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张版图,阿里巴巴成立之初经历的

华星时代创始人风波

  在”非典”逐渐扩散的3月份,阿里巴巴正沉浸在每天新增会员3
500人(比上一季度增长50%)的喜悦中。彼时,大量的老会员也强化了网上贸易的使用频率以及深度和广度;每天发布的新增商业机会数量,达到9
000~12
000条(比2002年增长3倍);国际采购商对商业机会的反馈数量比上一季度增长一倍;国际采购商对30种热门中国商品的检索数量增长4倍;中国供应商客户数量比2002年同期增长2倍;每月有1.85亿人次浏览;240多万个买卖询盘及反馈;来自全球的38万专业买家和190万会员通过阿里巴巴在寻找商机并进行各种交易。

2000年,成功拿到高盛等500万美元的风投后,阿里巴巴从湖畔花园拥挤的居民楼搬到了华星大厦宽敞的办公楼,随着空间环境的变化,阿里巴巴创业者们的心态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正如外界有人评论的那样–“非典”成就了马云、圆了阿里巴巴的梦,这种说法尽管略有偏颇,但却未必不是阿里巴巴甚至杭州市政府所期望的。当然,马云4年来的坚持与摸索也更为重要。

搬到华星之后,随着公司正规化建设的开始,划分部门、明确分工都是自然而然的事,而有了部门,于是提干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在18个创始人中,第一批提干的有三人:孙彤宇、张英和彭蕾,职务的部门经理。于是原来的18个创业者分成了两拨:4个官和14个兵。

  4月30日,”非典”最为猖狂的时刻,杭州市市长茅临生还专程到阿里巴巴公司考察了一个小时,他期望,在这个特殊时期,电子商务能助贸易一臂之力,协助企业摆脱困境。而在当时,专家们也普遍认为,上网做生意,对大多数中小企业来说,是这个”非常时期”最可行、最安全的救市良方。对于将目标锁定在中小企业的阿里巴巴而言,这委实是个天赐良机。”最需要网上交易信息的正是中小企业。”马云也如此表示。

搬到华星大厦不久的一个晚上,马、张、孙、彭之外的十几个创始来到一家餐厅聚餐。大家开始说好不谈工作只叙旧,但是谈着谈着就说到了公司说到了工作,所有人的不解、疑惑和怨气都发泄出来了,一直谈到半夜。团队里的老大哥楼文胜首先提仪:说了这么多,屁股一拍就走,于事无补,我们应该写出来送给马云。大家纷纷响应。于是楼文胜执笔,大伙补充,整整写了一大张纸。

  多年以后,阿里巴巴B2B业务的CEO卫哲也曾总结表示,”我今天说,没有遇到’非典’,可能阿里巴巴就没了,’非典’给阿里巴巴作了最大的推广,当时是每个人被迫都必须要用互联网的。”

楼文胜当天晚上就把这封信发给了马云。第二天傍晚,收到信的马云立刻把18位创始人召集到一起,马云说:今天大家不用回去了,既然你们有那么多怨恨,很多人有委屈,现在当事人都在,都说出来,一个个马过来,想哭就哭,所有都摊在桌面上,不谈完别走!

  但在发现”非典”病例之后,阿里巴巴的办公场所被隔离了12天–5月7日至19日,几乎所有员工都开始在家办公。

那天的会从晚上9点开到凌晨5点多。那是一次彻底的宣泄,也是一次彻底的灵魂洗礼。会上许多人情绪激动,许多人放声痛哭。整整一夜,这些跟随马云浴血奋战了少则两年多则五年的老战友,吵过、喊过、哭过之后,一切疑虑都已消散,一切误解都已消除,一切疙瘩都已消解。

  5月6日下午4点,戴着大口罩的马云,向大家宣布了这个消息。同时,全体员工在家办公的通知也已发出,大家戴上了口罩,抓紧时间打点家里办公所需的一切。在短短两个小时内,工程部的技术人员就为员工家里的电脑设置好了工作所需的必备装置。

图片 1

  ”在’非典’的时候,一天之内所有的交易服务都不受影响,所有流程全部更改。”几年后,戴珊谈起当时的情景时,仍对此颇为自豪。每天早上8点多,大家会打开电脑。”每天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只是不像以前一样面对面,到中饭的时候,就去弄点吃的,下午1点多就会回到电脑前,晚上八九点员工还在一起娱乐。”事实上,员工之间的互动和交流,并未因转移到网上而受到影响,”晚上,大家还会在网上’飙歌’,反正也没什么事,都是自发的。”

非典让阿里巴巴世人皆知

  戴珊回忆,尽管当时大家都在家里上班,但那时的业绩还特别好:5月7日,全体人员在家办公的第一天,光中文站的买卖商机就突破了12
500多条,创了新纪录。

提起2003年的那场非典,马云的心情仍会很复杂。他应该感谢非典,如果没有2003年的那场非典,就很难有今天的马云。但他又很难对非典说谢谢,这让人感觉他是发国难财起来的。

非典在客观上造成了中国几乎所有外贸企业和他们国外客户之间面对面联系的中断。来自阿里巴巴的内部统计是,在非典肆虐的2003年一季度,网站的注册用户增长了50%、点击量涨了30%。最直观的感受是阿里巴巴的一线业务员,在非典之后,他们去客户那里拜访的时候,只要介绍自己是阿里巴巴的,对方多半会说:哦,阿里巴巴啊,我知道的。这就意味着对方开始信任阿里巴巴了,一切生意的前提都是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有了整个社会的信任前提,阿里巴巴的业务开始进入爆发期。

图片 2

杭州4个非典病例中阿里巴巴有其一

阿里巴巴的这位员工是因为产假2003年的广交会而染上非典的。当此之时,整个阿里巴巴也迅速被杭州政府确定为重点防范对象。公司办公区域被完全封锁,几乎所有的员工被隔离在家。整个阿里巴巴陷入混乱和恐慌之中。

众所周知,阿里巴巴是个电话销售业务巨大的公司,可却要把所有的业务都分配到被隔离员工的家中,这是存在风险的。而更大的风险在于被隔离员工的心理波动,阿里巴巴有相当比例的员工是家在外地的单身员工,他们多半租住在一些偏远的农民家里,有的房间甚至没有窗户,仅仅是一个睡觉的地方。

正如财经作家郑作时所指出的:几乎所有的条件都指向阿里巴巴将面临一场灾难的结局:错过业务发展的高峰是一场灾难,因为员工出现问题业务被迫中断也是灾难,出现大规模员工抱怨造成人心涣散同样也是灾难,包括他们的领袖马云。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成为事实。成为事实的是,整个阿里巴巴业务量上升造成的繁忙被支撑过去了。甚至没有多少客户知道阿里巴巴处于完全隔离的这样一种状态,阿里巴巴给客户的感觉是完全正常的一种状态。

非典正好成为一个高度凝聚人心的时刻。这是一场不大不小的灾难,在这个灾难面前,当时已经有几百号人的阿里巴巴从一个小型公司重新回到了马云团队的时代。灾难使这家公司重新得到马云团队在湖畔花园50万元创业时所要面临的那种悲壮的激励。这是阿里巴巴和马云所不曾想到的。

图片 3

唯有经历一番坎坷,方能成就一番大业。关于马云,最精辟的评价是:这个人怎么像做传销的,有些像,但还好不是。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