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政协报,野生动植物保护的农业文化遗产途径

图片 1

7月2日,在巴林举行的第42届世界遗产大会上,梵净山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至此,中国的世界遗产增至53处,世界自然遗产增至13处,成为拥有世界自然遗产最多的国家。欣喜之余,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人们对“世界遗产”认识的偏颇。

农业文化遗产系统具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以传统生物物种资源保护、传统农业技术利用与传统农耕文化传承为重点的农业文化遗产的发掘与保护,可望为野生动植物保护探索一条新的途径。

人们耳熟能详的可能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如神农架、梵净山等自然遗产,长城、故宫等文化遗产,泰山、黄山等混合遗产,以及昆曲、武术等非物质文化遗产,但还有另外一些同样是国际组织认定的世界遗产却少有人了解,如同样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世界生物圈保护区、认定世界地质公园,还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等。

1973年3月3日,为保护大象和其它濒危野生动植物,全球80个国家在美国签署了《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2013年3月3-4日,《濒临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缔约方第十六次会议在曼谷召开,会议通过的决议之一就是建议将3月3日定为“世界野生动植物日”。2013年12月20日,联合国大会第六十八届会议决定,每年的3月3日为“世界野生动植物日”。

相比自然遗产、文化遗产等的知名度,农业文化遗产可谓“藏在深宫人未识”;相对自然保护区和文物保护单位与传统村落的保护投入,农业文化遗产则是“被遗忘的角落”。

野生动植物是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生物多样性的具体体现,维护着生态系统的稳定和平衡。生活在野外的动植物具有内在价值,有利于人类福祉和可持续发展的各个方面,包括生态、遗传、社会、经济、科学、教育、文化、娱乐和美学等。

中国是农业大国,有着悠久的农耕历史和灿烂的农耕文化,对于农业发展的价值早在100多年前就已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1909年,美国农业部土壤局局长、威斯康星大学富兰克林·H·金教授,远涉重洋考察了中国古老的农耕体系和保护自然资源的方法。在此基础上,他写出的《四千年农夫》,在20世纪50年代成为美国有机农业的“圣经”。在我国,从历史学和考古学的角度进行农业遗产研究大约有100年的历史。新中国成立后,在周恩来总理的关心下,中国农业科学院和南京农业大学在1955年成立了“中国农业遗产研究室”。但是,对活态、系统性农业文化遗产进行发掘与保护只有10多年的时间。针对农业与农村发展不可持续、农业生物多样性减少、农业生态系统功能退化、传统农耕文化不断消失等问题,联合国粮农组织于2002年发起了“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计划。中国是联合国粮农组织倡议的最早响应者、积极参与者、重要推动者和最佳实践者。2005年,经过原农业部和中国科学院共同努力,将“浙江青田稻鱼共生系统”成功推荐为世界上第一批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截至目前,我国已有15个项目得到联合国粮农组织的认定,数量居于世界首位。

研究与实践表明,保护野生动植物的根本性措施是保护野生动植物的栖息地,而保护栖息地的最主要措施是建立各类自然保护区。

农业文化遗产是劳动人民长期生存智慧的结晶,蕴含着丰富的社会、经济、文化、生态等价值,对于现在以及未来农业与农村的可持续发展意义重大。习近平总书记十分关心农耕文化保护工作。2016年至今,农业文化遗产发掘与保护已经连续三年写入中央“一号文件”。早在2005年,针对青田稻鱼共生系统被列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试点,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就作出重要批示。后来,他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又进一步指出,“农耕文化是我国农业的宝贵财富,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仅不能丢,而且要不断发扬光大”。

按照一般的理解,农业是以土地资源为生产对象、通过培育动植物产品从而生产满足人类生存与发展需要的产品及工业原料的产业。这似乎与野生动植物保护有点“风马牛不相及”,甚至社会上存在着农业生产与野生动植物保护是冲突的认识。殊不知,适度的农业生产对于某些类型的动植物保护是有益的,甚至是必不可少的。发掘、保护这些“适度的”农业生产系统的特有物种资源、传统技术与文化体系以及所创造的乡村景观,恰是目前全球与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计划的核心要义。在联合国粮农组织遴选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5个基本标准中,第二条就是“生物多样性与生态系统服务”,要求申请者阐述候选地的农业生物多样性及相关的生物多样性状况。

尽快发掘、保护以及向国际社会推荐我国的农业文化遗产,涉及文化保护问题。其实,在联合国粮农组织所认定的52项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中,有很多国外项目中的关键农业技术或农业物种都与中国密切相关,甚至来源于中国。例如伊朗的坎儿井,与新疆的坎儿井异曲同工;日本和歌山的青梅和韩国河东的传统茶园,均来自于中国;日本大分的香菇种植始祖在浙江庆元,佐渡岛的朱鹮更是来自于陕西洋县。而我国的相关项目尚未申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有些甚至尚未被列入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一个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朱鹮的保护。

发掘、保护、利用、传承农业文化遗产,也关乎国家的文化自信。我们现在谈农业可持续发展,其中一些低碳循环的农业发展模式,如稻鱼共生、桑基鱼塘、稻作梯田、农林复合等,很多都可以从农业文化遗产地里找到。发展现代农业,不仅需要现代农业生产技术和现代经营管理技术,还需要汲取传统农业中的智慧。农业文化遗产的发掘与保护,对于解决当前全世界农业面临的一些问题都有重要价值,已经得到了国际广泛认识。

朱鹮是国际珍稀保护鸟类,自古被人们视为“吉祥之鸟”,在我国被列为一级保护动物,曾广泛分布于中国东部、日本、俄罗斯、朝鲜等地,由于环境恶化等因素导致种群数量急剧下降。1981年,我国科学家在陕西洋县发现了世界仅存的7只野生朱鹮种群。后经人工繁殖,到2017年,全球朱鹮种群数量已超过2300只,野生朱鹮种群数量已达1550余只。

联合国粮农组织有一句口号:“农业文化遗产不是关于过去的、而是关乎人类未来的遗产。”我国最近10多年的工作表明:发掘保护农业文化遗产还有助于推进农业国际合作,向世界传播“中国经验”;有助于拓展农业功能,真正实现三次产业融合发展;有助于提高农业生产综合效益,实现农民就业增收和脱贫致富;有助于农村生态保护,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

朱鹮在日本有着崇高的地位,被认为是日本文化中不可或缺的圣鸟。早在1000多年前的奈良时代,在皇室某些重要仪式里,朱鹮羽毛就成为必不可少的供奉。时至今日,朱鹮色仍然是日本人民十分喜爱的颜色,甚至作为皇宫的主色调,也经常用在皇妃的和服上。在日本传统歌曲中,更是不乏对朱鹮的赞颂。为保护朱鹮,日本政府1908年将朱鹮定为禁猎鸟,1934年将其指定为“天然纪念物”并颁布了专门保护朱鹮的法令,1952年又定为“特别天然纪念物”。但非常遗憾的是,日本的朱鹮数量不断减少,1981年5只野生朱鹮全部被捕获受到保护,2003年最后一只野生朱鹮“阿金”在佐渡岛死亡标志着日本产朱鹮完全灭绝。

农业文化遗产地具有重要的生态保护与文化传承功能,期待国家能够将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纳入自然遗产与文化遗产保护的范围,在政策上相对倾斜,在资源上进行整合,尽快建立农业文化遗产保护专项。同时,进一步完善农业文化遗产保护的立法,出台更高级别的法律法规,以此来推进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规范化、可持续地进行。

有赖于1998年12月和2000年10月中国政府先后赠送给日本的3只朱鹮和人们的不懈努力,佐渡岛的朱鹮数量持续增加,并再现了朱鹮与人类共生的和谐状态。2011年6月在北京召开的“第三届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国际论坛”上,“佐渡岛稻田-朱鹮共生系统”被联合国粮农组织列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GIAHS)。

稻田不仅是水稻生产的基地,而且也是朱鹮生活的场所。位于陕西汉中的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中的稻田中,随处可见朱鹮与人和谐相处的优美画面。

浙江青田稻鱼共生系统保护则是野生动物保护的另一个佐证。青田县位于浙江省中南部、瓯江流域的中下游,是著名的华侨之乡、石雕之乡。2005年6月,经过农业部和中国科学院的共同努力,“青田稻鱼共生系统”因其1200多年历史并富有独具特色的稻鱼文化,而被联合国粮农组织列为世界上第一批、中国第一个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试点。这种传统农业生产模式的持续利用和生态文化价值的发掘,不仅拓展了农业生产功能,带动了当地生态农业、休闲农业和文化农业的发展,提高了农业生产效益,促进了农民就业增收,而且产生了良好的生态效益。由于减少了对化肥农药的投入,从而改善了农田生态环境,增加了生物多样性。

白鹭,被称为“大气和水质状况的监测鸟”,享有“环保鸟”的美誉,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白鹭对自然环境的要求很苛刻,只有空气质量够清新,水质够清洁,气候适宜,白鹭才会造访或安家。青田稻鱼共生的保护和所带来的良好生态环境,使销声匿迹多年的白鹭明显增加。

许多农业文化遗产地还保存着丰富的野生植物资源,万年稻作文化系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万年仙人洞、吊桶环遗址的发现和发掘,使中国人工栽培水稻的历史向前推进到12000年前。而在万年附近的东乡县,至今还保存着一片野生稻,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世界上纬度最高、分布最北的野生稻,被誉为中国水稻种质资源的“国宝”。这片野生稻的发现,不仅证明赣鄱地区是中国乃至世界的稻作起源中心区,同时也为研究我国乃至世界的稻作起源提供了宝贵的生物材料。在万年县荷桥一带所种植的“万年贡米”,有专家认为是栽培的野生稻。及至今日,万年依然是重要的水稻生产基地,“万年贡米”已成为优质稻米的一个重要品牌。正是基于这一稻作生产的完整演化链及其重要的物种资源和文化要素,“万年稻作文化系统”于2010年6月被联合国粮农组织列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在中国政府等的大力推动下,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概念和保护理念已经取得了广泛的国际共识,其发掘与保护已被列入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常规化工作。农业文化遗产系统具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以传统生物物种资源保护、传统农业技术利用与传统农耕文化传承为重点的农业文化遗产的发掘与保护,可望为野生动植物保护探索一条新的途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