石。东方这支地狱来的军队以超人的韧性和凶猛压迫着城墙,渐渐占据了上风。守军被敌人盲目的疯狂吓坏了,丧失了勇气。红伯爵吼叫着鼓动士气:”士兵们!勇士们!战斗!家人在看着你们!国家在看着你们!神在看着你们!你们看,国王与我们同在1塔楼的尖顶上,闪着一点黄金的光。”让我们撕开虚饰的恐惧面具,释放狂野的自我,痛快地战斗吧1红伯爵说着,撕掉面具,露出野兽的面孔。士兵们纷纷卸下面具,以更加顽强的姿态抗敌。战斗僵持着,进入了第二天。红伯爵一身血红,燃烧着最后的意志战斗着。城门处的守军告急。她第一个赶到城门门洞。这时,一声爆响,城门崩裂了!一阵灼热的狂风带着各种碎片迎面扑来!浓烟。传来撕裂空气的尖啸声。红伯爵顿时淹没在箭雨里。烟雾稍薄,敌人才停止射箭,潮涌而进,但戛然而止。灰暗的门洞里,屹立着一个庞大的身影,浑身扎满了羽箭,怒目圆睁,射出摄人心魄的光。这帮嗜血之徒射出恐惧的箭矢。红伯爵仰面倒下,发出轰然巨响。在这个伟大的骑士倒下的瞬间,时间凝固了,要将这一刻延长,以便于铭记和赞颂。

在这寂静的一刻,在红伯爵倒下空出的空间里,出现了一张冷酷的面孔,一张狰狞、凶暴、带着死亡印记的公牛的面孔,喷涌出一股冰冷的潮流。面对这传说中的凶怪,敌人感到绝望,落荒而逃。赶来救援的士兵趁机把城门的的裂口封祝

不知什么时候,白国王来到了城门口,伫立着,作为王国的最后一道屏障。敌人停止了进攻,提出议和,要求国王前去谈判。黑公爵竭力反对,但很无力。王国已无力再战,谈判是唯一的希望。”我自己一个人去好了,请老师在这边做好转移的事情。不要丧气,给我讲一讲那个放荡的旅馆老板娘的故事吧,这样我们都会开心了。”

黄昏。西方,黑夜完成对太阳的谋杀,用鲜血涂抹它的恶迹。东方,同样是一片血红。夕阳下,那座疲惫的城好像在叹息。白国王独自一个,身披白色牛皮,戴着黄金公牛面具,走入迷蒙的金色风沙中。敌人蛮横地扣留了白国王,发出最后通牒:”投降,否则死1现在,黑公爵所能做的就是从这座将毁之城中抢救出希望的火种–生命和文化,希望其能够在某处复燃,就像特洛伊的火种一样。黑公爵亲自整理图书馆的典籍,偶然间发现了一张古旧的王族族谱。这张族谱恰好补足了他所作图谱的空白。一个惊人的秘密从完整的族谱里升起。王国历史上的暴君有规律地出现,造成大灾难。全部暴君有共同点–怕光,拥有可怖的凶力,被形容成怪物。神所说的牲畜统治王国,暗示着牛头怪物的血脉经由被掳的王后进入了王室的血脉。从种种迹象来看,白国王继承了牛头怪物的血脉!摘掉面具之后,他本性的力量将被释放出来。

黑公爵命令停止转移,然后跑到城头。夜深沉,鬼魅被乱风撕扯着。敌营的篝火像一个其大无比的血色巨蛋,平静地卧在天边。突然,一声来自地狱的嗥叫刺穿夜空。巨蛋爆裂开来,火星四处飞溅,点亮了战常一个公牛的黑色身影在烈火中升起,开始了梦魇般的杀戮。

一夜之间,那支不可一世的军队化为齑粉,好像从没有存在过。王国恢复了平静。白国王从此不再戴着面具,因为即使是个怪物,他也是个温良、无害的怪物。黑公爵一如既往地钻研学识,他的荤段子也越来越精彩,还出了一本专著,不过由于有伤风化被禁了。红伯爵从战争的创伤中恢复,马上遭受了严重的情伤。那个肥胖的猪女郎发现她是个女的,严词拒绝了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